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出嫁了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2855字

    第二天的傍晚我才昏沉沉醒来,可才稍一动,便觉得浑身乏力,难受的紧。

    告了假一直在我床边守着的绿衣见我睁眼,高兴道:

    “阿静,你可算是醒了!”

    “阿绿,我这是怎么了?”一说话,我竟发现连嗓子都是哑的。

    “昨晚上你昏倒后,便起了高烧,大夫说你劳心思虑,损伤了精神。”绿衣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圆桌前,将用热水一直温着的汤药端了过来:

    “如今烧退了,就把药喝了吧!”

    看着白瓷碗中黑乎乎的药汁,我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接了过去,捏着鼻子仰头将它饮下,喝完如黄连般的苦药,我紧紧捂着嘴巴,强忍下心头涌起的作呕感觉。

    “快吃些蜜饯压压苦味!”绿衣忙从袖口中掏出一块揉作一团的帕子,摊开一看,里面竟放着几颗金丝蜜枣。

    我心下有些感动,这种主子才吃的金贵东西,我们做下人的平日里是吃不到的,若得了,也是偷偷藏起来自己吃,哪里舍得分给别人啊。

    拿起一颗蜜枣放入口中,一直到甜味压下了那酸苦味儿,才感激道:

    “绿衣,谢谢你啊!”

    “咱们是好姐妹,你同我客气什么!”

    绿衣笑着说完,似又想起了什么,连忙跑到门口瞧了瞧,见四下无人,这才走到我床边,刻意压低了声音,语气中透着一抹神秘:

    “阿静,你知道三小姐要嫁的人是谁吗?”

    我微微一愣,有些心虚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

    “是四皇子啊!”

    眼前阿绿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显得有些夸张,或许不仅是她,恐怕整个相府的人在知道后,都会惊讶吧。

    “你是不知道啊,今儿白天的时候,宫里来人了,是特地来给三小姐和四皇子赐婚的,连日子都定了,就在半个月后!”

    绿衣爱凑热闹,尤其对于府里各院子发生的事情感兴趣,这边她说的起劲,我就也不打扰她:

    “照理说,大小姐先赐的婚,而且,又是嫡长姐,论出嫁,怎么轮也轮不到三小姐先啊,况且,四皇子才刚收了相府的一个丫鬟,怎么又把三小姐也给嫁过去了呢?”绿衣偏着脑袋,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这其中的原委恐怕我倒是比绿衣清楚,不过,我并不打算让这个单纯的丫头知晓,便说道:

    “官家的事情,岂是我们这些小丫头能够猜得透的,只要我们本本分分做事情,就好了。”

    “嗯,这倒也是!”绿衣听着我的话点了点头,接着,又担忧的问我:

    “阿静,三夫人让我们做三小姐的陪嫁丫鬟,那你同大少爷的事情怎么办?”

    绿衣的话,让我不免惊诧,原来我同大少爷的关系,竟已表现的如此明显,就连旁人都看的一清二楚了,一时,心脏狠狠一抽,紧拽着被子的手青筋微露:

    “阿绿,休得胡说,我是奴,大少爷是主,我跟他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是……”绿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我以身体不适要休息为由阻止了。

    因为三小姐婚期将至,接下去的几天,我过的分外忙碌,而大少爷则又被老爷派出去替两位即将出嫁的小姐采买东西,就这样,一直到三小姐出嫁的那一天,我都没有再见到他一面。

    十二月初八,是个宜娶宜嫁的好日子,在锣鼓喧天中,三小姐终于出嫁了,而我同绿衣,也一起进了那廊腰缦回,处处透着心机的王府深院。

    夜,渐渐暗下。

    红烛闪烁的新房被布置的十分隆重与奢华,三小姐顾洛雁身穿精美的红色嫁衣端坐在床边,一顶鸳鸯戏水的红盖头将她的脸儿全部遮住了,我和绿衣作为陪嫁丫鬟,此刻小心谨慎的站在床的两边。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那个本该出现在新房门口的新郎官却迟迟不来,渐渐的,静坐的三小姐有些沉不住气了。

    “菊香、梅欢,你们俩去外面瞧瞧,王爷什么时候过来。”三小姐闷闷的声音从盖头里面传了出来。

    “是,小姐!”

