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私下接头

    更新时间:2018-08-29 22:00:00本章字数:2070字

    相安无事的与卫诚相处了两日,第三天,安平芳便收到了易米发来的信息,还真是有够高效率的了。

    正好今天是周五,卫诚下午的时候,还有个面试要去,安平芳直接大手一挥,便让易米过来她这边“公出”了。

    一身简单的西裤衬衣,全身上下都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易米,才刚看到安平芳身上的打扮,就紧跟着皱起了眉头。

    “安姐,你这穿得是什么?”

    安平芳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色的细带平底凉鞋,浅蓝色的牛仔短裤,亮黄色的贴身短袖T恤,再配上她扎得高高的丸子头,明明就该是一个十分青春靓丽的形象才对啊,怎么易米的表情就跟刚吞了个苍蝇似的。

    好吧,这么一副样子,虽然确实也是和她平日里的形象,稍微的,有那么一丝丝的出入吧。

    刨除掉一些特殊的场合,安平芳穿衣向来都是喜欢以舒适为主,尤其是宽松而柔软的衬衫,更是她的最爱。除此之外,安平芳更是一个不穿高跟鞋会死星人,即便她168的身高根本算不上矮,但她却偏偏就是喜欢那种感觉。

    只不过,人总还是要学会向现实低头的。

    这天天爬楼的生涯,硬生生逼得安平芳也是不得不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

    只不过,不会穿高跟鞋的女生,才会更加的可爱系一点吧。

    再者说了,她的身高本来就已经是不利于卖萌这项大业了,还是就不要再给自己增加什么无谓的困扰了吧。

    “回神了。”

    易米伸手在桌子上敲了敲,死死皱起的眉头中间,连皱纹都快要出来了。

    这般大热的天气,安平芳才不会选在室外和易米见面呢。这家咖啡厅虽然位置偏了一些,但好在口碑还不错,最主要的是,和卫诚下午要面试的那家公司,完全就是一个南辕北辙的位置。

    “哎呀,小孩子家家的,皱什么眉嘛。”安平芳伸手在易米的眉心处狠狠按了两下,“我要的东西呢。”

    易米把旁边的一个小旅行袋递给了安平芳,“都在这里了。”

    勉强拿来先代替电脑的平板,几身不贵的衣服,虽然内衣什么的,安平芳还没有好意思到让易米带来,但姨妈巾却是囊括在内的。

    这样想想,早知道她就应该事先把东西都给整理好了才对,到时候也只用易米给拎包送过来就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得让易米替自己去买,多不方便啊。

    当然了,这里面最为可爱的东西,还是要数安平芳自己的钥匙和钱包了。

    天知道有家回不去的感觉,到底是有多惨!

    有了这些东西,安平芳至少可以趁着卫诚有事的时候,先溜回家去好好的睡上一觉。

    以前还不觉得,等到了卫诚那边,安平芳才发现自己好像突发性的择席了。这么多天了,不说最开始在沙发上的那一晚,安平芳就一直都是没有睡好过的。

    “嗯,差不多了。”安平芳点了点头,又向易米伸出了手,“还有我让你办的那个身份证呢?”

    “你说这种违法乱纪的话时,能不能不要那么的理直气壮。”

    易米把那个假证件扣放在桌上,给安平芳推了过去。

    就连那上面的照片,都是后来安平芳现给他发的。

    原本在看到那照片的时候,易米已然是有了不好的预感,只不过没想到,现在见到了安平芳的真人,这份穿着打扮,却比那仅有头像的照片,还要来得更不靠谱。

    “唉?做得还是蛮不错的嘛,比我预想中的,质量真是要好得太多了。”

    安平芳将那张身份证在手心里敲了敲。

    “看不出来,你还挺能耐的嘛。老手了,是不是?快点,快点,老实交代,你之前已经是干过多少次这种事情了?”

    易米没好气的道:“没有,我的第一次,就这么折损在你手上了。”

    “哟哟哟,还是个雏啊,那姐姐我可是赚到了。”

    安平芳能够肆无忌惮的跟他开这种玩笑,易米却是做不到能够不动声色的还回去,当下便转移话题道:“你要这个身份证是想要来做什么的?你别看它长得像,那可跟真的就差得远了。”

    “嗯,我知道。”

    见安平芳一边咬着咖啡杯的杯沿,一边认真的翻看着身份证,易米不由得补充了一句。

    “你要是想去开房,这个可是绝对是会被查出来的。”

    “噗。”

    安平芳简直是差点没有把嘴里的咖啡喷易米一脸,即便这样,她还是被自己给呛到了。

    “咳咳,我说,你这孩子脑子里成天都想什么呢,能不能稍微阳光一点啊。”

    安平芳把咖啡放到一边,又擦了擦嘴。

    “对了,说起这个,我那日送给你的向日葵,你还喜欢吗?”

    易米面色略有些变得怪异了起来,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要送我向日葵呢?”

    “这还要有什么为什么吗?”安平芳侧头看了看窗外,道:“你不觉得,这样的天气,跟向日葵十分的般配吗?还是说,你不喜欢向日葵吗?那你喜欢什么,先跟我说一声,等哪天我再惹你生气的时候正好送你。”

    “没有,不用,谢谢,我很喜欢向日葵,而且,你也并没有惹我生气。是我那天的心情不好,抱歉。”

    明明易米还是一副和往日差不多的表情,但安平芳就是觉得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不过,总不会是因为那束向日葵的原因吧,安平芳可是当真觉得那束花还是很漂亮的啊。

    “你不喜欢我送你花?”安平芳试探的问道:“那你喜欢什么呢?”

    安平芳纠结了,好像她还真的一直都没有特别关注过易米的喜好,或者说,她印象中易米的那些喜好,都是一些太过于平常的事情了。

    就像是她自己一样,你要是问她喜欢看动漫、看小说吗?答案自然是喜欢的,虽然她早就没有了这份时间,可喜欢的感觉还是没变的。但你现在要是再给她时间,让她去看,好像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这样的喜欢,到底还能不能算是喜欢呢?

    归于平常,淡如习惯的喜欢,就好像七年之痒的夫妻一般,到底,还算不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