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 五年前的亲子鉴定

    更新时间:2018-08-22 08:30:27本章字数:1735字

    陈炼进来的时候,房间里满身酒气。

    最近霍总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多,陈炼心生忧虑,稳步走过去。

    霍锦笙坐在床沿的地毯上,身旁错落的躺着几个酒瓶,他一只手握着红酒杯,一只手握着一把红伞。

    那把红伞,陈炼自然认得,当年霍总去过一次东城美院后,就带了这把伞回来。

    后来,这把伞一直被他封藏在他的私人宝库里。

    霍锦笙爱好收藏,宝库里都是他在各种拍卖会拍卖回来的藏品,就算是最便宜的一副字画都要六位数。

    这把雨伞到底有什么特殊被霍总收入宝库,陈炼到现在都百思不得其解。

    走过去,陈炼敬畏的说道:“霍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放了周如海。”

    霍锦笙没反应,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一个声音。

    “方少爷和大小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霍锦笙,如果你还有点良知,就应该成全大小姐和方少爷。”

    “你敢问心无愧的说你没有耍任何手段吗?”

    手段?

    霍锦笙自嘲的笑一声,当年梁氏经营失败,很多公司都盯着梁氏这块肥肉,最终被对手打压导致破产,梁总郁郁而终,曾经风光的梁氏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若不是他排除外难强势收购,梁氏的那些老东西如何安枕无忧到现在?

    他们得了好处,却自诩清高的觉得是他覆灭了梁氏的江山,和粱箫的那两年婚姻,他没少听到闲言碎语。

    他们一个个的那么拥护方梓隽和粱箫,日积月累的在他耳边谴责他的罪行,这些他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

    结果呢。

    他将身旁揉成一团的纸团拿起来,展开,皱巴巴的纸张被岁月染成了淡黄,色,上面的居中标题显示四个大字。

    亲子鉴定。

    他看着这份羊水鉴定报告,最下面清楚明白的写明了胎儿和他非亲子关系。

    ……

    住院期间,方梓隽负责接送悄悄,粱箫看在眼里,心里更愧疚。

    她不想让他付出这么多,想到身体没什么大碍,一心要出院,方梓隽拿她没办法,只好答应。

    办了出院手续之后,方梓隽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收住脸上的笑容,站起来,“箫箫,我先去接个电话。”

    “嗯,你去吧!”

    站在车旁耐心的等了一会,方梓隽就过来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

    一路上,方梓隽沉默不语,似乎有心事,粱箫看在眼里,假装不知道。

    下车后,方梓隽突然抓住她的手,将她揽入怀中。

    粱箫吓了一跳,想挣扎,方梓隽牢牢的箍着她的身体不让她动。

    “梓隽……”总觉得他有心事,粱箫想问不敢问。

    “箫箫,今天我不能陪你了,刚才我妈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家一趟,今天是她的生日。”

    粱箫想到沈寒玉,表情有些不自然,干笑一声,“没关系,你这几天一直陪着我,是该回去了。反正我过一会就要去幼儿园接悄悄,你不用一直陪着我。”

    “你……”方梓隽轻轻放开她,眼底闪过一丝忧伤,她没有挽留他,他想留下来的借口都没有,淡笑一下,“算了,我看着你上去。”

    粱箫和他告别之后便下车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方梓隽再也无法伪装得淡然自若,将眼底的悲伤释放出来……

    粱箫回家后,拿出钥匙开门,扑面而来的酒气令她一阵晕眩。

    屋内黑漆漆的,心想自己没有关窗帘的习惯,而且酒气这么重,难道自己走错了?

    她进屋准备开灯,黑暗中突然冲过来一个黑影,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浓烈的酒精味扑面而来,她吓得差点尖叫,嘴唇突然封住了她所有的恐惧和呐喊。

    唔!

    脑袋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粱箫瞳孔一缩,用力将他推开。

    借着微弱的光,粱箫看到黑暗中一双迷离恍惚的眼睛。

    秀眉皱起,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霍锦笙,谁允许你私闯我家?”粱箫退避三舍。

    霍锦笙的思绪混乱不清,他已经记不起自己在这里呆了多少个白天黑夜,好不容易才等到她回来,看着她远离自己,心里更受刺激。

    “怎么,方梓隽能在这里过夜,我进来就不可以?”

    粱箫不想跟一个酒鬼争论,冷冷的下逐客令,“请你马上出去,别在这里发疯,要不然我就报警。”

    报警?

    霍锦笙的火气一下子燃到了极点。

    刚才他在楼上都看到了,她和方梓隽搂搂抱抱,她几天没回家,又不知道和方梓隽在哪里逍遥快活。

    他愤怒又嫉妒,失去理智的将她往肩膀上一扛,直奔卧室,毫不怜惜的丢在床上。

    后脑受到撞击,粱箫感到头晕目眩。

    刚想动,霍锦笙重重的压上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害怕的大叫。

    “干什么?粱箫,你不是想知道奶奶的下落吗?那就取悦我!”

    身上重重的呼吸声就像络铁一样落在她身上,心里一下子被他灼烧得生疼。

    想到奶奶的安全,粱箫泪如泉涌。

    为什么他一定要用这种难堪的方式逼迫她?

    看着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霍锦笙冷笑一声,粗鲁的拉开她的衣服,狠狠的撞进她的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