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老死在王府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3677字

     “大哥?”顾洛雁听着门口绿衣的话,一双眼睛直直的瞪向我,语气依旧不好:

    “他找这个贱人做什么?”

    “回王妃的话,奴婢不知。”绿衣站在一旁,神色紧张的摇了摇头。

    “不是你个小蹄子把人给叫来的吧?”顾洛雁盯着绿衣看了好一会儿,突然问道。

    “王妃明鉴!”绿衣听着顾洛雁的话,身体一抖,便连忙跪了下来:

    “相府同王府可是隔了好几条街的,奴婢就是有分身乏术,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人叫来啊~”

    “本王妃随便问问,你紧张什么?”顾洛雁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对梅欢命令道:

    “把这拶子收起来吧!”

    就在她转身要往门口去时,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便又折了回来。

    “小蹄子,这次就先饶了你这条贱命,若是下次再让本王妃看到你勾引王爷,定打的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顾洛雁站在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语气冰冷中带着警告。

    “奴婢知道了,谢……谢王妃饶恕!”肿胀的双颊让我说话时口齿不清。

    顾洛雁听着我乖顺的话,厌恶的瞧了我一眼后,这才满意的走到了门口:

    “如今大少爷在哪里?”顾洛雁朝绿衣问道。

    “回小姐的话,大少爷正在前面偏厅等着。”

    “梅欢、菊香,走,随本王妃去见大少爷!”三小姐说完,便领着两个丫鬟走了。

    等顾洛雁出了房门之后,原本紧绷着神经的绿衣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这才连忙跑到我的面前:

    “阿静,你怎么样?”

    看着我遍体鳞伤的样子,眼前的女孩瞬间红了眼眶,就连声音都透着哽咽:

    “三小姐下手太狠了!”

    看着绿衣为我如此担忧,原本发疼的身体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的温暖:

    “咳咳,阿绿,我没事……”我勉强的动了动嘴角。

    “快别说了,我先扶你回房间擦点儿药吧!”

    强撑着身体回了下人的房间,才刚一进门,绿衣便气愤道:

    “三小姐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呢!”说着,便轻轻将我扶到床边:

    “索性大少爷来的真是时候,不然,可真真是要急死我了。”

    我由着绿衣搀扶,缓缓的坐上床,听着她提及大少爷,便有些急切的问道:

    “阿绿,你知道大少爷来做什么吗?”

    “这我哪里知道啊。”绿衣一边说,一边将三小姐出嫁前便备下的药盒拿了出来:

    “许是知道你做了陪嫁丫鬟,便来看看你呗。”绿衣如今满心满眼都是我身上的伤,根本无暇顾及我的问题:

    “你啊,就别想着大少爷了,如今就先担心自己吧,你今儿可是把三小姐给彻底得罪了,以后,你在王府可还怎么待下去啊!”

    绿衣的害怕我明白,像我们这种做下人的,在府里那是最没有地位的,只要主子不高兴,活活打死也就一句话的事情,而如今,我又把睚眦必报的三小姐给得罪了,恐怕以后的日子,真真是不好过了。

    “没事的,总归我没有做对不起三小姐的事情,她今天打了我,以后,我更加小心谨慎些就是了,不让她抓着我的把柄,想来总能过些太平日子!”听着绿衣的话,我扯了扯嘴角,宽慰道。

    “你这脸都肿成这样了,再笑没的把你给疼坏了!”绿衣一边帮我涂药膏,一边没好气道。

    “阿绿,谢谢你啊!”我看着眼前做事认真的女孩,十分感动道。

    我想在这个王府中,恐怕也就只有绿衣还担心我的死活吧。

    “谢什么啊,都是自家姐妹,你有困难,难道我还能冷眼旁观不成!”

    阿绿听着我的话,轻轻睨了我一眼,不一会儿,便把我的脸和手上都涂好了药膏。

    “阿静!”绿衣将药盒放好后,再次走到我的面前,语气十分认真道:

    “若大少爷今天是来接你的,你就跟他走吧!”

    “啊?走?”绿衣的话让我有些惊讶,见我如此模样,绿衣叹了口气:

    “阿静,你就别瞒我了,我知道你同大少爷情投意合,如今这三小姐才一出嫁,大少爷便急着来找你,我想定是来接你走的!”听着绿衣的话,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倘若大少爷真是来接我的,那我到底是跟他走还是不走呢?

    可我走了,绿衣怎么办?

    我难道丢下她,让她一个人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府受苦受难吗?

    “阿静,你怎么不说话啊~”绿衣焦急的问道:

    “你若是再呆在这王府,瞧着三小姐那性子,肯定会把你折磨死的!你是不是要我担心死啊!”

    听着绿衣的话,我发疼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的苦笑,这丫头啊,到底想的太简单了:

    “阿绿,三小姐早已经不是相府那个看人脸色行事的庶出小姐了,她如今可是四皇子的侧妃,天家的儿媳妇,你觉得,发生了今早上的事情后,她还会放我出去吗?”

    我了解三小姐的脾气,她不是个宽大容忍的,早上瞧着我同王爷之间有暧昧,如今,怎么还可能放我出去,做她大哥的小妾!要知道,大少爷的妾侍在辈分上,那也是让生生压她一截了。

    我苦涩的话刚说完,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只见一脸嫌弃之色的梅欢走了进来,从鼻尖发出一阵轻哼:

    “陈静婉,侧王妃让你赶紧去大厅!”

