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我失忆了

    更新时间:2018-08-29 04:00:00本章字数:2115字

    安平芳很是干脆的点了头,承认道:“成年了啊。”

    语句中,一点想要为卫诚答疑解惑的样子都没有。

    不过,缓了一会儿,卫诚倒是也自己反应了过来,若真是他那什么的把人给带了回来的话,怎么也不该是一个睡在屋里,一个睡在外面沙发上的才对。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还是一样很惊悚的啊。

    “那什么……”本就乱糟糟的头发,被卫诚抓得更是不堪入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那个……我……我怎么就……不是,额……”

    一副语死早的样子,连安平芳都替他觉得着急了。

    可即便是这样,安平芳也是一点要为他排忧解难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的在那看着他,好似只要他不能够自己把话给说清楚了,安平芳就一点什么都明白不过来的样子。

    “不是,我是说,嗯……你怎么,你怎么就这么跟我回来了呢?”

    “嗯?”安平芳疑惑的偏着头,开口道:“你自己要带我回来,所以我就跟你回来了啊。”

    这般理直气壮的话语,直接就把卫诚给是弄无语了。

    “我带你回来,你就跟我回来了?”

    卫诚简直是差点都要尖叫起来了,实在是安平芳此时的打扮乖巧的不得了,即使因为躺了一晚上的时间而有些皱皱巴巴的,可绝对不是什么那种会出去玩的类型。

    “你爸妈难道都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随随便便就相信陌生人的话吗?你、你怎么还能够随随便便就跟着一个陌生人回家了呢?”

    “我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跟人回家了呢?”

    安平芳心道,她都已经不知道把卫诚的信息调查得有多么清楚了,光是简历和跟梢还不够,安平芳甚至跑到各个可能相关的社交平台,一一看过了卫诚的信息,连带着,就连他们当初的学校论坛,和卫诚的答辩论文,都没有放过。

    那认真的态度,简直就差要再找个私家侦探过来了。

    “而且,你跟我也已经不能算是陌生人吧。你昨晚上不是都已经告诉过我了,你的名字叫做卫诚,27岁,S市人,是前不久才刚刚来的T市,我说的对不对?”

    反正看卫诚也不像是还记得什么的样子,再者说,即便是他还有些印象,难道还能够事无遗漏不成?自然是安平芳想要怎么编,就怎么编了呗。

    卫诚一噎,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喝醉酒了之后,还会有话唠的毛病呢?

    哎哟,不行了,这么一想,卫诚本就是宿醉的脑袋更是疼了起来。

    单手按着太阳穴的倚靠在了门框上,卫诚道:“好吧,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那现在既然你已经醒了,就请你自行离去吧。如果你饿了的话,冰箱里面还有面包,你可以吃完了再走的。”

    看着卫诚一副不打算再搭理她的样子,安平芳眨了眨眼睛,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见卫诚已经是回身关上了门,没过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被褥的摩擦声。

    这是,又去睡了?

    就这么放心一个陌生人呆在他的家里面,他就又去睡了?

    安平芳不可思议的瞪着那扇门有好一会儿的时间,简直都想要冲进去,把卫诚刚刚才质问过她的话,再原封不动的给重新扔回去。

    不知道什么叫不能够随随便便就相信陌生人的话吗?啊?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是吗?

    再加上,她其实刚刚也还什么都没说的,好不好?就这么让她自便了?那把你的家底都给自便走了,好不好啊!

    算了,无奈的垮下了双肩,这孩子能够天真到这种程度,对于安平芳来说,却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

    先去卫生间打理了自己一番,又重新画了个妆,再简单的用喷雾把身上的衣服拽拽平,安平芳毫无在别人家做客的自觉性,直接就打开冰箱门开始找吃的了。

    她也真的是已经饿得快不行了,要是再不吃点东西的话,安平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就应该直接吃胃药了。

    勉强的吃下去了一个面包,又喝了半杯的牛奶,安平芳坐在那里,也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再做些什么了。

    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听到外面有人出门上班的声音传来,安平芳的眼皮却是跟着越来越重。

    只不过没想到,这一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却是卫诚把她给推起来的。

    不耐的皱起了眉头,但卫诚还是尽量放缓了语气,道:“你怎么还没走?”

    睡也睡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这位姑奶奶不会是还想要找他要钱吧。

    “我……”

    才睡醒的安平芳,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睫毛膏有没有润掉,万一她现在跟个大熊猫似的,那可就真是丢脸死了。

    “可是我……”

    看安平芳那吞吞吐吐的样子,卫诚干脆也坐到了一边,下巴微微抬起,看起来倒是有些傲慢的样子。

    “你怎么了?”

    ‘我想去照镜子,你同意吗?’

    心里这样想着的安平芳,自然是不可能真的把这话给说出口,只是低下了头,悄悄的用手指抹了抹眼睛,希望那上面即使有什么痕迹,也能够也抹下去。

    不过她的这副样子看起来,倒真是有些像是哭了似的。

    卫诚显然也是真被她给唬住了,连声音都低了下来,道:“你要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如就直说吧。我先听听看,看看我是不是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

    “你真是一个好人。”

    安平芳直接就抬起了头来,毫不吝啬的给卫诚发了一张好人卡。

    “其实……”

    安平芳看着卫诚,一双眼睛周围被她弄得红红的,再加上刚睡醒,眼睛尚且还是有些湿乎乎的,倒还真有些像是哭过了的样子。

    “其实,我是失忆了。”这一开口,安平芳后面的话就越说越顺了起来,“真的,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再收留我一段时间呢?我保证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哈?”

    卫诚除了这一个单音节的疑问词,就再也说不出来什么话了。实在是,他已然快要被安平芳的话给吓傻了。

    失忆?

    这是什么破烂电视剧里面早八百年就不用了的梗啊,现实中还真有人会失忆,甚至于,还就让他给撞上了不成?

    别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