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你来上夜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2853字

    “不要!王爷,求求您,饶过奴婢吧。”我被他拽着走,心中又惊又慌,一边挣扎,一边求饶。

    可是,拓跋傲风的力道十分大,在他的面前,我就像一只毫无力气的乳猫,哪怕我使了全力,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般不轻不重。

    眼看着就要被他拖上那张大床,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那一夜的场景,他也是这么蛮横粗鲁的将我拖到了假山后面,接着,撕碎我的衣衫,彻底的欺凌了我。

    不!不要!

    彻底陷入恐惧的我,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看着那只青筋粗暴的手臂,我想也不想就张嘴咬了下去。

    “啊!”拓跋傲风吃痛,立马松开了拽着我的衣服。

    而原本站在床边,被帷幔挡住了脸的女人神色也是一变,掀开帘子便匆匆跑了出来:

    “王爷,您没事吧!”

    听着女人娇软而担忧的声音,我微微一惊。

    清秋!她怎么会在这里!

    三夫人不是说了,要让她顶替那个下药的人吗?怎么如今,竟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况且,若是拓跋傲风相信假山后的那人是清秋,那三小姐为什么还嫁了过来?

    脑海中闪过一道光明,我瞬间明白了,拓跋傲风娶顾洛雁恐怕是迫于皇威,所以,新婚之夜咽不下这口气的男人来了清秋这里也就说的通了。

    “呀!王爷,你流血了!”清秋的一声惊呼将我从思绪中拉了过来。

    看着自己手臂上泛着血丝的几个牙印,拓跋傲风脸色铁青,扬手就狠狠的给了我一记耳光:

    “贱婢,竟敢咬本王!”

    我被这个男人打的耳朵嗡嗡响,本就如杨柳般摇摇晃晃的身体直接栽倒在地上,口中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慢慢弥漫开。

    可我这时早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痛,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双膝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声音颤抖的简直不是自己:

    “王爷恕罪!”

    说完,我便慌张的朝着面前男人重重磕了个响头,这才鼓起勇气将后面那句话说了出来:

    “奴婢是侧王妃的丫鬟,不是王爷的通房丫头!”

    “侧王妃的丫鬟又如何!”

    拓跋傲风听着我的话,冷笑一声,那声音传入耳中,只觉得刺耳冰冷,甚至带着一种入侵的兽性,让跪在地上的我脸色一白。

    “只要是本王想要的女人,哪怕是那顾洛雁的亲妹妹,她也得乖乖给本王送过来!”

    眼前男人的话就像一个银针,狠狠地扎在了我的心头,连呼吸都疼!

    是啊,我已经随着三小姐进了王府,那便是这王府中的人了,只要面前这个男人一句话,哪怕我不愿意,也得乖乖顺从,这便是身为丫鬟的命运。

    “我说静婉,王爷能够宠幸你,那就是你的福气!你可千万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一直不说话看好戏的清秋突然开口道。

    只见她伸出涂着鲜红豆蔻的双手,慢慢攀上男人健壮的臂膀,娇软无骨的身体依附在男人身上,红唇轻启,娇媚道:

    “要知道,在这王府后院,王爷就是我们女人头顶上的天,有多少女人每天擦脂涂粉,想要能够得到王爷的垂怜,如今你只要伺候的王爷高兴了,明天你就能同我平起平坐了,便再也不用看那三小姐的脸色了。”

    我不知道清秋为什么要撺掇我成为王爷身边的女人,或许是为了给她自己找帮手,又或许是为了让三小姐身边失去个亲信,可是,她说的这一切对于我而言,根本毫无作用。

    荣华富贵,人前风光那是她想要的,却不是我期盼的,我宁愿忍受三小姐的责备和谩骂,我也不想让自己陷入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可怕境地。

    “不!我不要!”我缓缓抬头,语气坚定道:

    “静婉从未想过要得到王爷的垂怜,如今不想,以后也绝不会想。”

    说完,我将目光转向拓跋傲风:

    “王爷,今晚是您同侧王妃的洞房花烛夜,奴婢请您移步听水阁,侧王妃已经在等您了。”

    我的话说完,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清秋许是没有料到我竟会拒绝,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我,而身旁的拓跋傲风,则面色难看的盯着我。

    好一会儿之后,清秋冷漠而愤怒道:

    “不识抬举的贱婢,你凭什么让王爷移步听水阁?”说完,又好似恍然大悟,阴阳怪气道:

    “哎呦!瞧我这记性,忘记了相爷如今可是皇上身边的得意人儿啊,能逼迫王爷娶他女儿,自然也能让丫鬟命令王爷去宠幸他女儿啦!”

