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顾文安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2719字

    “静婉,怎么才几日不见,竟同我如此生分了?”

    大少爷顾文安生的温文儒雅,许是受了他生母白霜的影响,酷爱穿白色的衣裳,便总给人一种清风傲骨的谪仙感觉。

    不仅如此,在待人接物方面,大少爷也是十分的斯文有礼,自然的,在相府里,他的人缘也是最好的,上至五六十的嬷嬷,下至十几岁的丫头,都欢喜来他的梧桐苑伺候。

    大少爷见我低眉垂头,一副小心害怕的样子,略显不悦的声音缓缓响起:

    “不是早就跟你说了,没人的时候便不用向我行礼了。”

    “回大少爷的话,静婉不敢!”

    我听着大少爷的话,其实内心是喜悦的,可到底主仆有别,哪怕他已经说了很多次,我依旧不敢有一丝的逾越。

    “哎,真是个倔强的丫头!”大少爷听着我的话,叹了口气后,便走到我的旁边,伸手推开了房门。

    “进来吧!”

    “是。”

    或许是贪恋同他的单独相处,虽然,我的心里已经告诉自己不应该进去,可我的双脚,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步子进了书房。

    一进屋,一股淡淡的墨香味扑鼻而来,想必是大少爷前面又在泼墨挥毫了。

    相府的所有人都知道,大少爷顾文安最喜古玩字画,在他的书房内收藏着从古至今数不胜数的名家画作,他的才情完全不逊于三皇子。

    可惜,大少爷的生母戏子出生,因为上不得台面,哪怕他是长子,哪怕他再有才华,却依旧得不到相爷的器重,平日里,也只让他管理外面庄子的一些杂事。

    “上次离开前问你的事情,你可有答案了?”大少爷在我的面前站定,脸色认真的问道。

    “……”

    听着他的话,我微微一愣,脑海中闪现出顾文安离开前问我的话:

    “静婉,等我回来,我便同母亲说,纳你为妾,好不好?”

    呵呵,好不好?自然是好的!

    我对大少爷的情早在一年前他救下我的时候便已经种下了,善良、儒雅、才情……他的一切都吸引着我,当他说想纳我为妾的那一刻,我雀跃的简直不能自己,可那个时候,因为太过突然,我没有答应。

    我在书桌前站定,贪婪的看着这个盼了好几日,念了好几天的男人。

    就在今天白天,我还在想,等大少爷回来,我就告诉他,我脸上的秘密,我还告诉他,我愿意,哪怕无名无分我也愿意跟着他。

    可现在,我不能了,也不配了!

    因为,我的清白没有了,我不再是个完整的女人,这么一个清雅的人,我不允许陪他身边的是一个肮脏不堪的女人!

    “静婉?”大少爷见我不说话,于是,又轻轻的叫了我一遍。

    “大少爷……”

    我颤抖着唇瓣,藏在袖子中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细细的指尖嵌入肉中,鲜红的血液顺着掌心的纹理,慢慢染开。

    可我没有任何的感觉,因为即将说出口的话,会比指尖更锋利,每一个字都会像一把泛着冷意的匕首,直直的插入我的心脏。

    “大少爷,静婉出生卑微,又无德无才,不敢高攀,请您另寻她人吧!”

    天知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千疮百孔的心有多疼。

    顾文安听着我的话,脸上的浅浅笑意渐渐消失,一双手捏住我削瘦的肩膀,力道大的让我有些发疼: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靠的我很近,我甚至能够闻到这个男人身上清雅的兰香,而从他掌心传来的温热更是透过我的皮肤浸入四肢百骸,有一瞬间,我竟有些留恋和迷失。

    可当我想要获得他更多的暖意时,突然脑海中再次出现假山后的那暴虐一幕,惊的我连忙将他的大手从我肩上拂去:

    “大少爷,男女授受不亲,请您自重!”我微微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发白。

    “你……”大少爷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一日,我同你说的时候,我分明看得出来,你是愿意的,可这才过来几日,为何你的态度就变了呢?”

