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赶出王府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3007字

    拓跋傲风的话说完,原本叽叽喳喳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混在人群中的林妙儿则已经吓得面如土灰,连身体都僵硬了。

    “怎么,竟没有人回答?”

    拓跋傲风一双冰冷如利剑的眼眸环顾四周,见没有人出来应答,于是,嘴角泛起一丝冷意,声音更加的冷酷无情:

    “好,很好!”

    说完,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所有人今晚上都给本王在这里站一宿!要是到了天亮还不说,就每人重责二十大板!”

    “什么!”

    原本满室的寂静,因为拓跋傲风的这么几句话,一下子炸开锅,丫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忍着不敢说,至于后院的那些妾侍们,则一个个都愤懑的盯着林妙儿瞧。

    大厅内的炭火烧的旺旺的,可那林妙儿却脸色煞白,整个人如木雕般僵硬在那里,嘴唇更是抖的厉害。

    “王爷,这陈丫头的事情可跟我们没关系啊,都是林妙儿的决定!”柳翩翩为了自保,毫不思索的便将林妙儿给供了出来。

    “是啊,王爷,这件事情都是林妙儿的主意,同妾身们毫无关系啊!”

    有了柳翩翩第一个开口,接下去所有的侍妾们,也纷纷七嘴八舌的将自己同那个女人撇清楚关系。

    “你……你们……”

    林妙儿听着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自己,心中这事情已经是纸包不住火了,再瞧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注视着自己,最终,这个女人双腿一软,浑身战栗的跪倒在地上:

    “王爷,妾身也是受了侧妃娘娘的指令啊,求王爷原谅!”说着,便又是哭,又是磕头的。

    “你个贱人,胡咧咧什么!”

    这时,被指名的三小姐瞬间大怒,指着林妙儿便厉声道:

    “竟然在王爷面前污蔑本王妃!”

    拓跋傲风听着下面女人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最终大步朝前走了下去,一双冷眸逼视着三小姐道:

    “既然你说她是污蔑了你,那为何你的陪嫁丫鬟失踪一天一夜,听水阁竟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三小姐因为面前男人的话,脸上一片心虚,动了动嘴巴,却讷讷说不出话来,倒是离着她不远处的柳翩翩再次幽幽开口道:

    “侧王妃说,陈丫头会使狐媚手段勾引王爷,留着她定是个祸害,所以,林妙儿才自告奋勇说交于她来处置,她会将人丢进男人窟去受那生不如死的惩罚。”

    要知道,后院的女人为了争宠,这落井下石的事情也没少干,旁边的侍妾害怕得罪了侧王妃不敢出声,可向来胆大的柳翩翩却是没将顾洛雁放在眼里,添油加醋道。

    “好!很好!”拓跋傲风一双鹰隼的眼眸望向林妙儿,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

    “林妙儿,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将本王的话当耳旁风!”

    “妾侍不敢!”林妙儿吓的冷汗直冒,慌忙磕头谢罪。

    “来人!”拓跋傲风负手而立,对着外面站立的守卫道;

    “将这个贱人拖下去重则二十大板后,赶出王府!”

    “不要啊!王爷!求求您,饶了妾身吧!妾身再也不敢了!”

    这男人来的时候便是带着气的,此刻,看着趴伏在自己脚下大声哭泣求饶的林妙儿,心中更是升起一股烦闷之气,抬脚就将人给一脚踹开了。

    旁边跟着拓跋傲风进来,一直不说话的秦诗诗连忙跪倒在林妙儿的身旁,凄楚道:

    “王爷请三思啊,林妙儿纵然有千般的错,可她到底是个弱女子,这二十大板下去,恐怕半条命都没了,请王爷看在她到底是您妾侍的份儿上,就手下留情吧!”

    听着秦诗诗的话,拓跋傲风眉头一皱,盯着林妙儿满脸厌恶道:

    “这种女人也配做本王的妾侍?”说完,便朝着众人道:

    “林妙儿心如蛇蝎、狭隘好妒,从明日起,赶出四王府,没有本王的命令,终身不得迈进王府半步!”

