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黑夜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2745字

    “啊!救命啊!”

    这一夜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噩梦,当我被这个男人拖进假山后,原本剧烈挣扎的我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双原本带着希冀的眼睛瞬间变得空洞无神。

    “唔,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丞相府的假山后面,我衣衫凌乱,苦苦的哀求着此刻趴在我身上的男人。

    很久之后,压在我身上的重量消失了,我知道这场噩梦终于结束了。

    我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轻轻的推了下身旁的男人,见他毫无反应,我就拢了拢身上已经支离破碎的衣衫,抚着旁边的假山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身下那股撕裂的痛提醒着我,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根本不敢看地上昏睡过去的男人一眼,忍着剧痛就匆匆回到了自己住的小院。

    我叫陈静婉,是丞相府三小姐身旁的三等丫鬟,今晚上的事情,对我来说是一场浩劫,同时,也是我这辈子噩梦的开始。

    “阿静,三小姐的手炉你怎么还没送去啊?”我刚将身上的衣服脱去,原本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啊!”进来的人叫绿衣,我习惯叫她阿绿,是同我一起伺候三小姐的丫鬟,平日里,我跟她的关系算是最好了。

    “你,你怎么这个时候脱衣服啊!”绿衣一进门,就看见我裸露在外面的后背,连忙捂住了双眼,羞的直跺脚。

    “阿绿,我刚刚不小心弄脏了衣服,所以,想换完衣服再给小姐送过去。”我努力的调整呼吸,用最平常的声音回答她的话。

    “那你快点儿啊,我还得去厨房给三小姐拿点心,不然,就帮你去送了。”绿衣说完,便关上了门。

    等着屋外匆匆离开的脚步声,我扶着床柱子大大的呼出一口气,索性绿衣性子粗,倒是没有被她发现什么,低头看着身上斑驳的点点红痕,我眼中的清泪便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我的清白没有了,我接下去该怎么办!

    将脱下的脏衣服胡乱塞进床底下,又匆匆的捋了捋凌乱的头发后,我才拿起桌子上的手炉忍着剧痛往府中灯火通明的大厅赶去。

    对于丞相府来说,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因为皇上给府里的大小姐顾倾城赐了婚,对象还是当今的三皇子殿下,听说三皇子饱读诗书,是个温文尔雅之人,大小姐能够嫁给他,也算是有福气的。

    “阿静,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快把手炉给三小姐送去啊!”

    已经从厨房回来的绿衣手里捧着糕点,瞧着我发呆,连忙拉扯了一下我的衣袖,小声提醒我,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我已经站在大厅门口。

    大厅内热闹非凡,正中的位置摆了紫檀木的大宴桌,丞相顾锦怀与大夫人并肩而坐,从未收起的笑容可以证明,他们对于今天赐婚的事情到底有多欢喜。

    除了老爷和夫人之外,那一桌上坐的都是大历朝身份显贵之人,比如被皇上封为安宁王的大皇子拓跋青云,只见他一身月牙白绸缎锦袍,与他头上的白玉发簪交相辉映,那是一个清宁如莲的男子,听说,也是宫中最与人和善的皇子。

    除了大皇子外,今天宫中的四皇子也来了,不过,这四皇子的风评却也是几个皇子中最差的,脾气乖戾、喜怒无常不说,还风流成性,光那府里养的姬妾就不知有多少,不过,依着我刚瞧的那一眼,倒是没有发现四皇子的身影,莫非他已经走了?

    正当我有些疑惑时,一个娇气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静婉,傻呆那里看什么,还不赶紧把手炉给本小姐拿过来!”

