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洞房

    更新时间:2018-08-22 08:40:17本章字数:1031字

    琳琅不知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周辰在她身边坐下后,再未同她说一句话。

    接过他手中的合欢酒,琳琅一饮而尽,喝得太快,眼泪差点被呛出。

    周辰侧眸,沉寂难测地看了她一眼。收回眸光后,同样将酒饮尽。

    她没看见喜袍下缓缓握紧的掌心。

    后来琳琅才知道,合欢酒需要交杯,夫妻互喂喝下,寓意相爱不疑。面对周辰她全乱了阵脚,周辰却没有怪她。

    或许周辰并没有多喜欢她,他身为周家的嫡长少爷,需要一个身份地位不低的夫人,自己恰好合适,容貌亦不差,才会被他挑中。

    想到这些,琳琅反而松了一口气。

    当他干净的指尖从她衣带间划过时,琳琅下意识挡住了他的手腕,同时身子往后退去。

    这样抗拒的姿态,防备的眼神,让喜袍下修挑身形猛然僵住。

    她等了这么多年,想嫁的只有周笙,所有的一切也只留给周笙。

    沉如星海的眸荡起激流,看着她害怕的模样,周辰命令自己平息下所有怒火,只为了不吓着她。

    落在膝盖间的指尖轻轻敲着,他不去看琳琅戒备的神色,清冷开口:“你可知你是我的妻?”

    这句话像一根刺,刺入琳琅心尖最敏感的地方。

    今夜是她与周辰的大婚之日,还想着为等不到的那人守身如玉吗?

    周笙你在哪?你后悔吗?我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嫂子了!

    琳琅艰涩地一笑,无声开口:“我知道!”

    滚落的泪滴入鸳鸯锦被中,她抬手,解开盘扣,主动褪去衣衫,一件又一件……

    周辰再看向她时,微微一怔。

    鲜红的衣带挂在雪润的香肩上,她瑟瑟环住自己的肩头,长长的睫羽上粘着泪珠,却偏要对他挤出妩媚一笑。

    如果世上有一物能剖开周辰的心,让他又痛又怒,必是琳琅这一笑。

    修长有力的大手扣住她单薄的肩膀,琳琅轻轻哆嗦,终于要开始了吗?

    指尖用力,他的指节泛白,再难压抑自己的怒气,“你将自己当成什么?我不需要你这样讨好我!”

    忍耐着肩头的痛楚,琳琅抬眸,水眸流转,笑靥如花藏着苍凉,“夫君不喜欢吗?周府财厚业大,不知有多少名门贵族的小姐削尖了脑袋也想嫁入周家,琳琅有幸才能得夫君看中……服侍夫君,是琳琅的本分。”

    深邃的眸,凌厉如刀,他剑眉微蹙,“这就是你答应嫁与我的原因?”

    琳琅轻笑着答道:“是!”

    贪慕虚荣的恶名,总比水性杨花好听一些。周笙在她心里扎了根,她没办法自欺欺人。

    让他厌恶自己也好,总好过躺在他的身下,心里却想着另一个人。

    “如你所愿!”冰冷低沉的声音携着滔天怒意,“我给你周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但世上没有白得的买卖。杜琳琅你想好要用什么与我交换!”

    微凉的薄唇落下,与往日的沉稳自持不同,他的动作强势至极。

    身下的女子闭紧眼睛,咬紧唇瓣,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生涩的身子,只有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