    菊香和梅欢是除了我同绿衣之外三小姐的另外两个陪嫁丫鬟,也是从三等丫头里面挑出来的,瞧着我们四人平平无奇的相貌,我猜想,大约是三夫人怕陪嫁丫鬟太艳丽,从而夺了她女儿的光彩,这才找了我们四个。

    “小姐不好了,四皇子他……他……”

    以前做的都是些粗使活计的菊香,从未受过嬷嬷的调教,自然做事情方面十分的不稳重,就如此刻,得了点儿消息的她大喊着跑进新房,整个人还差点儿被门口的坎儿给绊倒。

    三小姐听着她那上不得台面的叫唤声,气的直接抬脚狠狠踹了旁边椅子一脚,原本安静的屋子,瞬间发出巨大响声,吓了所有人一跳:

    “作死的贱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若再说本小姐一个不好,我便让人直接将你拖出去乱棍打死。”

    “不要啊,菊香知错了,求三小姐饶命!”听着小姐的话,菊香连忙整个身体都趴在了地上,额头磕着地面大喊知错了。

    “梅欢,你来说!”

    “回小姐的话,刚刚府里的丫鬟来传信儿,说四皇子他……”后头进来的梅欢同样脸色并不是太好,说话也有些支支吾吾。

    “四皇子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盖头里的声音又急又恼。

    “说四皇子今夜留宿青竹院,不过来这边了。”

    “什么!”梅欢的话音一落,三小姐就尖着嗓子将头上的红盖头给扯了下来,一把扔在地上。

    “小姐,万万不可啊!”我同绿衣惊呼道。

    自古新娘的红盖头可都是要新郎用喜秤挑开的,如今小姐自己掀开,那可是不吉利的啊。

    “新郎官都不来了,我还盖着它作甚!”三小姐狠狠瞪了我们一眼,怒气冲冲道。

    哎,这新婚之夜新郎夜宿宠妾的院子,若是传出去,别说是三小姐了,就连相府都得跟着丢脸,不仅如此,一个得不到四皇子宠爱的女人,在这深闺后院,那是没有任何地位的。

    我站在旁边,想着以后三小姐在这王府中的日子,心中不免升起一丝同情,正想着是否该安慰三小姐时,她却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陈静婉!”走神的我,吓了一跳:

    “去青竹院把四皇子请回来,本小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若是他今晚上不来,那你也别回来了。”

    “小姐!”

    我被顾洛雁的话吓的浑身一抖,仓皇无措的站在那里,一旁的梅欢和菊香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

    此时,担忧我的绿衣大胆上前,道:

    “小姐,阿静也是刚来这王府,根本不认识路,您就别让她去了。”

    “她不去,难道你去吗?”三小姐说完,又似想起了什么,冷笑道:

    “我倒是忘记了,你们素来姐妹情深,那不然,你替陈静婉去?”

    “小姐,我去!我去叫王爷!”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不想连累绿衣,最终,一个人默默的出了主院。

    冬日的月光似银霜般洒在王府的每一个角落,我搓着手向值夜的侍卫打听了青竹院的位置后,便拉着长长的影子,往西北方向走去。

    一想到那个冰冷的可怕男人,我的脚步就越来越慢,一刻钟后,我还是站在了青竹院的门口。

    告知了自己的身份后,院门口的丫鬟有些嘲讽的看了我一眼,这才进去通传,很快她就回来了:

    “王爷让你进去!”

    我站在青竹院的卧室门口,稍微犹豫了下,便推门而入。

    里面的炭火烧的旺旺的,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旖旎气息。

    正中间的大床上,帷幔低垂,隐约可以看见里面一男一女还在互相纠缠。

    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我,顿时脸颊涨的通红,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颤抖道:

    “奴婢拜见王爷。”

    因为我不合时宜的声音,让原本嬉打的两人停下了动作,垂下的帷幔被掀开,拓跋傲风裸露着精壮胸膛,下身只着一件宽松长裤,烛光下,他就像一只随时都会朝你扑来的猎豹。

    “你就是侧妃的陪嫁丫鬟?”男人从床上下来,声音冷漠无情。

    “回王爷的话,是的。”我低着头轻声道。

    “很好!”

    拓跋傲风犀利如寒冰的双眸一眯,在我还未反应过来,大手便抓着我的衣裳将我整个人往大床上拖:

    “顾锦怀敢逼迫本王娶他女儿,如今便要让他知道,本王就是宠幸了陪嫁丫鬟,都不会碰他女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