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半路拦截

    更新时间:2018-08-27 08:00:00本章字数:2040字

    额……

    只不过,这回来倒是真的回来了,也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不会影响到安平芳的什么计划,可是……

    这副走起路来歪七扭八的样子,难不成是喝醉了吗?

    天呐,她的运气难道就真是这么差的吗?

    即便对方不是客户,难道她也还要委屈自己去应付的吗?

    安平芳真心是对于醉鬼没有什么好感啊,喝酒这事她也喜欢,但喝醉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

    很是纠结的蹲在那里,看着卫诚的身影一点点的走近,安平芳一咬牙,猛得站起了身来。

    俗话说得好,来都来了,这要是不试上一次的话,她总归都是不能够死心的。不然的话,简直是都对不起她之前所投入的那些时间。

    只不过,在边道上窝了太久,安平芳这一站起来,两条腿就跟麻了似的,又疼又痒的。

    踉跄的扑到了卫诚的面前,安平芳都还没能够张得开口,就已经是先闻到了满鼻子的酒味儿。

    就这分量,得是喝了多少啊。

    “嗯?”卫诚大概是还保留了一些意识,倒是没有直接撞到安平芳的身上来,原本半垂着的眼睛懒洋洋的抬了起来,“啊,抱歉。”

    说着,卫诚又往旁边晃了两下,就准备饶过安平芳离去。

    安平芳哪里还肯放过他啊,直接就拽上了卫诚后腰处的衬衣。

    卫诚脚下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走不动了,又回过头来看看。

    先是看了看安平芳的脸,道:“你还在啊。”又跟着低头看了看安平芳拽着他衣服的手,跟着就打了一个酒嗝,“你……你拉着我做什么啊?”

    “那个……”安平芳不知道卫诚是不是那种喝醉了还会记事的人,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能够更加的无害一些,“你可不可以让我今天晚上住在你们家?真的,就只住一晚就可以了。”

    “嗯?住在我家?”卫诚的反应有些慢,“你为什么要住在我家里啊?”

    没有打蛇随棍上,也没有毛手毛脚的,安平芳稍微在心中给卫诚加了点分。

    “因为……我没有地方住了,手里也没有钱,所以……可不可以拜托你呢?真的,就只是一晚就好了,就一晚。”

    “一晚啊……”

    卫诚抬手挠了挠头发,明明也已经是27岁的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都在上学的原因,一举一动间,倒反而像是一个大男孩似的。

    “那好吧,看你怪可怜的,跟我走吧。”

    “嗯嗯嗯,你人真好。”

    安平芳连连点头,跟在了卫诚的后面。

    第一步计划,登堂入室,成功。

    \(^o^)/~

    老式的楼房里面并没有电梯,可怜已经许久没有爬过楼的安平芳,重新体验了一把免费健身房的感受。

    这也就是好在她今天为了扮可爱,特地穿了一双平底的帆布鞋,若真是踩着高跟鞋过来的话,安平芳怕就是要直接打道回府了。

    早知道如此,上次易米来找她一块儿办健身卡的时候……

    不行,她还是会拒绝的。

    平日里上班就已经是累死累活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锻炼啊,也就是易米那个铁人,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果然还是工作安排得不够多,回去就给他加倍。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全情幻想着日后如何奴役易米的美好日子,安平芳倒也是不知不觉的就跟卫诚爬上了七楼。

    只不过,这才一停下脚步,安平芳就觉得腿软了。她今天除了吃了一顿brunch,就只有在下午的时候喝过了几杯咖啡,现在胃里已然是有些不舒服了。

    还好,卫诚的屋子里,并没有安平芳想象中的脏乱差,只不过就是东西少得可怜,显然是一副还没有好好打理过的样子。

    “那边有房间。”卫诚随手一指,把手中的钥匙扔在了桌上,“啊,你就睡沙发上好了。”

    没头没尾的接了这么一句话,卫诚便转身往另一边的主卧走去。

    那可真的称得上是倒头就睡啊,跟在后面也进了卫诚房间的安平芳,都怀疑刚刚这人带自己回来的时候,不会就已经是在梦游状态了吧。

    虽说她是个看起来无害的女孩,但这般的没有警惕心,真的好吗?

    难道不知道,现在入室抢劫的花样,已经是越来越多了吗?

    就算你不了解这个,但仙人跳听说过没有啊,大哥?

    再次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卫诚趴在床上的样子,安平芳即便是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的攻略目标,但也绝对是没有兴趣在这种时候,去照顾一个醉鬼的。

    反正安平芳对于自己此行的人物设定,那就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没事多卖卖萌,掉掉下线也就算了,又不是要走什么温柔善良的知心大姐姐路线。

    小姑娘嘛,就应该是被人照顾的。

    嗯,至少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安平芳对于能够让自己获得好处的“指导”,还是深信不疑的。

    借着客厅的灯光,安平芳简单环视了一下卫诚的卧室,看起来倒像是个整洁的人,当然了,再多的情况,安平芳还做不出来窥探别人隐私的事情。

    放轻了脚步,安平芳替卫诚关上了房门。

    只不过,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她,到底应不应该去锁门呢?

    卫诚方才可是直接就进了屋,这房子的大门不过就只是关上了,并没有上锁,这肯定是不够安全的。

    但万一,那人半夜发了酒疯,这没关门的话,安平芳就算想跑,总也是会容易一些的。

    小小的纠结了一下,安平芳决定了,她还是只锁上她那屋的房门就好,反正看卫诚那意思,也不像是担心家里会被偷的。

    但等到打开了另一间屋子的房门之后,安平芳总算明白了卫诚为什么会说让她睡沙发了,这,这到底是房间,还是废品回收站啊,怎么感觉就连个能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啊。

    天,她该怎么办?

    再说一遍,她只是想出来装个小姑娘,招摇撞骗,重拾少女心的,绝对没有要做老妈子的打算。

    唉?是不是不小心暴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