    顾文安受伤的表情让我有一瞬间的冲动,我想将今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可是,话到了嘴边,我还是咽了下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让我告诉他,我被强暴了,那个人还是当今的四皇子!

    不,我说不出口!

    哪怕不能跟他在一起,我也不想在他心中留下任何的污点!

    这或许是我的一个小小私心,我想要在顾文安的心中,我是干净完璧的。

    所以,最终,我选择了隐瞒!

    “大少爷,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静婉很好,您若没有别的事情,奴婢就先告退了。”我极力的克制着内心的崩溃,不敢让我的声音泄露一丝的异样:

    “等等!”

    大少爷说完这话,又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当我实在有些忍不住想要再次开口时,他走到了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锦盒放在了我的面前。

    “前几日我去了南方的庄子,瞧着那里有上好的龙井,我便带了一些回来,这一包是给你的,带回去让你母亲品品吧。”

    听着大少爷的话,原本我那一颗苦涩难耐心脏瞬间又泛起一抹感动,我只是在他的面前提过一次母亲爱饮茶,结果,他却记住了。

    可若是以前我或许会收,可现在,连清白都没有的人,如何还能收他东西,即使收了,我也怕这辈子都还不起。

    “难为大少爷还记得奴婢母亲的喜好,不过,这茶叶太贵重了,奴婢恐怕不能拿。”

    大少爷听着我的话,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第一次,这个男人在我的面前恼怒了。

    可惜,性子向来温和的人,哪怕是生气,也做不出什么出格事情,只见他一把拿起锦盒,负气走到我的面前,动作有些粗鲁的将东西塞进我手里,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声而不悦:

    “让你拿着就拿着!”

    “奴婢替母亲谢过大少爷!”

    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我的鼻尖竟涌起一阵酸涩,这是我活了十五年,第一个不是因为我的容貌,却真心对我好的男人,可惜上天弄人,却让我无法与他一起。

    当我走到门口,双手刚要打开书房门时,身后大少爷的声音再次传来:

    “三妹会嫁给四皇子,到时候等她一出嫁,我就把你从幽兰院要过来。”

    他的话让我身体一抖,刚想要转身婉拒,却听到这个男人不容拒绝的话:

    “陈静婉,不管你愿不愿意,身为一个丫鬟,你只能听从的份儿!”

    从大少爷的院子出来,我的心就乱糟糟的,却也因为他强硬的话而升起一丝小希望,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如当头的一盆冷水,彻底将我那一丝燃起的火苗浇灭了。

    “阿静,你可终于回来啦!”刚回到幽兰院,绿衣就拉着我的手带我往三小姐的屋子去。

    “阿绿,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三小姐叫我们好一会儿了,你若是再不来,我就要去大少爷院子找你了。”

    一听绿衣的话,我的右眼微微一跳,心中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我同绿衣刚进屋子里,三小姐顾洛雁便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放了下来,因为力道过大,有些茶水直接飞溅开来。

    “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啊,竟让本小姐等你们这么久!”

    “请小姐恕罪!”我同绿衣连忙跪下。

    “行了,雁儿,念她们初犯,这次就算了!”一旁的三夫人同三小姐使了个眼色,原本脸色难看的顾洛雁便稍稍收敛了一下脾气。

    “静婉、绿衣,相爷已经为三小姐选了一门极好的亲事,恐怕过几日就要出嫁了。”三夫人柔柔的声音传入我们的耳中:

    “本夫人念你们俩平日里手脚勤快,打算破格替你们上来,做三小姐的贴身丫鬟,直接陪着小姐一起出嫁!”

    一起出嫁?所以,三夫人打算是让我和绿衣做三小姐的陪嫁丫鬟吗?

    一想到我不能再在相府呆着,而且,下半辈子都要在四王爷府府度过,我的眼前就一片发黑,接着身体一歪,便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