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规矩

    更新时间:2018-08-22 13:55:15本章字数:1568字

    “怎么,没听懂?”大奶奶神情疑惑。

    我木着脸,颤巍巍的看着大奶奶手里油亮的皮鞭子,“大奶奶,你得抽我八鞭子?”

    玩的……这么大么?

    “当然。”

    “那个,别人……”

    我喉咙抽搐,匪夷的,“您先控制下情绪哈~我是问啊,别的要入道的先生,青龙白虎玄武啥的,他们……也得挨鞭子?”

    可能么?

    “我说过,劫数不同,入门的规矩也就不同。”

    大奶奶‘啪’!的一声将手里的鞭子甩出个花儿,“你的规矩,就是破!”

    “……!!”

    一股子凉风擦着我脸颊而过,吓得我一个激灵,差点尿了!

    说起来也奇怪,这鞭子长的很,供奉牌位的屋子却很小,也就十多平,大奶奶这一鞭子甩出却没有碰到任何桌椅家具,似凭空炸裂,响声干脆,我真头回知道大奶奶还有这好鞭法呢!

    啥前练滴?

    “大奶奶……”

    好悬没哭喽,“这也太吓人了……得多疼啊……别人接仙儿也不这样啊……”

    我看过大奶奶给别人安排堂口,又唱又跳又摇铃的,可热闹了呢,还给绑绊马线……

    到我这儿程序是简化了,忒绝了嘿!

    “大奶奶,您这打,是意思意思还是动真格的啊……意思意思成,来真的话,我这小体格够呛呀……”

    “老仙儿当头座,我岂能弄虚作假。”

    大奶奶沉了口气,“祝精卫,如果你不想入门,磕头就可以出去了,要知道,能力是需要激发的,责任越大的,坎坷越多,不恒其德,或承其羞,明白吗!”

    我对着眼前的诛仙牌位和令旗,想说不学了,喉咙却没有发出声音……

    小屋里静悄悄的,那一刻,好像一生那么漫长——

    与无形中,这些牌位仿若都生出了眼睛,在嘲笑我,笑我此刻的懦弱。

    心头莫名就横生出许多的不甘,好似我性格中一直就带着的双面性,越怕,越要逼着自己面对。

    我攥了攥拳,低头看了眼六指儿的右手……

    “我学!!”

    我提着声儿,眼见大奶奶抬起鞭子,没出息的又抖了下,“等等!!”

    大奶奶有些不耐烦,“你又怎么了?”

    “这个……”

    我清了清嗓儿,下巴示意了下令旗前的油灯,“大奶奶啊,是不是我挨完了这八鞭子,那油灯肯定就会亮啊。”

    “看你造化。”

    “不保准儿啊!”

    我懵了下,“那您这不是拿我当礼拜天过嘛!”

    “不可造业!”

    大奶奶一声呵斥,“若是入门那么简单,人人都可入道渡人!祝精卫!你甭跟我油嘴滑舌的抖机灵,要是做不到虔诚认真,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滚回你哈市的家!”

    我咬了咬唇,被大奶奶戳到了痛处,脸上的玩味褪去,跪的脊背挺直的看向令旗排位,“可以开始了。”

    “好。”

    大奶奶没犹豫,皮鞭子‘啪嗒’落水,手上又递过一毛巾给我,“咬着!”

    “……”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盆水是用来蘸鞭子的,牙齿打颤的咬住毛巾,皮鞭沾凉水……大奶奶这是想要我命啊!

    内心戏没等怎么游走,下一秒,大奶奶就抬手将皮鞭从水盆里拔出,干脆利落的,水花下雨般‘歘’~的甩了我满脸,我不禁眯眼,余光中,只见夕阳里有一条长长的黑影带着嗖嗖凉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啪!!!’的一声,脆响烟花般在我的背后四炸而开!!

    “呃!!!”

    爆炸般的冲力顶的我嘴里的毛巾都‘噗’!的吐出,双手一撑直接趴地!

    我曾经听过数次邻居教育孩子时骂的一句‘信不信我抽你!’

    当你真正被抽时才会知道那有多酸爽!

    皮肉被鞭上的软铁生生掀起,一股热辣的疼沿着神经游走,简直要将四肢百骸燃烧殆尽……

    瞪大眼,泪水和毛巾几乎同时飙出,我除了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配音只剩呻吟,几秒后,抽搐的再也发不出任何一记音节。

    “咝~~”

    好半晌,我才嘶嘶着伸手摸向被抽打的右后肩,指腹处黏腻腻的,衣物已经被鞭子撕开,摸到的,是翻开的皮肉,以及肉里硬硬的骨头和腥热的鲜血……

    玩!真!的!!

    “疼吗?”

    大奶奶明知故问,:“精卫,还有七鞭子……行吗?”

    “……”

    我颤颤的,额头出了一层的细汗,看了看案桌上的令旗,屋里没风,它却在轻轻的摇晃,莫名的,我眼前开始发黑,斜眼看向大奶奶苦笑,“我撑得住……”

    四字刚出,我就昏了过去——

    行个屁啊!

    别说八鞭子了,一鞭子我都熬不过啊,皮鞭铁链加凉水,皮开肉绽太过瘾哪~

     大清……不是早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