    听着梅欢的话,原本失望的绿衣眼睛一亮,有些兴奋的扯了扯我的衣袖,示意我赶紧去。

    我叹了一口气,若是真的见着了大少爷,又能怎么样呢?只会徒增悲伤罢了。

    同梅欢一起出了听水阁的垂花门,又穿过窄窄的抄手游廊,最终,我们才来到正厅,当我候在厅外时,里面传来三小姐高兴的声音:

    “大哥,你给三妹我带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真真是让三妹感动呢!”

    “三妹无须客气,你成亲前,大哥忙,没空将礼物送送于你,如今得了空,自然是赶紧将贺礼送过来。”

    听着大少爷儒雅温和的声音,原本平静的心脏泛起一丝涟漪,我有多久没见过大少爷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他了,不知道怎么的,鼻尖竟泛起淡淡的酸涩。

    “王妃,静婉带到了。”

    梅欢一改刚刚的刻薄尖酸样子,满脸恭敬的走了过来,当她瞧着大少爷俊朗的面容时,脸上竟泛起一丝红晕。

    “嗯,知道了!”三小姐听到我的名字,出口的声音中依旧有些余怒:

    “让她进来!”

    我匆匆的跨过门槛,低着头,移着步子走上前,双膝下跪,便对着堂上的两人恭敬道:

    “奴婢见过侧王妃、大少爷。”

    大少爷见着我的动作,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就要扶我起来:

    “都是相府里出来的人,哪里还须行这么大的礼啊,地上凉的很,赶紧起来吧!”

    看着大少爷伸出来的手,我的心中划过一丝的留恋,多么想将自己的手放入他那宽厚的大掌里,感受一下他的温暖和包容。

    “咳咳!”

    就在我恍惚中想将伸出手的时候,突然三小姐不合时宜的咳嗽声想起,就如寒冷的冰水,直接将我浇醒。

    连忙心虚的缩回自己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的身体往后缩了缩,这才对着大少爷道:

    “谢大少爷垂怜,静婉可以自己起来的。”

    大少爷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或许他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如此的不给他情面。

    “静婉,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虽然我低着头,已经竭尽全力的想要将自己脸上的伤口掩盖住,可眼尖的男人到底还是发现了异常,只见原本性子温和的男人此刻脸色大变:

    “谁打的吗?”说话间,那只让我贪恋的大手已经捧起了我的脸颊,双眸充满愤怒。

    “没……没人打我……”我使劲儿的摇了摇头。

    “静婉,你别怕,告诉我,到底是谁打的?”

    “大少爷,真的没人打我!”

    说完,我便焦急的想要伸手扶开面前男人的大手,结果,才一碰触他,就疼的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啊!”

    “怎么了?”

    因着我的叫声,大少爷这次将视线放在了我的手上,当他看到我那红肿不堪的手背时,真真是气的不行了。

    “这到底是谁干的!”我第一次见到大少爷如此不顾一切的怒吼,那一瞬间,我有些惊愕,有些感动。

    “我干的!”坐在上位的三小姐“啪”的一声将茶杯放下,因为力道过猛,还有些茶水溅了出来。

    “三妹,静婉若是做的不好,你可以说她,为何要如此残忍的折磨她!”大少爷带着些许责备道。

    “残忍?”三小姐听着大少爷的话,嗤笑一声:

    “大哥,你知道这个贱人干了什么事情吗?”

    “……”

    “昨晚上她在青竹院一夜未归这也就罢了,今早上她还当着妹妹我的面儿勾引王爷!我才嫁过来第一天啊,你让我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不可能!”大少爷听完三小姐的话,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静婉不是这样的人!”

    大少爷说完,便温柔的看向我,他的眼神充满了信任和坚定,就好似寒冬之中,被燃烧起来的温暖火焰,将我的整个人都照的暖烘烘的。

    “我了解静婉,她根本不是个祈求荣华富贵的女人!”

    听着大少爷的话,我低下头,双眸含着泪水,原来被相信的感觉是这样的,喉间微微滚动却说不出话来,我想那一刻,大少爷带给我的不仅是信任,更多的是感动。

    “陈静婉,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手段的嘛。”三小姐听完大少爷的话,满脸讥讽的看着我,突然冷笑道:

    “就你这张丑陋的黑脸,竟然还能勾的我们大少爷为你求情!”

    我听完三小姐的话,再次跪了下来:

    “小姐,奴婢没有!”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在颤抖,看样子,今天就是我的灾难日,两次事情,两个男人,我却是唯一三小姐与他们争吵的对象。

    “洛雁!不许侮辱静婉!”大少爷见我跪下,再次生气的对着三小姐道。

    “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到了这个地步,三小姐也不装了,直接黑着一张脸,口气极差道:

    “什么来不及送礼,所以才挑今日,我看你就是专门来看这个骚狐狸的!”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大少爷看着气急败坏的三小姐,干脆挑明了目的道:

    “我来四王府就是来找静婉的!”大少爷说着,便要扶我起来:

    “我本就答应了静婉,等你一出嫁,我就纳她为妾,却不想等我回来,她已被你当做陪嫁丫鬟进了王府,今天,我就要把她带回去!”

    “呵呵,想把这个贱人带走,我告诉你,不、可、能!”三小姐冷冷一笑,一双眼眸透出冰冷和憎恶:

    “这辈子,除非本王妃死,不然,这个贱人就等着老死在王爷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