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给他破破

    更新时间:2018-08-22 13:55:16本章字数:2185字

    “唉~”

    大奶奶摇摇头在店铺门前帮我整理校服衣领,早晚温差大,她怕我冻着,“精卫,去年啊,你受了一鞭子躺了一个月才好,要是再受七鞭子,你想让奶心疼死啊。”

    “奶奶……”

    我都想哭了,“那就先……再累计一鞭子成不。”

    时间咋过的这么快嘛!

    那鞭子给我的疼痛仿佛就在昨天……眨巴眼儿怎么就是去年的事儿了!

    去哈市念高中?

    我想都没想过啊!

    “傻话。”

    大奶奶摇头,“精卫,过两个月就要中考啦,这是大事儿,咱得好好考,回头去市里念高中也能给你家里省些钱,你算算账,做议价生,多花几万块,划得来么,再说,你不是喜欢和三叔在一起吗,回哈市了,也能时不时去看看他,叮嘱他少喝点酒。”

    “可……我做先生这茬儿怎么办?”

    “看信念。”

    大奶奶抬手摸了摸我的脸,这些年,我长高不少,在班里正经大个,一米七三,要坐最后一排,大奶奶用力的站直,也只能到我的下巴——

    “精卫,你本来就上学晚,当不当先生啊都得念书,要有文化,学习呢,你认真了,成绩就会好,当先生不一样,需要悟性,慧根,更重要的,是决心,你要是决心不够,意志力不足,鞭子抽到身上就会很疼很疼……即便你生挨过去了,接收令旗的油灯也未必亮,老仙儿不认你领堂子啊,到那时,你的苦……不就白吃了?”

    我张了张口,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无力反驳,没办法,只能先送着大奶奶去车站,回到学校,心思各种沉重,月考卷子也答得心不在焉。

    直到晚自习结束,我才合计出大奶奶那话哪不对,要是生挨鞭子油灯未必会亮,大奶奶之前还抽我那一下干嘛,直接说我诚意不够不就好了?

    矛盾不噻~

    回到家,我忙活大奶奶交代的事时还在琢磨,蹲身将香头插在剩下的米饭里,看着火光一闪一闪,“……游街窜巷的慢慢吃啊……别惹事儿知道吗……我大奶奶可不是吃素的……”

    也奇怪!

    以往的剩饭放到门外,流浪的猫狗就会跑来吃,唯独上了香的,猫狗都不会碰,鸟悄着离得好远。

    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小街道,我喝出口白气起身,“动物都知道邪事儿不好沾啊……当先生哪那么容易……”

    自言自语了一通我关上店门就上楼去做作业,路过供奉牌位的屋子时心里还在腹诽,看来香头也不准啊,今儿个被大奶奶这通话弄得我考试都没发挥好,献瑞香……

    瑞在哪了?

    ……

    ‘砰砰砰!’

    我猛一激灵从书桌上抬头,写写作业睡着了!

    ‘砰砰砰!砰砰!!’

    楼下店门还被拍的山响,不是做梦?!

    我看了眼时间起身,半夜十一点了,这个时间段谁能来啊。

    “谁啊!”

    没到门口,我跑到楼梯正中搭着扶手就朝着店门外喊,“店主出门了,全套纸扎活需要预定,烧大纸之前给送过去,看寿衣的话……”

    “我!!”

    门外传出焦急的女声,“精卫!是我!!!”

    “任心?”

    我愣了下就跑下楼开门,“你等等!”

    任心是我同桌,比我小一岁,也是我有记忆起就没嫌弃过我六指儿的发小,我最好的朋友。

    最重要的,是她极其崇拜我大奶奶,一直也想拜我大奶奶为师,我们俩之间没秘密,她知道我为了学看事儿挨过一鞭子后也想跟我一起挨鞭子,最后还是被大奶奶教育了一通才好。

    后来她说自己既然没当先生的慧根,那就去研究星座,一样的神秘有意思!

    拿今天举例,我考试前在家看香头,这姑娘是开考前捧着本书看星座运程,嘴里直念叨着什么运势四星半,大吉利,肯定能抄到,劲儿上来比我都神叨。

    “精卫!”

    门一开,任心就扑了进来,她个子比较小,圆滚滚的有些微胖,之所以和我一样坐最后一排完全就是学习差,常年稳坐班里后十名宝座,这也正常,她那点精神头都用在研究星座上了!

    “救命啊!”

    任心脸通红,一看就是跑来的,没给我说话的时间,拉着我手就要上楼,“快!仙婆奶奶呢!我找仙婆奶奶!!”

    “不说了嘛,我奶没在!”

    我扯下她的手有些无奈,“任心,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嘛啊,你爸妈又吵架了?”

    她父母感情不和街坊邻居都知道,主要原因是她爸不赚钱,就是一蹬三轮的车夫,她妈又是个钻钱眼里的悍妇,买斤土豆子块八角的都得算计,要想看她爸当天蹬车的生意好不好,听她妈嗓门就知道了,生意好,没声儿,生意差,能骂的一条街陪着她爹肝儿颤!

    “不是,我妈昨天回我姥家给姥爷过生日了……”

    任心急的眼睛都红了,“仙婆奶真没在家啊!”

    “我骗你干啥!”

    我应着,“她不经常出门给人看事儿嘛,忙着呢,你到底怎么了!”

    “我爸出事儿了!”

    任心说着说着就要哭,“我今晚回家他就不对,躺在床上一直自言自语,说什么疼,疼,谁打他……我问他也不说话,刚才,刚才直挺挺的就从炕上站起来了,闭着眼就往外面走,奔后山去了……”

    “啊?”

    我听着渗叨,“闭着眼的?梦游啊!”

    “不是!”

    任心摇头,眼睛睁大的看我,:“我怀疑,是被鬼缠了……”

    我打了个激颤,关键我家这地界儿不适合聊这些,店里围观的都是些水鲜鲜的童男童女小纸人,样板么,风吹过就簌簌的吱嘎摇曳,跟看热闹似得,谁不多合计!

    五星半夜的,大奶奶都说忌讳!

    “任心,我大奶说过,人吓人,可吓死人,你别……”

    “我没骗你!!”

    任心扯住我的手,“我爸发出那声儿都不对,像是我爷的!”

    “你爷?”

    我音儿都变了,“你爷不上个月刚没么!”

    能不能不这么刺激?!

    我就算有个半仙儿奶奶能巴巴几句也没亲身经历过啊!

    大奶奶老说,人有人路,鬼有鬼路,都各走各道的,先生这行之所以小众就是它没普及性,正常人谁没事儿会撞到那些东西,点儿得多背!

    “是,我没瞎说,我爷的坟茔地就在后山了!”

    任心说着就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扯着我手就要出门,“精卫,你大奶不是说你有慧根么,你还挨过一鞭子,正好,你陪着我去看看我爸,看他去坟茔地干什么,给他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