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我有钱的

    更新时间:2018-08-30 20:00:00本章字数:2118字

    “我是男的,为什么要会做饭,这些事情,不都是应该你们女人来做的吗?”

    安平芳愤恨的用刀磨着那还连着的肉筋,“哈”了一声,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有这种封建思想。女的,女的怎么了,按你这话的意思,难道女的就该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

    “那倒也没那么严重。”

    卫诚摸了摸下巴,看安平芳在那切肉,其实也还是挺有趣的,尤其是在她怎么切都切不好的情况下。

    “可女人应该会的东西,总还是要会的吧。”

    “女人应该会的东西是指什么。”

    安平芳抬眼看过去,脸上滑落下来的一缕头发弄得她很不舒服,甩了两下,干脆擦了擦手,自己把它给抿了上去。

    “这世上,除了生孩子这件事情以外,还有什么事情,是男人能做,女人不能做。或者说,是女人能做,男人不能做的吗?”

    大男子主义,去死,去死,去死。

    安平芳干脆把手下的肉当做了卫诚,这一下午忙忙碌碌赶出来的火气,直接就被卫诚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给撩拨得又拔高了一个级别。

    卫诚想了想,一时间倒也是没有想到什么特别恰当的例子能够来反驳安平芳的话,犹豫道:“总还是会有些区别的吧。”

    “当然有区别了。女人每个月都要来大姨妈,疼得要死要活不说。等到生孩子的时候,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男人却一样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的。”

    “也不能这么说吧。”卫诚觉得安平芳这简直都快是要有偏见了,“男人挣钱养家,女人貌美如花,这不是你们女生常说的话吗?”

    “请不要说得就好像女人就不需要挣钱养家了一样,谢谢。”

    靠,老娘一边挣钱养家,一边貌美如花,随便一张银行卡砸下来,就直接够包养你的了,好不好!

    卫诚不以为意,却也不想再跟安平芳废话下去了,耸了耸肩,便直接转身走出了厨房。

    弄得安平芳被他最后那一副轻视的态度,气得简直就是没差点直接举起了刀来。

    算了,算了,想想她家的易小米,这世上还是有好男人存在的。

    胡乱的把大大小小的鸡肉块往碗里一扔,安平芳点亮了一旁手机上的菜谱,又依次的加了酱油、料酒、精盐和淀粉,揉吧揉吧,直恨不得能够干脆把这些不成样子的肉丁给捏成肉泥算了。

    “方芳。”

    还没等到安平芳发泄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客厅里又传来了卫诚的声音,心情不甚美丽的安平芳根本就是不想理他,只是回了一句:“什么事?”

    “你出来。”

    暗自嘟囔了一句,安平芳到底还是洗了手,一边在围裙上蹭了蹭,一边走了出来。

    “什么事?”安平芳再次问道。

    卫诚指着客厅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开口道:“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哪来的?”

    方才卫诚回来的时候,只顾想着自己的事情,之后又被安平芳要下厨这事给吸引了心神,虽然是觉得屋子哪里好像有些奇怪的地方,却也没太在意。

    等到卫诚回屋一趟之后再出来的时候,才终于注意到了安平芳的劳动成果。

    “自然是买回来的啊,不然还能够是哪里来的。”

    “先不说,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胡乱添置东西这回事。你又是哪里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的?”

    对于这个问题,安平芳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当下便直接开口道:“我找了个朋友,让他帮我去我家,把我的钱包给拿出来了。哦,对了,还有之前找你借的那一百块钱,我也已经放在茶几上了。”

    这件事情,安平芳连说谎都算不上。毕竟,本来就是安平芳让易米去她家,把她的钱包给带了出来,虽然顺带着还有更多的东西吧。

    “你钱包已经拿回来了?那身份证呢。”

    “做什么?”

    安平芳虽然是已经有所准备,但假的到底还是假的,她也猜不准卫诚究竟能不能够看得出来。

    “当然是看看你有没有说谎了。”

    卫诚的回答十分直截了当,这么短暂的相处时间,还不足够让他对安平芳产生什么信任,尤其是,安平芳又是用的那样一种手段住进来的。

    “这个……”

    安平芳又去洗了一遍手,磨磨蹭蹭的回屋里把那张身份证拿了出来。

    “给你看看,倒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应我,得我自己拿着。还有,你绝对不准看那上面的照片,不然,我可是会杀人灭口的!”

    证件照的杀伤力,对于哪一个女生来说,都是巨大的。

    卫诚自然没有安平芳那么的幼稚,就着她手里看了一眼,这事也就算过去了。反正他也不过就是走个形式,求个心安罢了,倒也不是真的不信任安平芳。

    再怎么说,一句两句的骗人容易,但安平芳几天下来,完全就是没有什么破绽,而且教养也是一副不错的样子,总不会全都是在说谎吧,那也真是太闲得难受了。

    虽然说,安平芳其实一点都对不起他的这份“信任”,她确实就是全部都在说谎。便是连外部形象,跟处世态度,都是假的。

    唉?这样想想,她到底是做什么来的。

    安平侯有些迷茫的回到了厨房,一时间也顾不上方才生气那事了。

    如果说,她一直以来,都是用一张完全的假面来与卫诚相处,那她到头来,求得又是什么呢?

    安平芳原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先来了解一下卫诚的为人,同时,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希望卫诚能够真的喜欢上她,喜欢到,即使有一天发现了她的欺骗,也还是能够继续喜欢的那种程度。

    但如果,她和卫诚相处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么,到了真相来临的那一天,卫诚又能够接受吗?

    安平芳是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男人,就放弃了平方米,或者说是放弃了自己的本性。

    就像安平芳和易米定下来的时间一样,半年,就已经是她能够放心把平方米交到易米手中的极限了。

    或者说,她其实不应该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即便不改变大的计划,她是不是也至少应该将自己更为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卫诚的面前呢?

    安平芳觉得,她还真的是需要再好好的想一想这件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