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欺负

    更新时间:2018-08-22 08:40:17本章字数:1082字

    不知过去了多久,窗外的天色快要亮了。

    成亲之夜,她的夫君没有与她同床共枕,而是穿好衣裳推门而去,将琳琅一个人留在了满目喜红的新房之中。

    他阔步离开,眸光再也未在她的身上停留。

    她已如愿成为周家的大少奶奶,周笙的嫂子,可为什么,这颗心却像是被虫蛀空了般,冰冷的风不停地钻入,浑身都是一片冰冷。

    许久,琳琅忍着浑身酸痛,缓缓坐起身子,身下白布巾上几点鲜红那样刺眼。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关于周辰,周府上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洞房夜,大少爷竟去了书房休息,天亮之后,周府中不少人都知道了。

    后院里说什么话的人都有,以为杜家小姐刚入府第一天就失了宠。

    同是嫁入周府的芷小姐,和琳琅相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二公子对芷媚的宠,周府人尽皆知,不仅半夜为她叫热水洗浴,第二日一早更是为她临镜画眉。

    而琳琅什么也没有,周辰得了她的身子,就将她像用尽的货物随意丢弃了。

    琳琅是被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吵醒的。

    “醒醒,什么时辰还在睡?杜家教出的什么女儿,半点规矩不懂,竟让老夫人在花厅等你敬茶。”

    敬茶?琳琅顿时睁开了眼睛,她已嫁入周家,敬茶这样重要的事,周辰竟也不提醒她。就算不想看见她,也该派个人过来!

    见琳琅醒了,身后的下人一拥而上将她从床上拽起。

    “你们做什么?”她好歹还是周家的大夫人!

    看见那几点血迹,站在前面的婆子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昨晚大公子都没有宿在你这,这床上的血是哪来的?不会是你割破手自己抹的吧?”

    “当初也怪大公子下聘太急,没能派人去验一验身子。”

    琳琅脸色微变,神色愠怒道:“你说什么?是谁给你们的胆,让你们在这信口雌黄!”

    琳琅不是吃亏的性子,抬手要打,却被身边的下人死死拉住。

    婆子站在她面前,一脸得意,“夫人,容姑我是周家的老人了,你可打不得!”

    这话说完,就见一道玄衣挺拔的身影静立在雕花木门旁。手中端着托盘,也难掩凛然贵气。

    见到他,琳琅呆了一瞬。

    她以为周辰不会来了,不会再管她。

    将托盘放在桌上后周辰走到了琳琅的身边。

    容姑一改刚才的嚣张气焰,唯唯诺诺地行礼,“奴婢是来伺候夫人起床的。”

    “你污蔑我的话,你都忘了?”琳琅气恼不过,再次抬手,却又被周辰握住。

    清淡的嗓音不疾不徐地响起,“她是我母亲的人。”言下之意,竟是要她忍下这口气。

    琳琅脸色转白,想要挣脱他的掌心。

    容姑才要露出得意之色,就又听周辰道:“动手打她,手不疼吗?来人,将容姑逐出周家,不许她再踏入周家一步。”

    听到周辰的话,屋中所有人皆是一惊。

    琳琅也没有想到周辰会这样护着自己……

    “少爷,奴婢知错!求您看在奴婢伺候您母亲的份上,饶过奴婢这回。”容姑惶惶跪地磕头。

    周辰恍若未见,径直拉过琳琅的手在桌边坐下,亲自为她布菜盛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