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新好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31 01:00:00本章字数:2123字

    “不让你动,不是说粥还没好。是就你现在的这副样子,还不等到你能把粥喝进嘴里,你就该先被锅边给烫到了。”

    易米越过了安平芳,伸手打开了电饭煲的盖子,那扑鼻而来的香味,一下子就包围住了安平芳的所有感官。

    实在是太幸福了!

    见到安平芳在一边,还是一副连眼珠子都不愿错一下盯着的样子,易米用手肘推了推她。

    “出去等着,还要点形象不要了?”

    “不要了,不要了。形象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安平芳直接甩头,“这个东西可是能吃的,好吃的!”

    要不是易米现在还是一手拿着勺子,一手端着碗的状态,安平芳简直都要忍不住的抓着他的手臂,一通猛摇了。

    “快点出去等着去,不然就不给你吃了。”

    好吧,做饭的人是大爷,安平芳一步三回头,到底还是极度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不过,开放式的厨房就是这点好,即便是已经出去了,却一点都不妨碍安平芳与她可爱的早餐,先进行一场缠绵悱恻的目光交流。

    嗷,好香!

    “薏米,你在那磨蹭什么呢,怎么还不快点过来?”

    安平芳双手按在桌子上,整个身子前倾得都快要离开座下的椅子了。

    其实易米确实也没有在忙些什么,只不过是不想直接把粥端过去,以免安平芳会太过心急的烫到而已。

    “你要是忙不过来的话,我可以过去帮忙的啊,别的做不了,至少我还是可以去帮你把粥端出来的啊。”

    到底拗不过安平芳一声不歇一声的招呼,易米端着两碗粥走了出来,却都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虚虚盖住。

    “等会儿,烫。”

    “哎呀,没事的啊,我会先吹吹再喝的。”

    安平芳伸手拿过了自己的那碗,舀起一勺来,简单的吹了吹,便直接放进了嘴里,果然是被烫得她连连呼气。

    “还是烫到了吧。”

    易米倒了杯清水过来,安平芳喝了一口,转头又开始跟热粥搏斗了起来。

    “虽然烫,但是架不住我愿意啊。”

    易米就着实没有安平芳这种体会了,一边慢条斯理喝着自己的那碗粥,一边道:“就你这个样子,知道的,是你离家翘班出去玩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才刚刚从哪个难民营里逃出来的呢。”

    “我哪里是玩嘛,分明也是在辛苦的工作。”

    安平芳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掉了一碗,虽然被烫得好像掉了一点皮的舌头,并没能够太尝出什么味道来,但安平芳她就是心里美啊。

    “是我自己去盛,还是你帮我去盛?”

    易米看了看自己才刚喝两口的粥,再看看安平芳手中那已经空了的碗。

    这还真是不怕烫啊。

    起身把厨房里另外晾着的一碗粥端了过来,易米觉得,他确实已经在安平芳的身后看到有尾巴在晃动着了。

    “薏米你最好了!”

    已经有一碗粥下肚了的安平芳,显然是就没了方才那种急切的心情,也开始跟易米一样的慢慢喝了起来。

    “唉?这粥这么稠,你是从几点就开始熬的啊,好做吗,难不难?”

    易米抬了下眼皮,有些冷淡的问道:“怎么,你这是贼心不死,还想要回去继续做饭?”

    “才不要呢。”

    安平芳咬着手里已经空了的勺子,语气颇为愤恨的开口。

    “他算是我什么人啊,我活了28年都没有人舍得让我进过厨房,我还巴巴的去给他做饭,真是美得他了。我要是以后还能再活82年的话,我也是不打算再下厨了,大不了我就直接雇个厨师回家。顿顿川鲁粤淮杨,变着花样的伺候我。”

    “嗯,有追求。”

    易米直接肯定了安平芳的美好设想。

    本来嘛,好好一家大公司的总裁,却偏偏要不图名、不图利的跑去伺候别人,凭什么?

    “这么说,你是已经彻底死心了,准备回来了?”

    “这个倒是也没有。”安平芳继续自己的喝粥事业,“不过就是前进路上的小小困难,我还没有那么的脆弱。再试试呗,反正难得有假期,就当是给自己的人生新挑战了。”

    易米也知道安平芳喜欢玩,外加上历史遗留的中二问题,脑子里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放在公司的事情上,自然是能够带来创新与突破的新思路,而转换到现实世界里,就多是闲得无聊那种人了。

    要说安平芳真是对那个叫卫诚的人,有多么多么的感兴趣,易米还真是不信的,说不定,她会有这种想法,也不过就是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片子或者小说。

    但对于这种事情,虽然“知道”是一回事,但支不支持,却又绝对就是另外的一个问题了。

    至于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像安平芳这一次的这个举动,易米就是绝对反对的。

    可偏偏有的人就是这样,你越是反对,她还就是越来劲儿了。

    “我再说一次,你并没有什么假期,你这是在旷工。”

    “易小米,你可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

    吃饱喝足的安平芳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但也还是准备抓紧时间的先把正事给办了。

    指使着易米再去泡两杯咖啡过来,安平芳便自己先去了二楼的书房。

    因着易米这边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住着的原因,二楼又更是只有主卧和书房两个区域,所以彼此间的隔断,也就不是十分的明显了。

    上到二楼来的安平芳,第一眼先注意到的,就是易米还有些凌乱的床铺。

    哎呦喂?易小米这个家伙,还会有这么懒散的时候?

    吃惊的安平芳,看着那宽大舒适的床铺被褥,就越发的有些走不动道了的感觉。

    好吧,她就小小的闭一下眼睛,就一下下。

    反正她睡觉这么浅,等一会儿易米上楼来的时候,她肯定就是能够醒过来了的。

    只不过,但凡说自己只闭一下下眼的人,往往却会比谁睡得都快、都沉。

    没办法,即使是每天没有多少事情要忙,但安平芳当真是已经许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又方才刚填饱了肚子,此时就更是抵挡不住困意的来袭了。

    等易米上来转了一圈,都没能找到安平芳的身影,正想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倒是看见安平芳躺在了他的床上。

    这家伙,就当真的对他这般没有防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