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聘礼

    更新时间:2018-08-22 08:40:17本章字数:1097字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五岁那年她在周府玩耍时落了水,不知被谁救上来后,周笙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将自己的狐裘脱下,披在她的肩头,温暖的小手紧紧地牵着她。

    “别哭了,”胖乎乎的小手擦去琳琅的泪珠,“你不会凫水,我就去学。这样你再遇上危险,我就能救你。”

    周笙会水,是为了她。

    两家见两个孩子青梅竹马,感情深厚才定下了婚约。

    白纸黑字契约还在,两个红泥指印像两朵梅花开在纸底,但当年的人早已变了。

    琳琅的目光落在那一纸婚约上再也移不开,往昔一幕幕在脑海中不停回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等我长大了,琳琅你就做我的新娘。你想要什么,我都让给你,保证不欺负你,也不许别人欺负你。”

    “琳琅只做周笙哥哥的新娘子,我们一起快点长大好不好?”

    ……

    “琳琅,婚礼已经在筹备。等我从南燕商会回来,我们就完婚。到时候我会让你成为全城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话语犹响耳畔,琳琅一阵晕眩,十指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襟,大口喘息,宛若一只被搁浅挣扎的鱼,再也回不到那片深海。

    眉宇下眸光冷淡,他一眼未看那张杜琳琅视为珍宝的契约,根本不在意契约上写了什么。

    一声裂锦般的脆响,她眼睁睁地看着微微泛黄的纸在周笙的指尖成了碎片。

    相濡以沫,相守今生,最后成了相忘江湖。

    泛黄的碎纸纷纷扬扬落下,每一片都是折翼,再也无法飞舞的蝶。

    誓言太重,时光托付不起,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

    琳琅怔怔地伸出手想要握住那些碎片,却看它们从指缝间滑落。

    “我不相信这么多年你只是将我当成妹妹,周笙你一点都没有爱过我?”所有的镇定伪装顷刻瓦解,她歇斯底里地问道。

    干涸绝望的眸是锥心的痛。

    “就算是说假话骗一骗我……”苍白的面容写满了哀求。

    沉默之后,青衫转身,只给她一道僵硬冷漠的背影,“对不起琳琅,是我负了你。你还是早点将我忘了吧!”

    “你想要其他的补偿我都能给你,除了妻子的身份。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希望你能祝福我和芷小姐的婚事。”

    “好……”琳琅颤抖的声音,不像是自己发出的。忘记谈何容易?如果十年刻骨的感情都轻易忘记,她怎会不顾一切地从烽火台上跳下。

    只有不爱,才能转身潇洒抛下。

    周笙真的不爱她,所有的感情都只是她一厢情愿。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轻笑着,剜心说道:“祝你和她白头偕老。”看不到的泪,泪流成河。

    “谢谢。”这是周笙最后与她说的话。

    杜家小姐和周家二公子解除婚约的消息很快在城中传遍,杜家小姐是位不多得的美人,这般被周家二公子抛弃,着实叫人惋惜。

    周家门上又来了不少提亲的人。

    翌日一百担的聘礼送到了杜府,这样大的手笔极少罕见,那些想要递庚帖的人家见到这一百担的聘礼皆灰头土脸地退了出去。

    送聘礼的管家递上了庚帖,苍劲有力的落款写着一个名字——周辰。竟是周家的大少爷,周笙的亲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