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人’

    更新时间:2018-08-22 13:55:16本章字数:2048字

    “啊?”

    我怔怔的缩回手,听着大奶奶平声继续,“仔细看,这些,就是大家嘴里的脏东西……”

    “他们……都是?”

    “嗯。”

    大奶点头,我没在多问,站在这熟悉却又陌生的街道上,茫茫然的看着同我擦肩而过的‘人’。

    很奇怪,那一刻,我并不害怕,天不明不暗,薄雾层层,他们的脸我看不得太清,但是穿着很好辨认,有颜色鲜鲜的,有时髦的,有古旧的,还有落魄的……

    走路的方式都不同,有嬉笑着从我身旁过的,有挎着篮子的,坐着马车过的,还有开着小汽车的!

    热闹的~

    小街道明明很窄,一眼看不到街头,也一眼看不到接尾,举目眺望,他们像是从白雾中走来,又走进了白雾中去了。

    ‘人’很多,但他们互相都不会碰撞,更不会碰到我,各做各的,也各顾各的。

    我真真成了个旁观者,看的清,又看不清……

    头顶大奶奶的声音有些唏嘘,“你看,是不是做什么的都有?”

    “大奶奶,他们在下面也要生活?”

    “当然。”

    大奶奶吐出口气,“清明啊,就算是他们赶大集的日子了。”

    我吞了吞口水,垂眼,地上有个衣衫褴楼的人居然爬着从我脚旁路过,仔细一瞧,他裤腿都是空的!

    想躲,大奶却示意我不用,“精卫,你记住,人怎么走的,到下面就是什么样子,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吓人的,你在上面看到的,都是他们故意拿出的恐怖那面,有的,是为了自我保护,有的,则是为引起生人注意,达成某种目的……”

    大奶奶说着,目送那爬着的从我腿旁渐行渐远,:“你看到的这个人,生前是个乞丐,被车撞死了,没人给送钱送衣服,所以在下面,也是惨兮兮的……”

    我嗓子紧的,扭头,看到了一个牵着牛的老太太,那牛金黄金黄的,浑身都是亮亮的金色纸,裁剪的,特别假!

    老太太穿着身深蓝色的罩衫斗篷牵着它走,脚下也飘飘荡荡的,晃到我旁边时她转过了脸,一双眼灰突突的,没黑眼仁!

    “哎呀!”

    我吓的一蹦,这个怎么看这么清楚!

    雾呢!

    来层薄马啊!

    “老李太太,你吓到我孙女啦。”

    大奶奶淡定的朝她开口,“你没在上面,是我下来了。”

    话一说完,老太太和牛瞬间就都正常了,她整个人也都变成了很和蔼的样子,普通的就像是田间地头牵牛的老人家一样。

    这么一看我还认识她,后街李芳她奶么,有挺严重的眼病,白内障后期都失明了,活着时都不咋出门。

    前年走的,后事还大奶给张罗办的。

    “哎呦,吓我一跳啊。”

    老李太太点头,手上摸了摸胸口,“妹子,你知道,我这人经不起吓啊。”

    “……”

    我脸颊抽搐,愣是没说出话,究竟是谁要吓一跳?!

    说话间,老李太太还看着我笑,“小精卫啊,好久没见啦,大姑娘了,变漂亮啦。”

    “……”

    我还是没挤出一个字,脖子都僵了,看着老李太太那笑的跟花儿似得脸暗想……咱还是别见了,您老就一路走好吧。

    “行了,不是一道人,就别客套啦,你该回回吧!”

    大奶挥了下手,老李太太点头就牵着牛走远了,快走到雾里时又回过头,仍是笑着的样儿,离得很远,她嘴吧只动了两下,声音就很清晰传来——

    “妹子,我的事儿谢谢你,这牛好的很,没让我吃到苦,对了,你帮我和儿子说一声,过年去看我时别放鞭炮了,那玩意太响,震得我耳朵都疼……”

    “嗯,我记下了!”

    大奶点头,老李太太牵着牛旋即就消失不见了。

    我半张着嘴看,记得,李芳说过,她过年和家人给她奶上坟,哪次放鞭炮响几声都会熄火断捻。

    她爸还以为是鞭炮受潮,合着,是她奶不乐意听啊!

    “精卫,别怕,是认识人,所以会看到我们的。”

    大奶小声的安慰我,“你看她刚才那样儿就是在自我保护,她也不想冲撞到人的,所以才会吓到你。”

    我木木的点头,四处打量,周遭依旧热闹,人来人往,“奶,他们在下面要待多久。”

    “活着有阳寿,走后就有阴寿。”

    大奶淡淡的开腔,“三年一大限,一般三年后就不会在上去了……今天带你来看的目的,就是要让你知道,芸芸众生,脏东西远不止你看到的一种,磨人的脏东西是集哀、伤、痛、苦、灾、怨、痴、恨、病、惨、祸种种为一身,有千面,有万化,能迷人眼,会祸人心,是会给生人带来厄运的不祥之物……

    但死者为大,人走后也很不易,要有一段长长的路要独自去走,我们做先生的,就是要明辨善恶,平衡阴阳……”

    我静静的听,哪怕耳旁嘈杂,大奶的话依旧真切入耳,“精卫,阳差不易做,凡身有慧根者,都会早早的被入门师父培养,尤其四灵,更会自小就被悉心栽培,多听多看,长大了,自然不会畏惧,天赋高的,甚至自带双眼阴阳,血可制煞,能左乾坤,但你小时身体不好,我就一直避免让你接触这些,到你度过双八劫难,这才敢让你入门。”

    “可……”

    我抬眼看向大奶,“老仙儿不是还说早了吗,接早了,我熬不过八鞭子的。”

    “鞭子是抽早了,老仙的意思,是等你真正的决心足以再将八鞭子一气喝成,也省的你遭二茬儿罪啊。”

    大奶奶低叹一声,“可我若不抽,你岂会知道轻重,不抽,你又要怎么接触阴阳,你命格在此,实属矛盾啊。”

    我没言语,终于懂得大奶这一鞭子的用意,她很清楚我挨不过,抽下来,只是为了让我知晓做先生的难度。

    不破,不立。

    “行了,看也看了,回吧。”

    大奶带我转身,我扭着头,望着这雾气中的街道,心里当真是一点恐惧感都没有的,无风无澜,这人这景儿,仿烟波浩渺,像极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油画。

    ……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