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半夜吐槽

    更新时间:2018-08-30 23:00:00本章字数:2180字

    “你不是都已经是开始这么想的了吗?难道你觉得这还不够?”易米干脆的反问道。

    “拜托。”安平芳却完全不打算接受这个理由,“自己YY又不算是犯罪,既然没有什么的既成事实发生,你就不能够说我对你不够大方。”

    “好吧,我承认,你很大方。”

    只不过,易米这样直截了当的肯定了她,反倒是让安平芳更加觉得别扭了。

    “你这是在骂我呢?骂我呢?还是骂我呢?”

    “我这是在夸你。”

    深觉再这样子下去,就又要是没完没了了,易米问回了原先的话题。

    “所以,你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想起这事,安平芳就仍是觉得郁闷不已。

    “也没什么,就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可能是我把步骤跳得太快了。”

    听到这话,易米半点放心的感觉都没有,追问道:“你到底做什么了?”

    “啊……”安平芳无意义的感叹了一声,道:“我做饭了。”

    “嗯?嗯……”易米那边传来了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然后才继续开口说道:“可是我没看到刚刚有什么火情的新闻发生啊。”

    “喂!”

    “所以说,你给他做了饭,结果他嫌弃很难吃?”

    安平芳的声音转而又是低了下来。

    “没有,他根本是连尝都没尝。”停了停,安平芳继续道:“他说他之前已经在外面吃过饭了。嘁,这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易米那边听起来很是幸灾乐祸的说道:“有这么惨吗?拍过来给我看看呗。”

    “才不要,你会嘲笑我的。”安平芳抬头看了看仍旧放在桌上的那两道菜,睁着眼就开始说瞎话,“我已经把菜都给倒掉了。”

    “真的吗?可我怎么觉得……”

    易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平芳给打断了。

    “易小米,我真的会扣你工资的。”

    易米更是笑出了声来,道:“嗯……这事,你是老板,你做主就好。反正我也不是第一天给你打白工了。”

    “易小米……你这个样子的反应,真是让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呢。我这天天,这么拼死拼活的把平方米拉扯大,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来气我的吗?”

    “那不然,你创立平方米,就是为了来剥削我的吗?”

    “对啊。”安平芳很是干脆的点了头,反问道:“不可以吗?”

    易米根本就不和安平芳计较这种问题,反正就算是真的想要计较下去,也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意义。

    “你饿不饿?”

    “饿~”

    安平芳说得一波三折,易米不提,她还能努力催眠自己忘了这种事情,可往常每每易米这样问她的时候,不用多久的时间,她总是能够等来一份色香味俱全的美味,简直就是已经快要形成条件反射了。

    不对,她才不是什么巴普洛夫的狗呢!

    “那你是准备让我现在过去接你,还是你明天早上自己过来?”

    “这个嘛……”

    安平芳很是纠结的想着这两个选项,似乎是各有利弊的样子。

    不过鉴于自己现在一身的油烟味儿,安平芳觉得,哪怕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但她还是该要再努力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的。

    “我明天早上先回家一趟,然后再去你那边。出门的时候,我会给你发消息,你替我把粥熬上,我想喝皮蛋瘦肉粥了。中午饭的话……你看着办就好啦,反正我最近缺嘴缺得厉害。你正好换了衣服,也就别出去浪了,先去买菜好了,乖哦。”

    易米任命的叹了口气,问道:“你到底是对我大方在了哪里?”

    “朕,屈尊降贵的前去见你,这本身就已经是无上的恩宠了。小米子,还不快点叩谢皇恩。”

    “我扣你个头。”

    “嘻嘻。”只要一想到明日的美味,安平芳就觉得心情甚好,也就不计较易米一时的言语不敬了,“记得哦,粥要熬得稠稠的,要稠稠的那种才行哦。”

    “知道啦。”易米起身去了厨房,倒好在他家里的食材还算充裕,至少足够安抚安平芳的胃口了,“那个新程序的事情,你是想要现在就说,还是等你明天过来了之后再说?”

    “明天吧,我还是比较喜欢跟你当面对骂的。”

    又胡扯了两句,安平芳便挂断了电话,憧憬着即将到来的美食,连带着卫诚的事情,都被她给抛到了脑后。

    有盼头的日子,总是会变得格外的有干劲起来。

    转过天来,都还不到早上五点钟的时候,安平芳就自自动自发的醒了过来。伸手关掉了还要等一会儿才会响的闹表,安平芳不过是缓了缓神,便起床洗漱了,顺便还不忘着要骚扰易米一下。

    至于说卫诚这个浪费了她一番心血的家伙,安平芳才不想要让他再来影响自己的心情呢。

    兴高采烈的回了家,安平芳简单的冲了个澡,便开车去了易米那边。只不过,一直没有见到易米给她回信息,倒也不知道他起床了没有,她今天好像确实是太早了一点。

    当然这也没关系啊,即便喝不到现熬的热粥,安平芳总也是能够从易米家里再找出来点什么别的好吃的东西的,她一点都不介意先吃点剩饭剩菜的。

    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安平芳停好车,直接拿出了钥匙开门。

    易米都能够有她家的钥匙了,安平芳手里又怎么可能会没有易米这边的钥匙呢。

    和安平芳那边不同,易米这里是一个挑高的跃层,当初这种公寓式跃层刚刚面世的时候,要不是安平芳才买好了房子,说不定就要选择跟易米做邻居了。

    易米的房间在二楼,安平芳扒在楼梯扶手旁边看了看,就转身奔向了厨房。

    见到正在工作中的电饭煲,安平芳真是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呜呜,这么好的易小米,以后再也不随便拿扣工资这种事来威胁他了。

    正当安平芳准备伸出她的毒手的时候,还打着哈欠的易米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别动。”

    可怜兮兮的收回了手,安平芳不自觉的咽了下自己的口水,哀哀戚戚的回看向易米,那副样子要是再添上点毛,简直就是能够用来看家护院了。

    不过,安平芳这只单身汪,也就只剩下点卖萌招财的作用了。

    “还要等多久啊,我都是快要饿死了,好饿好饿好饿的。”

    没有见到实物的时候,倒还好,现在眼睁睁的看到美味的早餐就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的临幸,安平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能够直接把锅都一块给吞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