    那是我伺候了两年的三小姐顾洛雁的声音,一眼望去,只见以顾倾城为首的相府女眷们,一起坐在大厅的南边。

    丞相一共生了三个儿子,五个女儿,虽然大小姐名唤倾城,可要说起容貌,三小姐才是最出众的,可惜,她只是府中的姨娘所出,想来,对于今天皇上给顾倾城的赐婚,她是极其嫉妒的。

    我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走到心情不佳的三小姐身旁,颤巍巍的将手炉递了过去:

    “怎么不是翡翠雕花那个?”三小姐瞧了一眼我手中的东西,十分不满道。

    一听这话,我的手边微微一抖,险些握不住将手里的东西,因为我突然想起来,前面在假山后面,我走的太过匆忙,竟忘记将三小姐的手炉拿回来了,若是被人发现了那东西,那我岂不是……

    想到这里,我脸色发白,浑身都开始发颤。

    “算了,洛雁,不过就是个手炉,拿错就拿错吧,瞧把这小丫头给吓的!”一旁的三姨娘开口替我解围:

    “我瞧这手炉的海棠花纹,也挺衬雁儿你今儿这烟云蝴蝶裙的。”

    听着自家母亲的话,顾洛雁嫌恶的瞪了我一眼,弩了弩嘴巴后,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要知道,府里的几位小姐中,虽然三小姐姿色绝丽,可脾气也是最不好的,我同绿衣伺候的这两年里,没少挨她的打和骂。

    我站了一会儿,心中一直放心不下那丢掉了的手炉,见三小姐好似生了我的气,根本不让我在旁伺候,我便轻轻的拉了拉旁边绿衣的衣角,以只有两个人的声音悄声道:

    “阿绿,我出去一下,你帮我看着点儿。”

    虽然我不太确定那个男人还在不在,可若不去试一试,不将那东西拿回来,恐怕我会一直惶惶不可终日,而且,若是被人发现我同男人苟合,哪怕我不是自愿了,可在这家规森严的王府,也会落得个乱棍打死的下场。

    “阿静,你这是怎么了?”绿衣听着我的话,脸上有些不解:

    “是不是因为刚刚三小姐的话啊,你别放在心上了,她就是……”绿衣以为我还在纠结三小姐的话,便开始出声安慰我。

    “阿绿……”我轻轻打断了她的话:

    “不是因为三小姐,我就是觉得心口有些闷,想出去透透气罢了。”

    绿衣瞧我脸色果真不是很好看,便往三小姐那处偷偷看了一眼后,才对我说:

    “那你去吧,别太久了。”

    “恩!”

    有绿衣帮我照看着,我连忙就往大厅门口走去,可才要跨出门槛,却见一个黑沉着脸,面容十分严肃的男人带着一群侍卫气势汹汹的闯进了进来,使得原喜庆一片的大厅瞬间慌乱起来。

    “赵侍卫,你这是干什么?”原本把酒言欢的顾锦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色不悦道。

    “顾丞相,四皇子被人在酒水中下了药!”被唤作赵侍卫的男人听着顾锦怀的话,直接冷着声音大声喝道。

    “什么!”丞相的脸色直接从不悦变成了震惊,甚至脸上还流露出一丝紧张。

    要知道,这天朝皇子在自己的府中出事,哪怕查出真相不是自己所为,恐怕牵连之罪也不可避免的,顾锦怀能不紧张吗?

    “如今,四弟在哪里?”大皇子拓跋青云脸色凝重道。

    “回大皇子的话,属下已经将主子移去相府的别院休息了。”

    “快带本王去看看!”

    大厅中的一群人浩浩荡荡朝别院去了,原本热闹的客厅顿时也清冷了不少,我原本想趁乱跟着那些人出去,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住了:

    “赵侍卫交代,闲杂人等,一概不许出去!”

    听着那侍卫的话,我的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只一心祈求,四皇子没事,赶紧将我们放出去,可接下去两个丫鬟的话,却如一个惊雷,劈的我差点儿昏厥过去。

    “四皇子被人下的是春药,就在刚刚把咱府里一个丫鬟的清白身子给要了!”

    “我还听说,药就是那个丫鬟下的!”

    “啧啧,哪个院子里的丫鬟啊,为了荣华富贵,这种掉脑袋的事情也敢做!”

    身旁丫鬟的话继续着,可我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一句,我感觉自己恍若置身于冰冷的寒窖中,浑身颤抖不说,就连牙齿都在打架了。

    四皇子,假山后面的那个男人怎么会是他?

    在我思绪游离间,突然门口涌进一群府中家丁,王管家站在中间,冷眼瞧了我们这些下人一眼:

    “今儿晚上去过后院假山的丫鬟通通都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