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努力扮乖

    更新时间:2018-08-30 19:00:00本章字数:2064字

    俗话说得好,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能够抓住这个男人的胃。

    但是,古语亦有云,君子远庖厨!

    安平芳虽然自认她不能够算是一个君子,但是,她跟庖厨那玩意儿,真心是一点都不熟啊!

    这种不熟的程度,已经不是什么“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足以形容的了,安平芳跟厨房那个地方,根本就是两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啊!

    没办法,安平芳在原来高考以前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要以学业为重,谁也不会想着要让她动手做饭。

    等到上了大学的时候,安平芳又离家这么远,便是好不容易一年能够回家一两次的,也不会有人再舍得把她往厨房里赶。

    之后工作,一方面确实是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身边有着易米这么一位家务小能手的存在。

    这般拖来拖去的,致使安平芳活到了现在的28岁,最多也就是能算是烧得一手好开水了。

    可是,这一次为了卫诚,也更是为了她自己的大计,安平芳决定,她拼了!

    其实,安平芳要是真心想学习做饭,那说起来的话,易米绝对会是一个最好的老师。任劳任怨,手艺高超。

    本来,安平芳今天去见易米,也确实是存了要去请教几个私房菜谱的打算的。

    只不过,在看到易米那么一副不支持、不友好、不合作的态度,弄得安平芳最后到底也是没有能问出口来。再加上,后来两人又说起了公司里的事,就更是把这茬,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可惜啊,那时候虽然是能够忘了,但等到进了超市,安平芳才是彻底地蒙圈了。

    她……她到底该买些什么回去啊。

    炒菜这玩意儿,是得用油的吧,还有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调味料,也不知道卫诚那边到底是有没有备着的。

    安平芳刚才虽然是已经回去放过了东西,却完全没想起来还要再去看看厨房这件事情,这两天她住在那边,卫诚也是从来都没有开火的意思,一日三餐不是买的速食品,就是定的外卖,真是都快要吃吐了。

    何以解忧,唯有易米!

    可是,通讯录都已经点开了,安平芳稍稍又觉得这不会是一个好方法。

    说不定,按照易米那么反对的态度,会直接告诉她一个能够食物中毒的菜谱,然后瞬间就是可以PK掉了她这还在襁褓中的可怜计划。

    算了,没有易米,她还有神奇的度娘可以依靠~

    寻寻觅觅,寻寻觅觅,找了一个美食网站出来,安平芳倒也没有想着要一步登天,随便炒两个家常小菜出来,她就已经能够很知足了。

    点开了首页推荐的“黑椒土豆鸡丁”与“玉米炒木耳”的菜谱,安平芳觉得自己还是有信心能够做到的。

    只不过,这怎么一道菜里面,除了三样的主料,还会有六样的辅料啊。料酒是什么酒,可不可以直接拿二锅头代替的啊。

    都已经是快要八百年没有进过超市了的安平芳,埋头在一堆的瓶瓶罐罐里挑挑拣拣,简直是觉得头都要大了。

    不过,安平芳到底还是硬着头皮,耐下了性子。其实,仔细想想,做这些事情也是挺有趣的,不是吗?

    就算是人生的初体验了吧。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卫诚那边,安平芳倒是没有想到,卫诚竟然会还没有回来,看看时间,已然是下午的五点半了,这面试是一见如故,聊得太欢了,还是干脆就被堵车给堵死在了半路上?

    此时的安平芳,完全忽略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卫诚这个时间都还没有回来,基本上就应该是已经在外面解决过了晚饭的问题。

    他们俩人非亲非故的,连朋友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个强买强送的室友关系,卫诚那边如果有什么别的安排的话,根本就完全没有必要来支会安平芳一声。

    ╮(╯_╰)╭

    只不过,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的安平芳,依旧是兴致高昂的开始整理起了自己刚刚买回来的东西,该放冰箱的放进冰箱,该摆在屋里的摆在屋里。

    要她说,卫诚住的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空旷”了。

    即便房子不大,可也不该就只放了些基本的家具,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才能够让人觉得温馨起来嘛。

    又是找位置,又是调角度的,安平芳忙忙碌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总算是让那些小玩意儿都有了各自的去处。

    这样一来,屋子确实是显得更像一个家了,不过地方却也好似是拥挤了许多。

    唯一还好的一点,也就是安平芳尚没有过去染指卫诚的房间,算是保留了一个合格室友的底线。

    做好了这些事情的安平芳,又重新温习了一遍手机里面的菜谱,便杀向了厨房。

    当真是“杀”啊,可怜的厨房如果能够开口说话,它一定是会拒绝的。

    刚刚把玉米、青椒、木耳都放进了水里,安平芳就听到了外面开门的声音。连忙擦了擦手,身上还系着围裙的安平芳就笑着迎了出来。

    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卫诚狠狠皱起来的眉头,弄得安平芳心里咯噔一下。

    “你回来了啊。”

    安平芳人还站在了厨房里,只是探头探脑的看向了卫诚,绝对不希望会成为被迁怒的无辜炮灰。

    卫诚只是心情有些不好,等看到安平芳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虽然觉得奇怪,倒也还是耐下了性子的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人站在了厨房里,自然就是要做饭的啊。”

    “你还会做饭吗?”

    卫诚跟着走了过来,往里看了一眼,哟,东西还挺齐全的。

    “不会啊。”

    安平芳回答得更是坦白,反正不会做饭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你一个女的,连做饭都不会,你说你还会做什么,败家吗?”

    虽然说,认识了两天,卫诚这话也是以玩笑口吻说出来的,但安平芳显然就是觉得刺耳极了。

    翻了一个白眼,安平芳回嘴道:“那你会吗?你一个男的,连做饭都不会,要你有何用?”

    说着,手起刀落,案板上的鸡胸肉就变成了一大块与,额……没切断的一小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