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不用管那个贱男

    更新时间:2018-08-22 07:40:12本章字数:1083字

    电话铃响的时候,欧阳擎也朝床这边的方向看了过来。

    叶倾倾迎着他清亮的目光,自然地接起了电话:“信阳,早上好!”

    听到“信阳”两个字的时候,欧阳擎神情顿时不悦,微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她。

    “倾倾,起床了吗?”邹信阳的声音让人觉得像太阳一样温暖。

    “刚起。”

    “你准备一下,我半个小时后去欧阳家接你。”

    “好的,到了给我电话。”

    挂了电话后,叶倾倾掀开被子起床,朝着阳光的方向伸了一个懒腰,眼角的角光瞥到朝她走来的欧阳擎。

    “叶倾倾,我说过,我会陪你去做产检!”欧阳擎质问的声音冷冷的,脸色臭臭的,“你聋了吗,为什么还要叫邹信阳过来接你?”

    叶倾倾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讥笑。

    欧阳擎,以前我求你,你都不肯去,现在终于换你求我了吗?但是我叶倾倾可不是韩剧中那些心软又没自尊的女主角,我就是要你尝试一下被人拒绝,被人冷落的滋味,让你知道什么是切肤之痛。

    她漠然道:“第一,我不聋,相反我听力好得很;第二,我叫邹信阳过来接我,与你无关,你也无权干涉;第三,我不需要你陪我去!”

    “你……”

    “就这样!”叶倾倾说完就去了浴室洗漱。

    吃完早餐后,叶倾倾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出门。

    欧阳擎跟在她身后,叶倾倾心中欢喜,面上却作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回过头怒瞪着欧阳擎:“欧阳擎,你烦不烦?我都说了不要你去!”

    “叶倾倾,我是孩子的爸爸,你没有权利阻止我关心我的孩子。”欧阳擎说得郑重其事,尤其把“我的孩子”这几个字说得特别重。

    叶倾倾听到这种话,环抱双臂,挑眉讥笑地看着欧阳擎:“真是可笑,以前我求你陪我去做产检上孕课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欧阳擎,我管你现在的心理是怎么想的,总之我现在不想鸟你,我警告你,不许再跟着我!”

    说罢,她扬长而去。

    欧阳擎还在跟着她,“叶倾倾,你休想阻止我去。”

    出了欧阳家的大门,叶倾倾刚好看到邹信阳的车,从不远处开来。

    邹信阳看到欧阳擎的时候,原本红光满面的脸色,顿时黯淡下去。

    他缓缓地停好了车,叶倾倾打开副驾的车门,自己坐了上来,就在她给自己系安全带的时候,他听见自己的车窗叩叩地响。

    那是欧阳擎在敲。

    他正欲把车窗摇下,听见叶倾倾说:“走吧,不用管那个贱男!”

    对,确实不用管他!邹信阳心里也是这么想的,遂心情愉悦地发动了引擎,留下在原地看着他们疾驰远去而想捶胸顿足的欧阳擎。

    邹信阳开了音乐,田园风的欧美音乐缓缓地在车厢里弥漫开来。

    “倾倾,昨晚你是不是说过,有话要对我说?”邹信阳双手握住方向盘,时而侧头看她,时而注视前方大道,时而瞟一眼后视镜。

    后面有一辆黑色的敞篷跑车紧跟着他们。

    跑车里面坐的是欧阳擎……

    叶倾倾点点头,然后说:“对,上次你不是跟我说过,你们邹氏旗下的暖城酒店,在招募民间音乐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