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屡试不利

    更新时间:2018-08-31 14:00:00本章字数:2184字

    许是因为那次欢乐谷之行玩得还算不错,安平芳与卫诚在之后相处的日子里,气氛倒也是越发的和谐了起来。

    怎么说呢,至少是能够和平共处、相安无事的,不过,也差不多就只是这个样子了。

    安平芳倒是有心想要跟卫诚更进一步,但卫诚那边就跟绝缘体一般,让她迟迟找不到一个好的突破口。

    再者说了,安平芳自己,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了一些。能够给彼此一个面子,日后水到渠成,才会比较适合。

    时近月底,这夏日的气候越发肆虐了起来,安平芳一边在后台查看着这个月目前显示的各项财务数据,一边将屋里的冷气又给调低了一度。

    可怜卫诚在这种天气里还要跑出去各地面试,那一身西装穿在身上,也不知道要悟出多少汗来。

    说曹操,曹操还真就回来了。

    听到钥匙插进了锁孔里的声音,安平芳又扫了一眼屏幕之后,就关掉了后台,把平板切换到了游戏的页面。

    “你回来啦。”伴随着游戏的背景音乐,安平芳抬头看了卫诚一眼,倒也不是有多狼狈的样子,随口问道:“今天面试的结果怎么样啊?”

    “和之前差不多。”

    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到桌上,卫诚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冰水,一口气就喝了半瓶下去。

    “你呢,还没有人打电话通知你去面试吗?”

    “唉?哦,还没有……”

    安平芳略是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她根本就没有投过简历出去,哪里会有人来找她面试嘛。

    卫诚解了两个扣子,干脆整个人都站到了空调的面前。

    “那你可该是要抓点紧了,下个月的房租很快就该交了。”

    “嗯,嗯……”

    安平芳含糊的应着,思考自己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不去上班这种事情,在眼下看来,似乎是不太现实的。

    不然的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卫诚来解释自己的收入问题。

    可要是说去上班的话,那她这段时间的假期不就是白请了吗?再者说,就她伪造的那些证件,其它公司里的人事也都不是瞎子啊。

    或者说,她可以去找思思这个人事主管帮帮忙?

    额……

    想想宋思思对自己嫌弃的样子,就算拿着自己的真简历过去找她,都不一定能成功,更何况还是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了。

    要说那家公司从头到尾都是思思自己就能够做主的话,可能性也许还能够是说高上一些的。

    唉?

    想着想着,安平芳这才惊讶的发现,虽然思思的公司不是思思做主,但是,她自己不就是有着一家公司在的嘛!

    我的地盘,我做主!

    想着想着,安平芳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收不住了。

    这可真是一个好办法啊,她简直就是一个天才。顺便还能够去堵堵易米的嘴,省得她明明就是天天在家办公,还要被人给说成了是不务正业的。

    “嗯,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去上班的。”

    卫诚纳闷的看着安平芳突然就高兴起来了的样子,真心觉得这丫头有时候还是挺神神叨叨的。

    “怎么了,这么有信心,是有什么好地方能够推荐的吗?”

    卫诚坐在了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因着近来屡试不利的情况,也由不得他不向安平芳不耻下问一番了。不管怎么说,安平芳到底还是比他要多上几年工作经验的,再加上又是本市人,说不定就能多给他提供一些思路出来。

    “嗯?哦,我是听前同事有说过一家公司在招人,不过还没有投简历过去,等回来我先去试试。”

    说起来,卫诚近来找工作的这件事情,似乎确实是不怎么顺利啊。哪怕见他也有进到了几家公司的复试阶段,但之后却也是再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了。

    要不然的话,就帮帮他?

    说起来,卫诚这个人的人品和性格也都还不错,学历也是拿得出手的,即便是有些,额……应届生的天真,但安平芳一直信奉这世上没有带不出来的下属。

    万一等到哪天,卫诚真的被磋磨成一个面霸了,安平芳反而觉得这样的人,即便是再招进公司里来,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还不如就是一张白纸,可以随意的用来涂抹。

    “我刚想到一事,先回去问问,你自己坐着啊。”

    心动不如行动,安平芳直接就是抱着自己的东西回了屋子里面。

    “薏米薏米薏米!”

    安平芳转手一条微信发过去,就等待着易米的回信了。

    “怎么了?”

    “我刚看到上周的数据,为什么环比会低了两个点,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易米的微信倒也回得很快,只可惜一看到易米的回复,安平芳首先想到的还是公司的问题。

    “这个月分公司那边正在进行人员筛选,辞退、新招,都有不少人,用工成本有所提高,大数据没有问题。”

    “遣散费给了多少?”

    看到易米发过来的数字,安平芳简直都是有了想要吐血的想法了。

    “这么多!你别告诉我,你是已经把分公司里的人,全都给我换了一个遍?”

    “没有,我只是临时性的把王刚的职位调动了一下,顺道给分公司那边换了一个新的人事经理过去。嗯,剩下的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不过,我也批了。”

    安平芳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回复道:“我知道王刚这人是有点问题,但是他在总部人事主管的这个职位上,也干了不短的时间了,以公司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还不想动他,你是把他给我调哪去了?”

    “我让他先去带着那个新来的培训了。”

    不等安平芳回复,易米的下一条信息就又跟着过来了。

    “这也算是变相给他升职了,我看他还是挺高兴的样子。”

    要是相信易米的这话,那安平芳就是个傻子。

    “你给他拨款了?”

    “我许诺会给他拨款的。”

    “等到了他离职以后,再拨下去?”

    安平芳难道还能够不清楚易米的那些小心思嘛。

    “你也别做得太过分了,那个培训的试讲视频我看过了,我觉得人小姑娘还不错,你这直接把王刚给扔了过去,别回来不等王刚离职,人小姑娘就先不干了。”

    “哪就有这么脆弱了,又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了。”

    “哦,说起这个,我还有个事要跟你说。”

    安平芳觉得,刚毕业的大学生,易米不想要的话,那她给他送过去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是不是就应该欢喜雀跃了?

    毕竟这两类人前期的教育成本都不一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