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成年没有

    更新时间:2018-08-28 08:00:00本章字数:2057字

    在房间门口站了一会儿,安平芳做了一次深呼吸,重新关好门,转身又回到了沙发上坐下。

    不就是要熬个夜嘛,反正姐平日里连轴转的时候多了,完全就是不带怕的!

    点开手机,先是查收了一下里面的新邮件,除了有两个最新的行政发文以外,倒是也没什么其它需要注意的事情,都是例行工作而已。再然后,便是易米的工作报告了。

    平日里,他们俩人总是呆在一起,这种东西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了。

    但只要是安平芳不上班,或者说他们俩人不在一起出差的话,易米这个处女座星人,就一定会事无巨细的给她写上一份每日工作报告,简直都已经能够堪称强迫症了。

    这家伙,私信不回,工作报告倒是一天比一天要写得啰嗦了。

    ‘好,你就是要跟我走公事公办的风格是吧,那我也就跟你公事公办。’

    安平芳先是认真的看了一遍易米的报告,对于里面该要有所重视的内容,倒也是认认真真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然后顺带着,又很是吹毛求疵的挑剔了一下易米行文中的格式问题,便干脆也给他回了封更为刻板的邮件。

    要知道,往常安平芳如果收到了易米的报告,即便是真有什么想要说的问题,也都是直接打电话过去,或者是给他发私信的。

    毕竟,在安平芳看来,他们两个人,即便是挂着上司和下属的名头在,其实都是一样的。

    平方米能够走到了今天,这绝对是他们两个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哪怕在最一开始的时候,易米确实是只能够给她做点跑跑腿的活计,但真到了正式成立公司的时候,易米可绝对不比她少付出了什么。

    要不是因为易米的死活不同意,安平芳一直对他的定位都是自己的合伙人,不行,干脆哪天找王律师直接进行股权转让,不说别的,至少下次再想要逃班让他好好干活的时候,安平芳也是能更有底气啊。

    只不过,就是之后的一系列变更手续有点麻烦……

    算了,反正现在易米再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不也只有老老实实给她干活的份嘛。其它该有的东西,即便易米不要,难道她安平芳就送不出去了吗?笑话。

    胡思乱想了一大通,看看时间,也才刚刚到了凌晨三点,安平芳憋屈的回头看了看卫诚的房门,实在是困啊。

    打开了手机里的视频软件,安平芳选了一个大概能够一直播放到明天下午的动漫,插上充电宝和耳机摆在一旁,干脆就往沙发上一窝,开始睡觉。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目前看来也是根本就出不了什么事情的。

    只不过到底是在一个没有让人安全感的地方,安平芳一直都是种半睡半醒的状态,最后不到早上六点钟的时候,就已经是彻底的醒了过来。

    悄咪咪的探头探脑了半天,卫诚那边也不像是有醒过的样子,安平芳干脆带上了耳机,闭目假寐。

    直到听见了卫诚那屋里有手机闹铃声响起,安平芳这才悄悄的伸手,将耳机的接口处弄松了一点,让手机里的声音能够外放出来,又不显得是她在故意要吵人。

    做完了这一切,还是等到了那屋里的闹铃响起了第二遍,才听到了些许的动静传来。安平芳有些紧张的侧身睡好,怎么也要先给卫诚一个缓冲的时间才好。

    若是一下子就直接对上,别说卫诚可能接受不了,她的演技估计也不过关啊。

    十分紧张的等待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安平芳觉得自己简直都是要装不下去了。

    可是,卫诚他怎么还不出来啊,难道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他早上都不需要上个厕所的吗?还是说,就这么又给睡过去了?

    正当安平芳纠结着她该不该要过去看看的时候,终于听到那屋里有拖沓的脚步声传来。

    安平芳一点点的放缓了自己的呼吸,努力做出一份还在沉睡中的模样。

    果然,卫诚这一出来,就直接走向了卫生间。

    但是,但可是,可但是,卫诚他,从卫生间出来以后,竟然就又这么直接走回去了卧室里面。

    就算你出来的时候,有沙发背挡着,你看不见我也就算了,但你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难不成也没看到这里有一个大活人躺着吗?

    安平芳气得直接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头被磨蹭乱了头发顶在脑袋上,再配上那么一张气闷的小脸,简直都快要成一个活脱脱的怨妇了。

    只不过,还不得安平芳怎么样,身后突然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额……

    安平芳的大脑一瞬间当机,唯一值得庆幸的,也就是面前没有面镜子,还不至于让她第一时间就和卫诚的视线对上。

    默默地咽了下口水,现在躺回去还来不来得及啊。

    安平芳努力的打了两个小小的哈欠,争取让自己的眼睛能够看起来更像是刚睡醒的一样。

    可安平芳这边是因为没有做好准备,另一边的卫诚,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也一直都没有说话。

    到底还是安平芳先撑不住了,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安平芳回头,尽量软萌的对卫诚笑了起来,“早啊。”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平芳此时的样子太过于有冲击力了一些,卫诚直接就是傻眼了,好半天都没有能够回过神来。

    安平芳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也真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那个……”

    卫诚的声音都有些发抖,眼睛左右的看了一圈,这也不像是入室抢劫的样子啊。

    “你是?嗯……你,啊……那个,你怎么会睡在我家里?”

    “是你自己带我回来的啊。”

    卫诚更是受到了惊吓。

    “我?我带你回来的?你你你成年了没有?”

    “噗。”

    安平芳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问她成年了没有?她成年都已经有十年了好不好?

    好吧,这也是在变相的夸她年轻了。

    反正安平芳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她自己衣服选得太过幼稚了的关系。

    反正这年头,不都是小孩往成熟上打扮,老人往低龄化里捯饬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