    一听她这话,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想起前面拓跋傲风的话,若相爷真是逼他娶了三小姐,那此刻,这个女人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那对三小姐的处境就更加不利了。

    于是,我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连忙结结巴巴道:

    “不是的,奴婢……奴婢只是看三小姐可怜,所以才……”

    “闭嘴!”拓跋傲风根本不听我的解释,直接愤怒道:

    “她有何可怜之处,既然逼着本王娶她,那就应该料想到今日的结局!”

    说完,便阴冷的看着我,一双凌厉的眼眸迸射出骇人的光亮,带着愤怒、带着厌恶,还有一丝的狠辣。

    “回去告诉顾洛雁,要想本王去她院子,那就亲自王爬着过来求本王!”

    “王爷……”我还想说什么,却听到这个男人从口中蹦出一个字:

    “滚!”

    我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如此冷漠绝情,想起顾洛雁那高傲的性子,怎么可能跪着求他。

    看样子今晚上拓跋傲风是不会过去了,我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低垂着头往门口走去,见我这颓败的样子,向来心眼狭隘的清秋,眼中的算计一闪而过。

    只见这个女人附在拓跋傲风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就看到这个男人点了点头。

    清秋的脸上立马露出得逞之意,接着便扬声命令道:

    “站住!”

    我身体一抖,缓缓的转过身,只听那女人缓缓道:

    “今晚上青竹院很多人都去听水阁帮忙了,我这院子正好缺个上夜的人,既然你来了,那就留下吧。”

    “啊?”

    我知道我前面拒绝的话是把清秋给得罪了,如今她是故意要整我的,毕竟,这王爷来了青竹院,怎么可能还会缺一个上夜的。

    “王爷,奴婢是听水阁的丫鬟啊,不适合……”我焦急的话还没说完,拓跋傲风十分不耐烦道:

    “你若是不想,本王就让你的主子来替你上夜!”

    “王爷!”

    我惊呼一声,让三小姐来这里给自己男人和小妾守夜,那她以后还怎么在王府立足,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为了保全三小姐的颜面,最终我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吹灭了房中的烛火,整个房间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声,接着,女子和男人娇喘的声音在这个房间内荡漾开来。

    周遭的环境越是黑暗,耳朵便越是灵敏,我缩在离床最远的角落里,双手紧紧捂着耳朵,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听,不要听!

    那一夜,床上的两人翻云覆雨整整一夜,到最后清秋的嗓子都喊哑了,床的吱嘎声才渐渐停止。

    我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脑海中那一根紧绷着的弦也松散了下来,渐渐的,强撑了一夜的我,意识开始迷糊起来……

    我是被一阵嗤笑声惊醒的,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竟发现拓跋傲风就这么站在我的面前,他打量着我的脸,满脸的嫌恶:

    “天黑倒是没瞧清楚,如今才发现你竟然生的如此丑陋,亏的本王昨晚没让你伺候!”

    听着他的话,我的眼神微动,随即意识到自己此刻竟还呆呆的缩在角落里,于是,连忙站起身来向他跪拜。

    许是在墙角蹲了一晚上,如今又起的太过快,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向前扑了过去。

    “啊!”

    我吓的惊呼,原本以为会同冰冷的地面相碰,却跌入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拓跋傲风刚起床,只着了一件单薄锦衣,当我的脸颊贴上他的滚烫胸膛,只觉“轰”的一声,我的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滚开!本王妃现在就要见王爷!”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三小姐的声音,只听“哐当”一声响,原本关着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顾洛雁一跨进门槛,就看到了我靠在拓跋傲风怀中的场景,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下贱胚子!难怪昨晚一夜未归,竟是背着本王妃到这里来勾引王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