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定点蹲守

    更新时间:2018-08-27 07:00:00本章字数:2166字

    宋思思依旧一脸很是不可思议的表情的盯着安平芳,试图挽回她那点微薄的安全意识。

    “不是我说,即便你是想要找个男人,又不想接受阿姨给你安排的相亲,那你可以去那些相亲网站注册个会员啊,不然不还有着那么多的俱乐部、那么多的娱乐场所吗?怎么你就是非点想不开的,要用这么一个办法呢。”

    安平芳却是受不了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要,到底得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去相亲啊,感觉就好像我已经是有多老了一样。再说了,那些个出来玩的人,不是装得不行,就是花得不行,我可不想因为这种事,再染上什么病回来。”

    “那你的神经病就不治了吗?”

    “我已经弃疗了。”

    安平芳不耐的甩了甩手。

    “安啦,安啦。这事情即使失败了,对我又有什么损失呢。总不可能说我离开几天,公司还真就易主了吧。除此之外,发生点什么,那都不能叫做大事。”

    宋思思把安平芳从头打量到了脚,又从脚打量到了头。

    “你当真就不怕被人给骗财骗色了吗?”

    安平芳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可能性。

    “骗色可以,骗财不行。”

    几乎目标就是想要被人骗色的安大总裁,在翻看了几天卫城的资料,以及一系列相关书籍之后,终于准备采取行动了。

    当然,她之所以拖到了现在才动手,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先把自家姨妈大人给乖顺的送走。

    至于那些所谓的相关书籍,就更是一言难尽了,至少安平芳自己看得就差点要摔电脑了。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带上一副金丝眼镜的安平芳,将过肩的长发放了下来,又随手用卷发棒卷了两下,一身合贴的白色职业套裙穿在身上,干练又不失优雅。

    安平芳就这么样,顶着一副白领女精英的模样,老神在在的坐在了离卫诚租住小区不远的咖啡店里。

    不得不说,活了已经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安平芳就还从来没有对客户以外的任何人,花过这么多的心思。

    只不过就是,安平芳一连守了好几天,实在觉得这卫诚的作息也真是有够无趣的。

    要不然就是能够一整天都不出一趟门,要不然那个出门时间与衣着,一看就是要去面试的,真是宅得可以了。

    不过,要是真的宅的话,那倒是也不错,至少日后二人相处起来的时候,矛盾能够少一些。

    只可惜,安平芳守了那么久的株,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够接近这只小白兔。总不可能,她当真就是直接走过去,然后问人家愿不愿意让她住进去吧。

    谢谢,她当真没有穷到要去牢里面混饭吃的程度。

    掏出手机,安平芳在唯二知道她打算做什么的朋友微信头像上划来划去,点开又关上,关上又点开的,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求救才好了。

    宋思思已然快要把她鄙视到了太平洋里面,便是问了,大概也只会告诉她用强的。

    相比而言,易米实在是一个又乖又有用的选择了。

    只不过,自从她那日打电话找易米请假了之后,安平芳也不知道这小子算不算是叛逆期反复了,愣是过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再理过她一次。

    啊,这话也不对,在当初她姨妈差不多要接近尾声的时候,易米倒是有问过她要不要回去上班,只不过在被安平芳再一次的拒绝了之后,这才跟入土了似的,连点动静都不带有了。

    安平芳愁啊,这年头的孩子,怎么就这么熊呢。

    感觉又是白忙了一天的安平芳,垂头丧气的回了家,难不成,真的要开始考虑去相亲了?

    她不要啊,包办婚姻害死人啊。

    脱下了一身束手束脚的装备,安平芳换了件轻便点的衣服,准备随便去楼下买点晚饭来吃。

    真是的,易米这孩子,闹别扭就说闹别扭的,怎么脾气大到连她的基本生存条件都不顾了呢。

    要知道,没有了易米三不五时的小灶,安平芳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快要能晃荡得起来了。

    虽然发胖不好,但是饿肚子更惨啊。

    “唉……”

    再次叹了口气,安平芳面对着这几家饭店,真心觉得自己是一点的胃口也没有了。

    她想吃家常菜啊,她想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面,等着人做熟了饭再叫她啊。

    再这样下去,安平芳都不知道,她是该先去找易米服软呢,还是回家忍受男女混合唠叨了。

    正泄气的安平芳,眼睛一瞟,却疑似是看见了卫诚的身影。那眼睛,瞬间就睁大了。

    天呐,这么一个万年不爱出门的人,现在晚上竟然出来了?

    天赐良机!

    顾不上思考自己原本的计划到底合不合适,安平芳一路就冲回了自己的家里。

    卸妆卸妆,洗澡洗澡,啊,还有头发头发……

    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给重新收拾了一通,安平芳换上了一身,额……绝对有损形象的卡哇伊连衣裙,略施淡妆的,就只背着了一个空瘪瘪的小包,又跑到了卫诚家门口附近呆着。

    虽然已经是观察过了卫诚好几天的时间,但对于他这次规律外的出门,安平芳也没有把握他会几点回来。

    看了看表,现在已然是晚上十点钟了,说不定,早在她换衣服的这段时间里,卫诚已然是回家了。

    安平芳蹲坐在边道上,夜风一吹,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有点傻。

    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一点也就是,卫诚当初选房子的时候,许也是考虑到了周边的环境问题,安平芳已经是在这里坐了有好一会儿的时间了,倒也没有什么不长眼的人过来骚扰她。

    按了按自己可怜的肚子,安平芳已经决定了,最多等到十二点,要是等到了十二点的时候,还不能够看到卫诚的身影,她便干脆放弃这件事算了。

    她有钱有颜,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何必非要玩这种套路。

    就像思思说得,那卫诚又不是长得多么惊为天人,她也根本就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的心思,当真是脑子被驴给踢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平芳的那点耐心,也已经是被消磨得差不多了。

    盯着手机,眼睁睁看着11:29的显示跳到了11:30,安平芳垮下了双肩,好吧,还是回去上班算了。

    只不过,刚刚才打开了通讯录,安平芳就听到安静街道的另一头传来了声音。

    唉?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