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观音真身

    更新时间:2018-08-22 13:55:16本章字数:2239字

    “傻丫头~”

    三叔摸着我头,他身上有股渗到血液里的酒气,淡淡的,混着熏香味儿,莫名好闻,“一天之计在于晨,大清早的苦什么脸,难看的,这可不是我精卫的性格啊!”

    我嘿嘿的笑,“三叔,今年怎么才来看我?”

    “忙啊!”

    三叔表情浮夸的,“你三叔后头的事主太多,我这都是强抽出空来的~忙啊,忒忙~”

    我笑着,压根儿不信!

    三叔太好喝酒,喝多了就看的不准,干过最不着调的事儿就是喝多了给事主写了张纸条,神秘兮兮的嘱咐人家要好生保管,下雪天再打开来看,给事主紧张的啊,好不容易等到下雪,打开一看,纸条上就四个字,‘今日下雪。’

    结果就不用说了,三叔没挨揍那是他跑的快,所以这名声才会不好。

    不过三叔自己却不在乎,谁要一提这事儿他还挺有理,我看的不准吗,下没下雪,你就说下没下!

    游戏人生的态度一上来,能把人活活气死。

    “老三,正好我要出门,你过来,我有些事儿和你交代交代!”

    没等和三叔说上两句,大奶就在门口喊了一声,太熟,寒暄直接略过,再加上三叔哪次来都是这样,突然袭击似得,我们都习惯了。

    “精卫啊,你赶紧去上学,要迟到了,有话放学回来再和你三叔唠!”

    我应了一声就见三叔朝我低了低头,音儿压得低低的,“酒还藏在老地方?”

    “床底。”

    我心有灵犀的给了他个小眼神,“三十年的陈酿,过年时事主送的,我偷藏了五瓶。”

    “没白疼你。”

    三叔乐了,拎着包朝着店里走,回头还朝我挥挥手,“赶紧去上学,回来三叔好辅导你写作业,回头考个秀才,三叔也跟着长脸!”

    “妥妥滴!”

    我笑着点头,心情算是被三叔的意外到访给平复了几分。

    一路措词的进了班级,没等走到座位,就看任心趴在桌面上哭,前座的向丽媛扭着身子,正在小声的安慰她。

    “怎么了?”

    我疾步上前,冲着任心背身询问,“任心,谁欺负你了。”

    任心没抬头,背身微微的起伏,小声呜咽,倒是向丽媛闻声瞟了我一眼,没开腔,似笑非笑的看热闹样儿。

    我懒得理她,班里人都知道我和向丽媛的关系差。

    她是副班长,个也挺高,去年秋季运动会时体育老师来选国旗手,在我和她之间选了我,理由也很简单,我比她漂亮。

    向丽媛不服,私下里就拿我发型说事儿,还说我头大,结果我俩就磕了一架,属于视线相对,都恨不得赏给对方一个眼白的关系!

    老实讲,一看这画面我就挺不爽的,生任心气,她明知我和向丽媛啥样,你不管遇到啥糟心事儿也不能让姐妹的对头安慰吧!

    想着,我还是耐着心,“任心,你到底怎么……”

    “走开!!”

    任心猛地推开了我,脸上满是泪痕,声音震得同学们全部看来,我一个趔趄,后腰撞到桌子,疼的我嘴巴一咧,“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

    任心擦了擦眼,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儿,“你大奶以为她是谁啊!玉皇大帝啊!我上学用她出钱了吗!我买星座书用她出钱了吗!她凭啥巴巴我的事儿!她算老几!!”

    “……我大奶?”

    我被同学们看的面子挂不住,后腰疼着,心里也真窝火,“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注意个屁!”

    任心眼红着,整个就是要跟我拉开架势开干的模样,“我就是太注意了才会被你大奶瞧不起!!”

    “我大奶什么时候瞧不起你了!”

    我梗着脖子和她对峙,气氛正僵持着,铃声响起,老师夹着书进来,:“你俩干嘛呢,祝精卫回位置坐好,准备上课。”

    向丽媛随即扔给我一个欠扁的笑意坐正身体,我真是咬牙生忍,回到座位就看向旁边的任心,低声道,“是大奶和你妈说什么了吗。”

    任心吸着鼻子不搭理我,扯过笔记本只给我写下一行字,‘我不想和你说话。’

    嘿,你大爷的!

    我当时就火了,来劲是吧,好,不说就不说!

    一上午我和任心都没话,她像是故意气我似得和向丽媛走的很近,俩人还一起去上厕所,我假装不在乎,心里清楚,定是昨晚大奶给谭美凤什么建议了,所以任心今儿个才会不正常,包括她那爱好,大奶肯定也和谭美凤提了。

    可我就不懂了,她跟我发哪门子疯?!

    星座这茬儿我不还没提么!

    心里有气,中午回家我都没怎么和久别重逢的三叔聊天,胡乱的吃了几口饭就回到学校。

    任心倒好,貌似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就和向丽媛建立了很深厚的友情,她还特意和向丽媛的同桌换了座位,坐到我前面,从我这角度正好能看到她和向丽媛靠在一起看星座书,俩人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低笑。

    我也没搭理任心,下午课结束,我起身收拾书本时就听到向丽媛和任心嘁嘁喳喳的聊什么拜神。

    “就在神秀山的正面,那些洞里不是有挺多人家送去不供奉的神像么,其中有一尊特别灵,给我二姨托过梦的,我二姨就去许愿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哥上回摸底考了全校第一,现在搁家自习,今年保不齐就得是咱们这的高考状元……”

    我听着向丽媛的话没言语,她表哥罗洛北在莫河算得上是大名鼎鼎了,人家学习本来就好,小学初中都是尖子,再加上人长得精神帅气又斯文懂礼,在镇上特受长辈喜爱,属于家长嘴里那著名的,‘别人家的孩子。’

    “哎,要不咱俩今晚别上晚自习了,我偷听二姨说了那神像的位置,咱俩也去拜拜………”

    向丽媛说的还挺起劲儿,蹿腾着任心就要去上山拜神,“我二姨说,那神像是有观音真身的,都能在梦里说话,咱俩就许愿考高中,保证灵。”

    “神秀山我只听过狐仙庙,什么时候都佛光普照了?”

    我慢悠悠的收着书,貌似自言自语,“《普门品》宣说,观音菩萨普随一切众生根性施行解救,而不独立一门,法力广大无边,又岂会窝缩与一尊被遗弃的神像之上,分明就是孤魂野鬼依附生势,得到多少,就得还回多少……”

    “祝精卫,你有劲没。”

    向丽媛就回头白了我一眼,“又没让你拜,怎么,不找黑仙婆看你不乐意啊。”

    没理她,我直接看向她旁边的任心,“任心,我不想和你吵架,我也不知道大奶究竟和你妈说过些什么,但我想告诉你,我奶都是为了你好,她是把你当成孙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