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无家可归

    更新时间:2018-08-29 09:00:00本章字数:2261字

    “呵呵。”卫诚干脆冷笑两声,直接伸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道:“你是选择现在自己主动离开呢,还是说,要等到我报警之后,你才会愿意走呢?”

    “别,别报警,千万别报警。”

    安平芳虽然之前也是有预想过这种情况,但刚刚卫诚的那一系列反应,早就让她放松了警惕,冷不丁的见到卫诚又突然正常了过来,安平芳反而还是有些不适应的感觉。

    “我没骗你,我是真的失忆了,真的。”

    “是吗?”卫诚原还以为能听到些什么真话,没想到安平芳却仍是一副死不改悔的样子,当下便给手机解了锁,不咸不淡的说道:“那这样不是正好吗?等我报完警,也就能帮你查查看,你到底是从哪个医院里跑出来的,正好把你给送回去的。”

    呵呵,您老怎么不干脆点,直接说我是从神经经医院跑出来的呢。

    “好吧,好吧,我说实话还不行嘛。”安平芳伸手盖住了卫诚的手机,“我确实是没有失忆啦。”

    卫诚“嗯”了一声,点点头,“继续。”

    “那个……”

    安平芳怯怯的举起了手,努力想要为自己再争取到一个缓刑的机会。

    “我能不能够申请先去个卫生间,方才可能是牛奶喝多了。”

    卫诚面色扭曲了一瞬,最后还是咬牙道:“去……”

    安平芳连忙一阵小跑的就冲进了卫生间,不好好看看她这一张脸到底有没有花妆的话,之后的话总是让人觉得那么的没有底气。

    上个厕所,又简单的整理了自己一番,神清气爽的安平芳,就连莫名充足的自信心都跟着回来了。

    “好啦,我的名字叫做方芳。”

    这是安平芳早就给自己想好的化名,反正宋思思总是一口一个“安芳芳”的叫着她,她现在改叫自己方芳,也不算是顺嘴胡诌啦。

    “是本市人,之所以会跟你说我失忆了,确实也是因为我目前已经是走投无路、无家可归的状态了,只是希望你能够因此而收留我一段时间。毕竟,你这里的环境不错,又还有间空房在,总之,我是会给你房租的啦。”

    安平芳大大咧咧的就往椅子上一坐,丝毫不在意卫诚会给她一个什么反应。

    反正安平芳昨天都已经是有要把这个计划给直接泡汤了的打算,大不了不就是一拍两散,然后回去上班而已嘛,又没什么关系。

    “无家可归?”

    卫诚扫了眼安平芳的衣服和放在另一边的包包,也全不是什么廉价的东西。

    “你不是本市人吗,怎么不回家去?你不会还想要告诉我,你是什么孤儿之类的吧。”

    已然把自己的姓氏都给扔到了一边,要是再诅咒自家爸妈早死什么的,安平芳还怕她会被天打雷劈呢。

    “当然不是什么孤儿了,我爸妈可活得好好的,你别乱说话。”安平芳不满的撇了撇嘴,“吵架了,不想回去。”

    “所以说,你这是离家出走?”卫诚更觉得新鲜了,“拜托,小姐,您今年贵庚啊?”

    “26岁。”

    安平芳脸不红心不跳的就把自己给说小了两岁,反正她已经是跟易米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于一个26岁的人每阶段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自然是清楚得很,连年份都不会搞混,就算是给她来个来回忆杀,她也全都是不怕的。

    “26?”卫诚十分怀疑的上下打量了安平芳一番,“你确定你是26岁,而不是16岁的叛逆高中生吗?”

    “怎么,你这是在夸我长得年轻吗?”

    对于卫诚的这个猜测,安平芳还是很高兴的。

    虽然安平芳并不是一个十分介意年龄的人,但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别人夸她年轻的,更别提这个正在夸她的人,还是她眼下的攻略目标了。

    只可惜,卫诚的下一句话出口,就完全打破了安平芳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我是在说你幼稚。都已经是26岁的人,还玩什么离家出走的把戏,你确定你没病吗?”

    虽然事实看起来,确实是这个样子的没错,但这般被人给当面指了出来,安平芳的面色还是不甚好看的。

    卫诚又接着说道:“即便是你不想要回家的话,总还是可以住在朋友家的吧。你难道是要告诉我,你在这里活了26年,竟然连个能过去借住的朋友也没有?那你的人生,也未免是太失败了吧。”

    怎么她之前调查的时候,就没发现这个男人说话会这么的不中听呢。

    “我又不是在本市上的大学,之前的朋友们,我妈也都是认识的。我过去她们那边,跟自投罗网又有什么区别。”安平芳噘嘴道:“再者说,同事什么的,不过就是面子情而已,辞职之后,也就基本是没有联系了,哪里还好意思跑过去啊。”

    卫诚更是觉得头痛,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么一个麻烦。

    “那你不是还可以去住宾馆吗?为什么一定想要赖在我这里,出去租个房子,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困难的,大小姐。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像是有什么交际困难的问题啊。”

    安平芳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你……”卫诚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你连钱也是没有的吧。”

    安平芳稍稍觉得有那么些的尴尬,现在她的身上,别说钱了,就连自家的大门钥匙都没有带着。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因为她的不定时抽风与身上大大小小的毛病,易米那边还有着她家的备用钥匙在,所以安平芳在把钥匙留在家里的时候,心里可是十分的踏实的。

    “手机里绑定的银行卡已经没钱了,钱包也忘了拿出来,别的卡号什么的,我也根本是就从没有记住过。就算是想要去银行补办的话,身份证什么的也还在钱包里,那个……”

    安平芳越说越小声,说到了后面,简直都不知道还能够说什么了。

    她大概已经是把所有的路都给堵死了吧,不会还有什么细枝末节是她没有注意到的吧?

    反反复复的想了几遍,好像也是差不多了。

    “你……”

    卫诚简直都是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好了,怎么这丫头看着倒是挺灵的,做起事来,却能够马虎到了这种地步。

    “那你想要怎么办呢?”

    “我没想怎么办啊。”安平芳低着头,悄悄地抬眼看了卫诚一眼,“我就是想先在你这里住上几天,等过两天我找了工作,自然就能够把房租给你了。”

    “不行。”卫诚直接就拒绝了安平芳的提议,“我跟你又根本就不认识,你住在我这里算怎么回事呢?走走走,快点走,你再不走,我就真的是要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