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遭遇冷脸

    更新时间:2018-08-31 02:00:00本章字数:2058字

    心情复杂的易米在自己的床边略站了站,便又转身端着咖啡去了书房。

    只不过,就像安平芳刚一上楼来,便先自动自发的注意到床了一样,易米坐在书房里,这身下的椅子,也不知怎么的,动来动去,竟然也调转了一个方向。

    重新把手中的方案按照安平芳提出的设想调整了一遍,易米看了看时间,却也是该去做午饭了。

    过去又看了安平芳一眼,易米便转身下了楼去,只不过没想到,等他连午饭都已经是做好了,安平芳却还是连半点要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这要是再继续睡下去的话,估计等到晚上的时候,也就是又该不困了。

    只不过,看着安平芳睡得这么香的样子,易米自己也都跟着有些困了。

    最近这些天来,虽然公司那边确实是没有什么事情,但只要想到安平芳那些不靠谱的行为,易米他也根本就是完全睡不好的。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易米俯身叫着安平芳起床。

    刚刚睁开眼来的安平芳,尚且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只觉得整个人好像全是给睡散了一样,连骨头缝里都是懒洋洋的。

    露出一个有些傻的笑容,安平芳深深嗅了两下,含糊道:“薏米,你好香啊。”

    “这是你午饭的味道,快起来吧,你再不下去,那些饭菜就该要凉了。”

    “嗯……”就着易米的力气坐起了身来,安平芳往前一探,又耍赖的抵在了易米的腰侧,“困……”

    “那就不吃饭了?”

    易米显然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应付这个样子的安平芳了,往常安平芳睡醒之后,大多数就是两种反应,要不就是起床气大到见谁削谁,要不就是这一觉睡得不错,便像是现在这样,特别的粘人。

    当然了,这两种情况,都得是在安平芳觉得特别踏实的情况下才会发生。不然的话,就像她自己设想的那样,她是一个睡觉时特别浅的人,只要是有人在旁边叫她一声,就能够立马的清醒过来的那种。

    易米想起自己,从当初第一次见到安平芳眼前这种样子的时候算起,距离现在,也就还不到两年的时间而已。

    就这,都还是以易米已然任劳任怨的呆在了安平芳身边六年的时间为基础的,也当真算是警惕性高得够可以的了。

    所以说,易米倒也不是很担心安平芳住在外面的时候,会吃什么亏。

    但却还是那句老话,“知道”是一回事,但要说但不担心,那就又是另外的问题了。

    犹记得最开始的那一次,还没睡醒的安平芳,突然的就抱住了他,可真真是差点没把易米的心脏都给吓得停掉了。

    易米还当是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藏得不够好,很是躲了安平芳一段时间,但到了后来,倒也就是习惯了。

    “……吃。”

    安平芳挣扎了半天,到底还是选择对美食妥协了。

    有了足以让她心里慰藉好几天的食物,还有香醇的餐后咖啡,安平芳神清气爽的拖着易米又杀回了书房,二人就之前的话题,互不相让的对呛了一整个下午。

    谈判桌上无手足,即便是易米已经按照安平芳的意思进行了修改,但对于安平芳来说,一个没有让发言人想要提刀的方案,总还是有着无数的缺陷在里面的。

    心满意足的再次蹭了一顿晚饭,安平芳这才动身离开。

    许是这一天过得十分充实,再加上有了良好的休整时间,安平芳连回去卫诚那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会让人感到麻烦的事情了。

    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而已,她安平芳难道就真的会怕了不成。

    至于事先纠结过的那些什么真不真相、态不态度的问题,那就更是属于无稽之谈了。

    学学人家西游记里面的女妖精,能过过,不能过了,直接就杀掉吃肉。

    那态度,多痛快。

    再不济了,不是也还有着一位潘氏前辈的示例,能过过,不能过了,毒死。

    只不过,让安平芳没有想到的是,她都已经是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眉开眼笑的再次回去了,卫诚却竟是直接就甩给了她一张冷脸。

    长能耐了啊这是。

    没想到才一天的时间不见,卫诚就又点亮了新技能的安平芳,直觉得他莫名其妙,转身便准备回了自己那屋。

    虽然说,难度升级,会让游戏变得更加有意思起来,但安平芳她又不是什么受虐狂,没有要热脸去贴冷屁股的习惯。

    你不愿理搭理我?

    那正好,姐姐我就洗洗睡去。

    “你做什么去了?”

    就在安平芳快要关上房门的时候,还坐在客厅里的卫诚却是终于开口说话了。

    只不过这硬邦邦的语气,真是怎么听,怎么就像是想要跟人吵架似的。

    “我和朋友出去玩了,怎么了吗?”

    安平芳倒还是一样继续的笑脸相迎,毕竟,卫诚之所以会这么问,也是有着关心、担心她的意思在里面,不是吗?

    这简直就是里程碑式的进步啊!

    卫诚看了看表,已然是晚上的十点多,快要十一点的时间了。

    没办法,安平芳从易米那边出来之后,还要先回家放车,然后再在家里磨蹭了一小会儿,这才又换坐了地铁过来。

    要不是心里憋着一股不服输的信念,安平芳刚才回家之后,简直就已经是不想再出来了。

    “以后要是再要回来得这么晚,便提前和我说一声,你到底还是个女孩子,这个时间段在外面会不安全的。”

    安平芳长得不错,在卫诚看来,又实在是没什么心眼,完全就是一个被家里宠坏了的孩子。能够这般大大咧咧的住进一个陌生人的家里,保不准在外面就会被哪个人三两句的给忽悠了过去。

    “哦,好的。”

    安平芳原本想说,她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对不管哪里的情况都是熟门熟路。现在这个时间,对于她来说,实在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便是没有其它的情况,她一般和朋友吃个晚饭,再逛个街什么的,也都是差不多要这个时间了。

    但到底,安平芳也还是准备顺着卫诚的,反正不过就是嘴上说说的话,也不吃亏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