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无处可逃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2本章字数:2161字

    白袖想方设法离开顾斐然的视线。

    但是,即使他不在家里,忠叔、还有那些佣人,便成了看守她的眼线。

    从几时起,他们像达成了某种约定一般,严谨地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白袖心中愈发焦急,面上便越发地镇定,她素来是这样矛盾的人。

    “整天待在屋里也是闷得慌,我想去万仙山游览。”在忠叔拒绝之前,她又道,“景区人多热闹,你大可以跟着我,免得我迷了路,走丢了。”

    后面这句话,无疑给忠叔吃了一颗定心丸。他想了想,反正有自己跟着,也不怕出什么意外。遂同意了。

    “不过,在出门之前,我得跟先生汇报一下。”

    白袖暗恨,却偏偏还要作出不在意的模样。

    顾斐然在电话里沉默了。

    白袖屏住呼吸,深怕他会驳回她的要求。

    呵,多可笑。作为他妻子,出个门还要经过他同意呢,简直不要太憋屈!但现在也只能忍下了。

    忠叔也不知道顾斐然是怎么想的,按理说,现在这个关键时期,能不让她出门,就别让她出门,以免节外生枝。

    顾斐然的声音有点沙哑,不紧不慢地从电话那头传来,“让她去吧。回头我再拨两个保镖过去。你要让她……玩得开心点。”

    天生冷心的忠叔,也听出他语气里的感伤。他之所以答应,那大约,是最后的补偿吧。

    午饭过后,有专车送白袖到辉县市西北部太兴山腹地,河南闻名遐迩的天然度假村万仙山就坐落在那里。

    汽车行驶了三个钟头,才到达目的地。

    刚刚下车,满目的翠绿瞬间映入眼帘,清新的空气中隐隐浮动着青草的味道。

    眼前山水环绕,峰峦叠起,沟壑纵横。高山上,一道白练一样的瀑布飞流直下,冲刷着底下的礁石,激起千层浪花。

    看着这样壮丽的自然景致,压抑在白袖心头的焦躁消退了些。

    她走过绝壁长廊,身后的一行人也是亦步亦趋。

    当她踏上天梯,俯瞰底下青翠繁密的山林时,忠叔顿时变了脸色,急声说道:“太太,您快下来,站在上面太危险了!”

    白袖施施然地瞥了他一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她虽是弱女子,可她的心很强大,她什么都不怕。

    只有在这一刻,这些监视着她的人,才会真的在乎她的安危,她的生死。

    看他们个个煞白着脸,她唇角绽放了笑容。

    这时候,她看见一个戴着白色的呢子礼帽的男子倚在石桥上对着画板写生。

    那是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她眼中掠过一丝幽光,向那人走去。

    忠叔和几个保镖对看一眼,继续跟着白袖。

    只见她站在那男子身后,静静地盯着他画着山水瀑布。

    老实说,他画得不好看,有点像西方的油画,完全没有中国水墨画的意境和神韵。所以,忠叔无法理解,太太这么专注地看人家画画做什么?

    “咳咳,”忠叔清了清喉咙,对画画的男子说,“你这副山水画什么时候收笔?把它卖给我,你可随意报价。”

    话落,那两个保镖瞅了忠叔一眼,心想画成这个鬼样子,居然还要买了他的画作?而且还让他随意开价?忠叔脑袋进水了不成。

    忠叔则觑了眼白袖,瞧她神色淡淡,似乎无反对之意。他心中就愈发地肯定,太太是看上人家的拙作了。

    那年轻的画者没有应声,自顾自地绘画。

    他的帽冠很大,低低地压了下来,看不清他的眉目,只瞧见他露出外面的俊逸下颔。

    白袖忽然开口:“这位先生的笔法,似乎不适合画山水吧。”

    这是含蓄的批评了。

    若是一般人,肯定是要恼羞成怒的,然而这个人也是怪得很,竟然气定神闲地回了一句:“是啊。你说对了,我不擅长国画,却更适合油画。”说着,他转头,稍稍仰脸,看着白袖,声音低沉:“我最喜欢画的,是美人。这位小姐生得真是貌美,不知道你能否做我的模特?”

    白袖闻言,心中一动。她没有回应他的话,缓缓走到石桥的边缘,双手撑在低矮的护栏上,低头望着飞瀑激泉的深潭,忽然说:“听说万仙山的黑龙潭水深千尺,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谣传。”

    忠叔眉头一皱,当他觉察到不对劲时,那个月白色的纤细身影已经跨过护栏,纵身跳入碧波万顷的黑龙潭了!

    “太太!”那几人一惊,匆忙跑到护栏大喊大叫起来。

    忠叔一把年纪了,自然是不能亲自跳下去救人的。于是他推搡着那两个保镖。

    那两个身材健壮的保镖望着幽深的潭水,心里犯怵。

    他们也听说过黑龙潭水深千尺,底下有水怪的传闻,哪里敢轻易下去?

    正犹豫着,那个年轻画者忽然站起身来,对忠叔说:“老先生,倘若我把你们太太救上来,可有什么好处?”

    忠叔大手一挥,“只要你能把太太救上来,我承诺给你十万大洋!”

    “好!”他朗笑一声,拨落头上的礼帽,立即跳入水中。

    “扑通”一声,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

    忠叔这时候却愣住了,方才,那男子摘掉帽子时,那容貌,看着好像有点眼熟。

    但目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他暗骂白袖,真是个不省心的,好好地跳什么湖潭,莫不是要寻死?可现在,她的人身十分重要,他必须保证白袖的安全,否则他没法跟顾斐然交代!于是他急忙折身去请求本地人的救援。

    而被误认为“寻死”的白袖,正在碧绿昏暗的湖底沉浮着。

    她闭着气,沉在水中等待着。

    等了会儿,就看见不远处游来一个人影,她知道,沈凯恩来了。

    沈凯恩在前天就已经到达郑州,得知她的下落后,便偷偷给她传了信,约她万仙山一见。

    方才白袖刻意站在危险的天梯,便是寻找沈凯恩的身影。

    她没想到他居然扮做一名画者,所以试探了一番,知道是他之后,便按计划跳入黑龙潭。

    沈凯恩昨晚在信上已经说过,黑龙潭底下有个洞口,可通往新乡。

    这两人在法国留学时,便学习过游泳,是以也不怕沉水。

    白袖到底是女子,体力不比沈凯恩,游了差不多两个钟头,她就累得游不动了。

    沈凯恩想笑,遂揽住她的腰,奋力向前游去。

    当他们好不容易游出洞口,以为逃出生天时,殊不知前方等待着的,是顾斐然的瓮中捉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