    拓跋傲风的话说完,我清楚的看到了下面所有女人脸上露出的喜悦,而至于林妙儿,早已经如泥浆般瘫软在地上,紧接着,一口气提不上来,便昏厥了过去。

    林妙儿就如前几日的我一般,被进来的两个侍卫从大厅内拖了出去,不过,我同她的境遇不一样,如今我依然站在大厅之上,至于她,恐怕这辈子都无法翻身了。

    所谓风水轮流,若是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处理完了林妙儿之后,大厅内蔓延着压抑的氛围,由于目睹了林妙儿的凄惨经历,原本性子高傲的顾洛雁此刻低着头,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深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她。

    “侧妃姐姐,您的手怎么这么凉啊,难道是这大厅的炭火烧的不够旺吗?”安静的大厅内,秦诗诗略带惊讶的话语突然想起,紧接着,便有些恼怒的对着身旁丫鬟道:

    “还不赶紧将那炭盆再烧的旺一些,冻着了侧妃,定是饶不了你们!”

    “是!”小丫鬟们唯唯诺诺的应声下去了。

    三小姐狠狠的瞪了秦诗诗一眼,因着林妙儿的事情,她已经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好让拓跋傲风放过自己,可偏偏这个女人的一句话,便又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

    “顾洛雁!”安静的大厅内,拓跋傲风的声音响起:

    “你可果真是相爷的好女儿啊,才进门今日,便闹的王府后院鸡犬不宁!”

    秦诗诗听着王爷的话,暗笑一声,又连忙抢声道:

    “王爷切莫生气啊,姐姐恐怕也是一时糊涂罢了,您就绕过姐姐吧!”

    “一时糊涂?”拓跋傲风的怒气更盛了:

    “我看她就是故意而为之!”说完,见三小姐依旧没有跪下,便大喝一声:

    “大胆顾洛雁,做错了事情,还不下跪!”

    三小姐听着拓跋傲风的话,真真是悲愤交加,可这件事情又到底是她自己的错,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最终,只能紧紧拽着自己手中的帕子,狠狠甩开秦诗诗的手,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了下去。

    “顾洛雁身为侧妃,却毫无管辖王府的能力,如今不过区区三日,便已经弄的后院乌烟瘴气,从今日起,闭门思过,没有本王的旨意,不得出听水阁一步。”

    拓跋傲风的话音一落,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望向我,便又补充了一句:

    “若是再让本王瞧着你打骂丫鬟,那就不是关禁闭那么简单了!”

    听着男人的话,三小姐一双眼眸很辣的望向角落的我,那一瞬间,我的心凉了一下。

    “秦夫人向来温婉大方,以后,王府后院的事情就交给她来主理!”拓跋傲风说完,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

    “诗诗谢王爷抬爱!”秦诗诗有些突兀的声音响起后,下面的所有人也开始应声叩拜。

    今晚上折腾了这么久,拓跋傲风也有些倦怠了,便伸手搂过秦诗诗出了大厅,我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男人的衣服,再抬头看着秦诗诗在拓跋傲风怀中巧笑倩兮的模样,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沉闷。

    正当我出神发愣之极,三小姐阴森森的声音在我耳旁想起:

    “陈静婉,你这条贱命还真是硬啊!”

    那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陡然一惊,转身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三小姐,我再次吓了好大一跳,连忙下跪:

    “静婉给小姐请安!”

    “安什么安!你觉得本王妃现在还有安生可言吗?”三小姐气急败坏道:

    “若不是你个贱人,本小姐至于落的如此这般田地吗?”

    说完,便伸手拎起我的耳朵,狠狠道:

    “走!回听水阁去!别以为有王爷替你撑腰便了不起了,只要一天王爷不松口,你便只能是本王妃的下贱丫鬟!”

    冬日里因着做了太多的活计,又不注重保养,所以,我的耳朵上早已经生出了一些冻疮,如今再被三小姐这么一拧,顿时疼的钻心,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可却只能往肚子吞。

    我低垂着头,跟在三小姐的身后回了听水阁,许是拓跋傲风的话起了作用,总之,那一晚上三小姐除了让我端茶倒水之外,倒没有怎么为难我。

    而接下去的日子,倒也十分平静。虽然三小姐还会稍有不开心,就会拿我出气,可到底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这样,我在听水阁一边做活,一边养伤。

    十天后,我端着脸盆才刚从三小姐的房间出来,一个陌生的丫鬟便匆匆跑到我身旁,对着我说道:

    “午后来牡丹院一趟,秦夫人想见你!”

    “……”

    我听着她这话,心中一阵疑惑,刚想开口再问一句,却见她已经匆匆跑出了听水阁。

    秦夫人?秦诗诗?

    我将脸盆中的水倒掉后,一边往回走,一边思索,我是听水阁的丫鬟,这秦诗诗找我做什么?

    于是,带着疑惑,在吃过午饭之后,我同绿衣打了声招呼,让她帮忙在听水阁看着点儿,我便瞧着四下无人,悄悄进了牡丹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