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误交损友

    更新时间:2018-08-22 09:15:23本章字数:2095字

    一片漆黑的室内,突然亮起了一小块的光芒,紧接着,越来越大的手机铃声,不断的在室内回响。

    “唔……”

    仍旧缩在被子里的人,毫无清醒的迹象,只是把头更加往里埋了埋,一只手胡乱的伸出来,在床上拍了拍,终于按掉了电话。

    只可惜,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更为执着。

    接连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终于把被子里的人给吵得支起了身来。

    安平芳皱眉看着电话上面的来电显示,果断的准备选择关机。

    只可惜,手下不稳,结果才拿起来手机,就碰到了接通键。

    不等安平芳补救,对面就传来了一道堪称凄厉的女声。

    “安芳芳,你要是敢挂电话,我这上你们家去!”

    “好吧……”安平芳纠结了一下,还是把电话拿到了耳边,重新埋进了松软的枕头里,声音翁翁道:“什么事?”

    “你不要告诉我,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起床呢?你看看,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四点半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猪都比你要来得勤快。”

    “大姐,拜托你,不要叫得那么大声,我昨天陪客户开庆功趴,开到了两点多才离开,然后又是连夜飞回来的,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那我不管,你说好了今天要陪我过生日的。六点钟,我要是不能看到你神清气爽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绝对是会去找你妈告状的。”

    安平芳无奈的侧过了身,干脆也懒得再举着电话了,直接把电话放在了自己的侧脸上。

    “这位宋思思女士,敢问您今年到底是要过7岁的生日,还是要过27岁的生日啊。多大的人了,竟然还要玩告家长这种幼稚的把戏。”

    安平芳犹自挣扎着。

    “我真的是好困啊,求你了,今天又不是什么正日子,你这提前、错后的,过生日哪天不是过啊,咱们再改一天吧。大不了,到时候换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不行,做梦,没门。”

    宋思思却比她还要来得坚决。

    “你这日子都已经给我一改二、二改三了,现在还想改?你当我抽出时间来见你,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安芳芳,你要是再不起床,我就去找小米儿拿你家钥匙,过去掀你的被子。”

    “你简直就是黄世仁!”

    安平芳被宋思思吵得头疼,伸手按下了遥控,随着窗帘的缓缓拉开,大片的阳光照在了安平芳的眼睛上。

    已经被挂断了的电话,屏幕重新又亮了一下,然后彻底地回归黑暗。安平芳转身,在床上恨恨的捶了一下,这才咬牙坐了起来。

    “啊……”

    无意义的感叹了一声,安平芳眯眼看着窗外的阳光,脱力的又倒回了床上,弹性极好的大床把安平芳的身子颠得跳了跳。

    耍赖一般的在床上滚了两圈,安平芳最终还是任命的彻底爬了起来。

    交友不善!

    安平芳,女,28岁,白羊座,平方米商贸有限公司老板兼总经理,上学期间,借着电商平台起步的好时机,还有大学生创业扶持的优惠政策,白手起家,现在已经成为T市数一数二的青年创业者。

    一边将牙刷塞进了嘴里,安平芳一边分神看着手机微信上一条条顶上来的信息,直接把公司群的信息选择了屏蔽,安平芳又打开了薏米的窗口。

    易米,男,26岁,处女座,平方米商贸有限公司总助(副总)。

    和安平芳一样都是T市人,又都在Y市念的同一所大学,才刚入校不久,就被安平芳这个无良学姐拐来做了苦力,也算是携手创业的小伙伴了。

    “早~”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来自于14点的信息,安平芳一阵无力吐槽。

    不过,好吧,作为和自己同样作息的可怜虫,易米确实是要比她起得早很多了。

    把手机倒扣在了一边,安平芳加快了自己的洗漱速度。

    目光在一水的化妆品上一扫,安平芳实在是懒得再收拾自己了。

    化了妆,还要卸妆,好麻烦……

    安平芳现在唯一想的,就是一会儿和宋思思吃过了饭,回来便倒头就睡。

    干脆连隐形都放到了一边,安平芳随手把过肩的长发在脑后团了团,架上一副框镜便出了门。

    看着手机上17:28的显示,安平芳默默地咽了下口水。

    求不堵车!

    千辛万苦的找了一个停车场,安平芳这才好不容易赶到了宋思思的面前。

    看着对面那个衣着过分精致的女人,安平芳脚下的步子一顿,突然有了要拔腿就跑的冲动。

    “安、芳、芳!”

    宋思思磨牙看着安平芳的衣着,深深觉得自己都开始胃疼了。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今天是定了法餐的,你就给我穿成这样过来?”

    安平芳有些气短,似乎……也许……好像……是有说过吧?

    “那个……”安平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可以再解释一下的,“其实,我穿成这样,也是可以进去的。”

    “呵呵。”宋思思皮笑肉不笑的捏了捏安平芳头上的团子,“可我丢不起这个人。”

    安平芳赶忙讨好的抱住了宋思思的胳膊。

    “哎呀,吃什么法餐嘛,咱可不讲究那个。走走走,咱们再换一家吃。我家思思这么漂亮,到哪吃饭都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呵呵。”

    好说歹说的拉着人改吃了日料,坐在这冷气十足的屋子里,安平芳都替宋思思觉得冻得慌。

    讨好的在宋思思开口前,递上了礼物,安平芳笑着道:“生日快乐。”

    “哼”了一声,宋思思嘴上说着“谢谢”,倒也还是接过了安平芳手中的小盒子。

    镂空设计的铂金项链,点缀三爪镶嵌的小粒钻石,确实是宋思思喜欢的式样。

    “这是你买的,还是小米儿去买的。”

    “哎呀,你别总是小米儿、小米儿的叫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喂鸟呢。”安平芳见缝插针的往嘴里塞了一个寿司,“是我挑的款式,让薏米去跑得腿。嗯……就算我们俩送的好了。”

    “哟,你们俩个什么关系啊,这都已经开始合在一块送礼了,再等过上两天的,我是不是都要准备给你们俩个人随份子了。”

    安平芳好险没被嘴里的寿司给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