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初步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23 16:00:00本章字数:2428字

    宋思思那脆弱的神经,被安平芳的突发奇想,给活生生折磨了一整个下午,这才刚一下班,便直接冲去了安平芳的家。

    今天这小妮子要是敢不给她开门,或者是根本就不在家里老实呆着,宋思思都敢报警叫人过来砸门了。

    还好,门铃才不过刚按了两下,眼前的门就打开了。

    面色苍白的安平芳顶着一头乱发,先是看了看宋思思的双手,然后便跟着撇了撇嘴。

    “上人家家里来做客,竟然连点礼物都不知道拎着,你哪怕是给我带份晚饭过来呢。”

    宋思思没好气的进了屋,直接便朝天翻了个白眼。

    “我现在看你就像是一份晚饭。”

    “那你口味可是真重。”安平芳一边关上了门,一边说道:“要知道,我现在可是血淋淋的。”

    “恶不恶心啊你?”

    “不恶心。”安平芳直接摇头,“我饿了。”

    宋思思瞪了安平芳半响儿,最后还是投降的拿出了手机。

    “想吃什么?”

    “什么也不想吃,难受。”

    “那我叫你家小米儿过来给你做饭?”

    这倒真是个好提议,安平芳不无心动的思考了起来,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吧,他今儿下午才刚跟我生了气,这个时候,还是就别再奴役人家了,总也是要给他一点自由时间的,不然我家弟媳又该从哪里变出来啊。”

    “那你就饿着吧。”

    宋思思起身往厨房走去,反正她自己是晚饭吃不吃都可以的。

    “真是个没良心。”

    安平芳拉过来一个抱枕,整个人都缩到了沙发上面,实在是太疼了。

    “该!”某个没良心的某人端着一杯红糖水走了过来,“明明知道自己日子快到了,还连轴转的忙活,前两天的庆功趴,也没少喝酒吧。”

    “嗯……”

    安平芳恹恹的应了一声,端着红糖水小口小口的抿着。

    平日里气人得不行,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偏偏这会儿又是乖巧得就跟个小姑娘似的,弄得宋思思原本一肚子想要教训她的话,都根本说不出口了。

    反倒是安平芳先率先提起了原本的话题,将一份刚打印出来的简历,往宋思思的面前一推。

    “喏,看看,这是我才挑出来的。”

    “卫诚?”

    宋思思顺着就往下看去。

    “嚯,还是研究生学历,学校不错啊,就是这个专业不咋地。怎么,你这口口声声小本经营的公司,现在终于是准备开始提高人员素质标准了吗?”

    安平芳瞥了她一眼,道:“没准备,这是他自己投的,又不是我们人事故意找的。”

    “就这人,你们让他过初试了?”

    宋思思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平芳了。

    “空有学历,才刚毕业就好高骛远的,连份简历都写得不合格。”

    “没进初试,只是有电面过,我又特意去查了一下当时的人事留档。看来他家里的条件应该也是不错的,虽然人是刚来T市不久,但已经自己一个人租了间两居室的房子,而且还没有女朋友。”

    “得,那看来还得再加一条,为人不切合实际。”

    安平芳居然无法反驳。

    “而且,从照片上来看,我也没觉得他帅得有多么天怒人怨啊,也就是个还算可以的评价吧,你怎么就偏偏挑了他呢。”

    “长相嘛,能够看得顺眼,一般般的帅哥也就行了,我又不是完全的外貌协会。”安平芳从宋思思手里拿过了那份简历,“主要是他的条件,我觉得适合。”

    “适合什么?你不是都说了你又不缺钱。”

    “是不缺钱啊,可我总不可能跑到一个陌生人面前,张嘴就说:‘帅哥,我觉得你挺好的,请让我包养你吧’,傻不傻啊?”

    “你还知道你傻啊。”宋思思也伸手拽过来了一个抱枕,“你傻得简直都快要开始冒泡了。”

    “你把抱枕还我,这是我家的东西。”

    安平芳气闷的就想要把抱枕从宋思思怀里拽出来。

    两人拉扯了一会儿,宋思思又问道:“所以呢?你说合适,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合适的?”

    “唔……”

    安平芳突然咬着下唇,闷头就往卫生间跑去,并不真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没什么,就是他现在房子够大,又是自己一个人在住,所以我想要搬进去,朝夕相处,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宋思思倚在卫生间的外墙,道:“你脑子就是有病吧,好好的一个公司老总,放着自己的这个大三居不住,跑去跟人合租一个小小的两居室?再者说了,你就不怕吓到了他?”

    “怕啊,所以我根本就没打算要告诉他我是谁。电视剧里面不也都是那么演的吗?”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便传来了冲水的声音,安平芳一边洗手,一边接着说起了她的计划。

    “穷人家的小子,要是装成了阔少爷,去追求少女,那最后一定是鸡飞蛋打。但要是阔少爷,为了寻求真爱,假扮成了穷人,最后便是大圆满结局。我就是准备去做那个阔少爷的。”

    安平芳的手上还留有没擦干的水渍,十指交叉的举在了胸前,做陶醉状。

    “哦,不管你有钱没钱,我爱的都是你这个人,和你到底是谁,根本就是毫无关系。”说完,安平芳犹嫌不够的又朝向了另一边,继续用着那咏叹调一般的声音说道:“罗密欧,哦,为什么你要是罗密欧呢。”

    宋思思很是干脆利落的浑身一抖,简直就是鸡皮疙瘩掉满地了。

    “所以,你准备去跟他合租?不过,他既然都能够自己花钱租下来一个两居室,那应该就是根本没有打算要再找室友的吧。难道你已经看到租房的信息了?”

    “没有。”安平芳遗憾的摇了摇头,“所以,你觉得,我扮成无家可归的少女怎么样?”

    “……我觉得你更像是失足的少女。”宋思思忍不住的捂脸,“你到底哪里来得那么大脸,还敢说自己是少女啊。就你这个年纪,连青年团都不要你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就是长得面嫩,怎么了?”

    安平芳拉了拉自己的两颊,又回头照了照镜子,确实就是连一丝细纹都还没有的嘛。

    “再说了,那个卫诚今年才只有27岁,比你还要再小上几个月的,我总不好跟他说我已经是28了吧,万一他不喜欢姐弟恋,那可怎么办?”

    宋思思也跟着掐了把安平芳的脸,不得不说,确实还是挺嫩的。

    “你不是也不喜欢姐弟恋的嘛,要不要改口改得这么快。”

    “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打开了宋思思的手,安平芳率先往屋里走去。

    “总归还是年纪小一点的人比较好忽悠。你看,我最开始忽悠薏米来给我做白工的时候,人那小孩儿多乖啊,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可现在呢,这才刚是过了几年的时间啊,竟然都敢管着不让我休假了。”

    “他不让你休,你不也一样还是照休不误的嘛。”

    “那当然。”

    安平芳再次缩回到了沙发上。

    “我公司名和Logo都有着他的一半,他还敢不尽心尽力的给我卖命啊?最好是直接能够卖到了吐血,那我就去捐献遗体!”

    “黄世仁要是还能够活到今天,那都该要拜你为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