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秦诗诗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3030字

    牡丹院人如其名,满院子都是国色天香的牡丹,而且,里面的亭台楼阁一点儿都不逊于三小姐所住的听水阁。

    我看着哪怕冬日里,竟然还有盛开的牡丹,心中微微感叹,不愧是四王爷放在心尖儿上的宠妾,这府苑的待遇,真真是太不一般了。

    “你是静婉姑娘吧?”就在我独自一人瞎逛时,原本早上来给我报信的丫鬟再次出现了,见我真的来了,便笑着说道:

    “外面冷得很,快进屋吧,咱们夫人已经在里面等了。”

    “嗯,那就有劳姐姐带路了!”我对牡丹院的丫鬟并不熟悉,自然的,我只能唤她一声姐姐。

    过了亭台水榭后,再穿过一座假山,终于进了正堂,只见秦诗诗已经端坐在椅子上,左手捧着一个景泰蓝的手炉,右手则轻轻的翻动着丫鬟递到面前的书本。

    “夫人,静婉姑娘带到!”领我过来的丫鬟恭恭敬敬道。

    “恩,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秦诗诗听着来人的禀告,轻轻点了点头,便命身旁的丫鬟收了书册。

    “奴婢给秦夫人请安!”我福了福身体,对着秦诗诗道。

    “在我这里啊,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这外面冷得很,快过来走!”

    秦诗诗双手只捧着暖炉,笑着对我说完,便拎起手边的茶壶,倒了两盏茶出来。

    我依言走到她的面前,只见秦诗诗将其中的一盏茶推到了我的面前,依旧面带笑容,温婉道:

    “快喝杯茶,让身体暖和暖和!”

    低头看着冒着热气的绿茶,我有些怯怯的摇了摇头:

    “奴婢福分浅薄,哪敢同夫人您一起品茶!”

    虽然上一次在柴房的事情是秦诗诗救了我,可依着那件事情后来的处理,我已经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不简单,所以,若是从内心出发,我是不愿意同她有深交的。

    “哎呦,客气什么啊,你也算是伺候过王爷的,若是论真的,你我也算是姐妹呢!”秦诗诗说着,便将暖暖的茶杯塞进了我的手里。

    “快喝喝看,这可是江南那边进贡的上好碧螺春,我求了王爷好久,他才赐给了我一些!”秦诗诗一双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希冀的目光盯着我瞧,我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便轻轻的抿了一口。

    温温的茶水落肚,倒真真是驱散了体内不少的凉意,又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茶水,汤色碧绿,入口凉甜,确确实实是碧螺春,可要说是进贡的极品,却根本算不上,顶多也就是碧螺春里的中品罢了。

    当然我是不会将这些东西告诉秦诗诗的,毕竟,言多必失,而作为一个丫鬟,最该做的就是,少说话,多做事。

    “怎么样?好喝吗?”秦诗诗又继续问道。

    “回夫人的话,好喝,奴婢从未喝过如此好喝的茶水!”我将茶盏放下,低着头,面上十分感激的说道。

    “既然好喝,那就多喝些吧!”秦诗诗说着,便又要给我倒茶,我连忙叫住了她:

    “夫人,奴婢是个粗人,喝这么好的茶水就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似得,只会浪费了好茶叶罢了。”

    “呵呵……”听着我的话,秦诗诗放下手里的茶壶,拿着帕子掩嘴而笑:

    “没想到,你竟还是个会开玩笑的!”

    听着秦诗诗的笑声,我的心中总有些不安,于是,大着胆子问道:

    “不知夫人今天找奴婢过来,所为何事?”

    秦诗诗见我问到了正题上,原本漂亮的脸上收敛起了笑容,轻轻咳嗽了一声道;

    “静婉,你觉得本夫人如何?”

    “回夫人的话,夫人人美性子善,是王爷心尖儿上的人!”我搜肠刮肚,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呵呵,这小嘴可真真是甜啊!”秦诗诗听着我说的话,脸上再次扬起笑容:

    “既然如此,那你可曾想过,来这牡丹院伺候本夫人呢?”

    “伺……伺候夫人?”

