• 24.分居养胎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2本章字数:1365字

    顾斐然奋不顾身地为妆台扑火,那姿态,像是为抢救心爱的人。

    可是,妆台铜镜里,藏的是一个鬼魂。

    所以,他救那个本身就对他妻子有危害的女鬼,究竟是什么意思?

    顾斐然以为她会逼问。

    但是,白袖没有。

    她回他一巴掌,就拉开门,出去了。

    管家杨婶正准备熄灯下工,就看到女主人从楼梯下来。

    “太太您……还没睡?”她话说到一半,就看到她脸上的手指印,心中不由瑟缩了一下,不敢多问。

    白袖径直往客房走去,一边说道:“去给我订一张火车票,明早六点的车程。”

    “太太要去哪?”

    “江苏。”

    杨婶见她的脸色很不好,不敢问她要去江苏干什么。不过也无需多问,看这情况,多半是两口子吵架,女方心里委屈,打算跑娘家。

    未等杨婶细想,就听到楼梯有脚步声响起。抬眼,就看到一身黑灰狼狈的男主人。

    杨婶这下惊到了,忙上前询问。

    走近了,竟然看到他脸上也有一个掌印!

    顾斐然浑然不觉她惊异的目光,声音有些疲惫,“把二楼房间处理一下吧。”

    “二楼……怎么了?”杨婶狐疑。

    顾斐然听到这句话,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斥责道:“难道你没闻到烧焦味?”

    方才,他就是隐隐闻到烧焦的味道,才闯入白袖的卧室。

    杨婶羞愧地低下头,连连认错,然后在他的吩咐下,拿着清洗的工具上楼去。

    第二天,顾斐然在七点起床。

    他在花厅吃早餐时,频频望向二楼,一般这个时候,她是该起来吃饭的了。

    到底是心有愧疚,他等了会儿便按捺不住,命小陶上楼叫白袖下来吃饭。

    小陶听到点名,愣了一下,而后才慢吞吞地说:“先生,太太一早就坐火车回苏州了。”

    回苏州?他心里愈发愧疚了,昨晚那巴掌定是伤了她的心,所以不想再看到他,赌气回娘家去。

    正想放下工作,出去寻她,又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他无颜面对她,也不能对她吐露心里的秘密,所以这段时间就不见了吧,对彼此都好,等这事儿过了,他再亲自到苏州请她回家,买钻石,买玉镯给她赔罪。

    顾家所有的仆人几乎都以为,太太是跟先生闹脾气了,所以回娘家了。

    而此刻,白袖在江苏火车站下车,就乘坐电车到扬州,而不是到苏州娘家去。

    她并不是想跟顾斐然闹脾气,她只是借机到老家养胎罢了。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腹便开始显露孕态。她必须在孕期三个月之前搬离上海,远离顾斐然的视线。

    以防他突然来到苏州找她,所以她改了路线,转到扬州去。

    到了目的地,她用一根小黄鱼租住了一个宅院,租期是五个月。

    她都盘算好了,租期到时,她已经是孕期七个月的妇人了。剩下的三个月,她就到医院待产去。

    这计划,也算是万无一失的吧。

    扬州的空气,比上海好多了,这里少了那边的繁华,多了一份宁静。

    没有上海车水马龙的尘嚣,多的是古色古香的旧式建筑,开门就见黛瓦青墙,一眼望去便是幽深的长巷。

    白袖招了两个上了年纪的保姆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有过生孩子的经验的老妇人,较懂得怎么照料怀孕的她。

    古镇的生活节奏很慢,她也过得颇为安心。无聊时,她甚至开始为未出世的孩子取名字。

    虽说孩子的大名一般由父亲来取,但她一想到顾斐然的态度,心中就一阵气闷。

    反正到时孩子生下来了,他也奈何不了她。

    “夫人,吃饭了。”外面传来保姆的叫唤声。

    白袖打开门,就跟着到厨房用饭。

    吃完饭,已经是傍晚。看着黑下来的天幕上挂着一轮圆月……白袖倏地一惊,今晚是十五夜!

    一层冷汗瞬间布满额角。

    她能想象到,那女鬼会是怎样的痛恨震怒。她绝不会忘了前晚,她险些在白袖的纵火之下被烧得魂飞魄散!

    所以,她一定会追到扬州来索命的吧?白袖忐忑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