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处子血的祭祀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2本章字数:1409字

    文坛上,代笔的不少,花钱买名气的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若说《妾魂入镜》是她找人写的,白袖也相信这个可能。

    这个真名叫张娟娟的女子,身上既有文青的书卷气息,也有平常女子的亲和贤淑。

    白袖相信之前那些缠绵悱恻的虐心故事是她写的,唯独这本……

    她心中迫切地想知道原著作者的下落,是以语气有点冲,“我觉得,这本书不像是出自凉夜姑娘的手笔。”

    看不出是被揭露的心虚,还是被误解的恼怒,张娟娟柳眉倒竖,“白小姐的意思是说,《妾魂入镜》是我花钱找人写的,然后署写自己的名字?”

    “我可没这么说。”

    沈凯恩看出情势不对,忙上前解围。调侃道:“娟首次尝试写灵异题材的小说,这和以往的风格不同,当然就少不了质疑的声音。不过呢,我认为,一个高端的、有才能的作家,她定能够随意切换风格,不管是什么题材,都能轻松驾驭,并且运用自如。”洋洋洒洒说完这番话,他看向白袖,“你说对吧,白小姐?”

    白袖没什么表示,“若真是凉夜姑娘的转型之作,那么这也太出彩,太成功了。”

    沈凯恩从她的语气里听出,她的疑虑未消。

    “对了白小姐,你先生是做瓷业的,你耳濡目染,应该也能简单地鉴别一些瓷器吧?”

    白袖瞥了他一眼,这话题转移的,委实有点不自然了。但毕竟她是沈凯恩带来的,她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遂点头道:“不专业,也不精通,略懂些皮毛。”

    沈凯恩引着她前往内室,指着梨木柜子上一个小口、短颈,丰肩,圆足的梅瓶,说:“这是张家的祖传梅瓶。娟打算将它拍卖,你觉得,按着这样的胎质和成色,该卖个什么样的价钱?”

    白袖被那个梅瓶的颜色吸引住了。

    瓶子的颜色很红很红,红得像血,像人血……不,便是人血,遇高温烧制,也会变成暗红色。

    “你也觉得,这颜色,像人血吧?”不知何时,张娟娟来到白袖身后,附在她耳边,幽幽说道:“知道为什么颜色能这么鲜红吗?”

    她似乎也没打算让白袖回答,自顾自地说:“这可是处子血,十六岁,未出阁的处女,投身入瓷窖里烧制,用最青春的血液,为瓷器添上永不褪色的鲜红。这个梅瓶,从清乾隆元年传家至今,已有两百年的历史。两百年啊……它的颜色,依然新鲜如初。”

    白袖只觉得背脊发凉,忍不住退后几步,远离张娟娟。

    “娟,你吓到白小姐了。”沈凯恩笑道。

    张娟娟像是意识到什么,回头冲白袖笑了笑,讪讪地说:“不好意思,我一说起我家这个祖传梅瓶,就收不住话头。白小姐你来帮我看看吧,我想知道它的价值。”她说着,小心翼翼地将那瓶子递向白袖。

    白袖看着那刺目的血红,莫名觉得胸闷,作为一个有过灵异经历的人,她完全不想去碰这个东西!她能觉察到,这个东西有点诡怪。

    可张娟娟硬往她怀里塞。

    白袖无法,只好接了过来,托在掌心里。

    这个瓷器,塑造的外形线条流畅优美,触摸时通体清凉,可见胎质不错。她将手掌盖在瓶身上,细细掂量。内侧则温润细腻,硬度适中。表面光滑透亮,无一丝杂质,没有一点瑕疵。

    “骨瓷不比陶瓷,它本身就是一件成品率非常低的工艺,而这个梅瓶,更是精品中的精品。我不如我先生专业,所以它价值多少,我不敢轻易评估。”白袖说。

    张娟娟没有接她的话,反问道:“白小姐,你能看出其中的骨灰,是什么骨质吗?”

    白袖一怔,“我没本事,看不出来。不过我想,大多都是动物的骨灰吧。”

    张娟娟轻笑一声,垂眸盯着白袖掌心里的梅瓶,“不,你说错了。那不是动物的骨灰,而是……人的骨头。”

    话落,白袖只觉得头皮发麻!低头看着掌心托着的瓷器,感觉愈发烫手。正想将它还给张娟娟,突地,她看到浓稠的血液从狭窄的瓶口里汩汩地流了出来,最后全粘在她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