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周辰

    更新时间:2018-08-22 08:40:17本章字数:1115字

    白露后两日,杜家的花轿送到了周府门前。

    这一年的秋早早到了,凋零的花枝上系满了红色绸缎,周府里的下人换了新衫,站在高门府邸前恭候这位刚入府的大夫人。

    鞭炮噼啪在耳边炸响,琳琅手心里满是冷汗。终于花轿压下,金色的光芒比嫁衣上的绣线还要刺眼,照了进来。

    净润的掌心自她面前摊开,纤长十指,指甲修剪圆润。看得出这双手的主人是个一丝不乱,极爱干净之人。

    琳琅略微迟疑,还是将自己满是粘腻冷汗的手心交与了他。

    “不用害怕,”稍显低沉而沉稳的声音传来,宽大的手掌缓缓捏紧,将她葱白的指尖整个握入掌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不知怎的,听到这番话,琳琅竟渐渐收敛了心神。他沉悦的嗓音,有种叫人心安的魔力。虽然琳琅一直顶着盖头,连他的模样都没有看清。

    接下来是繁琐复杂的成亲之礼,那双温暖的大手始终没有松开她过。

    想到周笙,琳琅开始微微挣扎,那双手才放开了她。

    指尖温度消失后,琳琅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后来想想又有些后悔,她为何要挣脱?她就是要让周笙看着,看她与他的亲哥哥如漆似胶,拜堂成亲。

    “拜天地,情不悔。”

    “拜高堂,白首偕。”

    “夫妻拜,长恩爱……”

    琳琅无心去听喜婆说了些什么,她僵硬地跪下起身,脑海之中全都是周笙的言容笑语。

    幸好顶着盖头,没人发现琳琅的不同。

    唯有一直陪她左右的周辰,握住她的手腕,“可有些累?若是身体不适,不必强撑。”

    手腕一转,她不留痕迹地挣脱开,嗓音清淡,“周公子,我没事。”夫君二字,还是唤不出口。

    冷淡疏离的称呼,令他的眸瞬间黯淡,神色却依旧如常。只是唇角绷紧的弧度,泄露出心境。

    是夜所有的宾客散去,新房的门被推开。屋中的丫鬟齐齐行礼道:“大公子!”

    琳琅的心被看不见的手捏紧。

    “都退下。”微醉的嗓音,清寒不变,宛若冰玉相撞。

    琳琅忽而想起竹雨说过的话,周公子为人沉稳,心思深不可测,寻常人想要入他眼都难,更何况要入他的心。

    琳琅没想过要入他的心,只想在周家谋得立足之地。

    但想到以后几十年都要与这个未曾相识的男人绑在一起,她的心底无端涌上不安恐惧。

    她对周笙未断的情,真能瞒过周家掌舵的大少爷?

    在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中,琳琅悄然捏紧了手指,龙凤盖头被掀开。

    她对上一双深邃如瀚海的眸,俊刻分明的五官,比之周笙沉稳许多。剑眉寒眸,利落的五官无不透露出逼人的气场。

    看清他的容貌后,琳琅彻底怕了。

    周辰绝不是好糊弄的人,他到底看上自己哪一点,竟会送上一百担的聘礼?

    薄而浅的唇缓缓贴近,呼吸全乱了。

    凉薄的指尖不轻不重地捏住她的下巴,琳琅只能仰着脸与他相对,眼神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无措慌乱。

    “你怕我?”这双寒眸中的光影,琳琅看不透。

    周辰的手腕魄力,谁能不怕不畏?

    她强装镇定,“你是我的夫,我敬你畏你都是应该的。”她可以做明面上的贤妻良母。

    这个回答,显然没能让周辰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