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什么动静?!

    更新时间:2018-08-22 13:55:16本章字数:2385字

    跑到光亮的地界我回头一看,任大民耷拉着脑瓜子还在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们,这回他走的倒是不快了,也不知道是忌讳路灯还是因为啥。

    不过他那脸旁能看出血渍呼啦的,应该是树杈子刮的,脚步是虚浮的,骑脖的女人还在,但灯下的影子却只有任大民自己的。

    我不敢耽搁,生怕在和任心跑慢了再被抓,小街僻静,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是既庆幸又不幸!

    庆幸的是我此刻这狼狈样儿没被人看到,不幸的是……

    咋没个活人出来给壮壮胆啊!

    跑回小店,我拉开店铺的门就听到里侧悬挂的铜铃叮叮叮~的响了几声,回手房门一关,我倚住就吐出口长气,死里逃生的赶脚啊。

    太刺激了!

    “精卫精卫,我爸往后街走了,他好像回家了……”

    任心进门后还趴着门缝往外看,我靠着门有些虚脱的摆手,“你要是不怕死就回家瞅瞅……你爸这事儿,我是真弄不了,我也不会破。”

    “我不敢回,我爸刚才那眼睛太吓人了,邪楞。”

    任心嘟囔的把眼从门缝移开,这回她倒是没生拉我在去她家,反正打死我都不带去的。

    闹呢!

    出去趟给我造什么样,损失惨重啊!

    拖鞋拖鞋丢了,秋衣秋裤破了,脚底板跑的还黢老黑,得亏没踩到啥玻璃碴子,后肩膀一抹,没血是没血了,还疼着呢!

    最关键的是我看到的东西啊,活十七年让我捡这么个大吓,恶心又惊悚!

    看了看任心,她也没比我好哪去,脸色白白苍苍,外套裤子也刮破了,不晓得是不是屋里灯光太亮的原因,她身上那三把火我现在倒是看不着了。

    缓了会儿我就上了楼,后怕感越发的明显,真不敢想如果任大民把我和任心肩膀的火抓灭了会怎么样,是不是俺俩现在已经挂了?

    “精卫,我就说我爸是被鬼缠了吧……”

     我直接去老仙儿的牌位屋里,虽然大奶奶说过,我们家脏东西进不来,可心还是砰砰的,上完香就贴着墙根坐着,老仙儿护佑,有安全感。

    任心浑身发抖的坐在我旁边,一直叨叨,“你还说我爸是梦游,梦游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我爷在我爸身上了……他被我爷缠了吧……”

    “哎呀,你悄悄的吧,我没说吗,那不是你爷。”

    我咧了咧嘴,这时候就别掰扯谁说的对不对了,她爷那刚才都被马杀鸡成啥样了!

    “不是我爷,那是谁?”

    任心嘴唇子颤着,“我在家听我爸发出的就是我爷的声音……”

    “你看不着么,一个女的,女鬼!我手电都照都出来了!”

    我开口就把见到的全说出来了,“……她骑在你爸的脖子,让你爸把你爷踩个半死!!”

    “我没看到谁在我爸脖子上啊……”

    任心不乐意的嘟囔,“再说,我爷已经死了……”

    “是!”

    我激恼的,“你爸把你那已经死了的爷又踩了个半死!听明白没!”

    “……”

    气氛莫名,任心看着我,眼睛红红的,似乎被我的话伤到,分分钟就要哭出来……

    “精卫,我不是啥都没看到么,刚才在山上我爸又太吓人,他抓我肩膀那下弄得我好冷,要不然我能跟着你跑吗,那是我爸!我担心不对吗?你是仙婆奶奶的孙女儿嘛,我想你肯定懂得多啊,你凶我干嘛啊,我是真没看到什么女鬼嘛……”

    我张了张嘴,心里也过意不去,知道自己有些口不择言,可刚才就是控制不住,尤其是她一直问问问的,我就闹得慌。

    怕,焦灼,恐惧,疑惑,费解……

    好多的情绪都堵在脑袋里,我迫切的需要别人来给我解惑,真的没啥耐心再去安抚别人什么。

    “任心,对不起啊。”

    我呼出口气,扯住她的手,“我就是太害怕了,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看到脏东西,原来,原来真的是有……有鬼的……还是个长那样的……我以为你也看到了……对不起啊。”

    “本来就有么。”

    任心吸着鼻子,眼泪落了下来,“你要学仙婆奶本事的人还不信这些啊。”

    “不是不信……”

    我抬眼看着案头上烧着的香,心绪终于平复了几分,“有些东西,你听别人说,或是看别人做,跟你自己看到和接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而你又说你没看到,我就闹不清,我怎么会看到呢,还看得那么清楚……”

    太闹眼睛了!

    “你看到很正常啊,我一直以为你能看到呢。”

    任心说着,:“那……我爸身上的女鬼长的啥样?”

    “吓人。”

    我简单形容了两下没说太多,蠕动的蛆太恶心,“鬼其实就……长得丑点,脸烂了些,不过……”

    顿了顿,我咝了口气,“我还是觉得挺刺激的。”

    “啥?”

    任心不懂,“那你到底害不害怕啊。”

    我说不出来,害怕,很怕,怕的我甚至发毛!

    但是甩开她爹那一下,我掌心又很热,血很沸腾,刹那间特有成就感!

    怕那女鬼抓我,又想她抓我,怕死在她手里,又很想会些东西去制服她……

    这种感觉,形容不出。

    回过神,我看着任心开口,“总之,你爸这事儿还是等我大奶奶回来在说吧,他今晚应该没大事儿。”

    任心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直觉。”

    我抬手给她擦了擦泪,“别哭了,刚才是我错,话说重了,不应该那么说你爷爷的,任爷爷以前还给我买过好吃的呢,我不尊重了。”

    “没事儿……”

    任心眼泪啪嚓的,“是我要跟你说对不起,都怪我,给你弄得跟逃难回来似得……幸亏你一下子把我爸的手从我肩膀扯下去了,都要冰死我了……”

     算她有良心,知道我那小爆发是为了她!

    姐们儿讲究着呢!

    “任心,那不是你爸,是你爸身上的女鬼要抓我俩的,我大奶说过,人有三把火,我怕那女鬼把你肩膀上的火拍灭了,你在出事儿……”

    任心点头,“精卫,谢谢你,回头,我让我妈给你买身新秋衣,不,让她给你买身新衣服……”

    “得了吧!”

    我笑了声,“你妈给你买双袜子都费牛劲的,还给我买,你想让咱这条街的人都知道我大半夜穿秋衣和你撞邪的事儿啊,算了,秋衣我好几身呢,再说,这玩意儿我不爱穿,就大奶奶总怕我冷逼着我穿的。”

    任心破涕为笑,“你还真了解我妈……精卫,还好有你……”

    “切,你考试都抄我的,没我行嘛!”

    我和她就这样,大奶奶说我们是前世的姐妹,这一世要续缘的,吵吵闹闹,关系越来越好,“行了,不哭了,还冷不冷了?”

    任心摇头,“不冷了,就是我爸身上咋会多个女……”

    ‘吱嘎——’!

    任心的话还没等说完,楼下就传出尖锐的声响,刺耳的,好像柜台被谁给生生挪动了。

    “精卫,什么动静……”

    音很大,激灵的我和任心同时站起,对看了一眼,我张了张嘴,“我锁门了啊。”

    任心惊悚的朝着门口看了看,“不会是我爸身上的女……脏东西进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