    我倒是没有想到,秦诗诗请我来这牡丹院是为了拉拢我,让我做她的丫鬟?

    “怎么了?不愿意吗?”秦诗诗瞧着我惊讶的表情,原本脸上的笑容隐去了一些。

    “回……回夫人的话,奴婢原就是相府的丫鬟,如今来到这王府也是作为侧王妃的陪嫁丫鬟而来的,奴婢从未想过,要另换主子。”

    我思索了一下之后,还是用最委婉的方式,拒绝了秦诗诗的要求,倒不是说我有多么的忠心护主,只不过,我突然想起,我的卖身契还攥在丞相府。

    如果我此刻背叛了三小姐,只要她一通知相爷,那么,他们就能凭借那一张卖身契,将我再次打发卖掉了,依着三小姐的脾气,发卖的下场决绝会惨绝人寰。

    “可顾洛雁都如此对你了,你还要呆在她的身边?”秦诗诗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回夫人的话,小姐虽然脾气不好,可她到底是静婉的主子!”我低着头,轻轻道。

    “好一个忠心的丫鬟!”秦诗诗依旧是温婉的语气,可听在我的耳中,却多了一份阴柔:

    “陈静婉,你还记得在柴房的时候,是谁救了你吗?”

    “是夫人您!”我听着她提及那件事情,心尖儿不由自主的一跳,连忙道:

    “静婉感谢夫人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来世定做牛做马报答!”

    “不,我不需要你什么来世报恩!”这个时候的秦诗诗,渐渐的开始展露出她真正的面目:

    “我要你现在就将这个恩给报了!”

    “现在?”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对!”秦诗诗的声音透出一些森冷的味道:

    “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只要你做了,那么,这个恩本夫人也就算你报了!”

    “什……什么事情?”我瞧着眼前这个面容温婉的女人,怯怯的后退了一步,心中有些毛骨悚然。

    秦诗诗缓缓的从自己袖口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的细腰瓶子:

    “将这个东西放到你家侧王妃的梳妆抽屉里!”

    “这……这是什么?”我望着那个瓶子却不敢去接,只是缠着声音问道。

    “你不必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只要替我将这事情做了便可!”

    秦诗诗说着,朝我走了一步,直接伸出空着的那一只手,握住了我微微颤抖的手。

    “有时候,知道的越少对你越有利!”秦诗诗阴柔的说完,便已经将瓶子塞到了我的手里。

    “夫人,我……我不敢……”

    我看着手中的白瓷瓶,只觉得他就像一颗毒瘤般,吓的连忙把它扔到了桌子上,接着,双膝下跪,在秦诗诗的面前说道。

    “有什么不敢的!”秦诗诗见我如此胆小怕事,心中已然升起不悦,语气也渐渐地变得不耐烦了:

    “本夫人让你做,你就做!”

    说完,便走到我的面前,冰冷纤细的指甲抬起我的下巴,我直接对上她一双残忍狰狞的双眸:

    “否则,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在这王府中悄无声息的消失!”

    母亲以前跟我说过,生活在大宅后院的女人,越是美,她的心肠就越是歹毒,我以前是不相信这句话的,可如今,我信了。

    我神色匆忙的走出牡丹院,左手紧紧捂着右手的袖口,许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的心脏简直狂跳不已。

    一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慌慌张张的将房门关上后,我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走到自己的床上,谨慎万分的从袖口中拿出秦诗诗给我的小瓷瓶,细细的观察起来,我甚至还打开了那个红色塞布,可里面只是一些白色的粉末,我不知道这些粉末到底是干什么的,可秦诗诗让我将这个白瓷瓶放到三小姐的房间里,定是有什么用处的。

    于是,我瞧着四下无人,偷偷的从我带来的书本上撕下半张纸,然后,将瓶中的一些粉末倒在了上面,又小心的包裹好,这才将白瓷瓶和一小包的东西全部藏好。

    做完了一切事情,我给自己倒了杯水,开始细细的回想起秦诗诗对我的所作所为来。

    一开始林妙儿要将我丢入男人窟时,是她求的情,恐怕,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在布置自己的计划了。

    而我在柴房差点儿受辱的事情,正好让她一石三鸟,不仅除掉了林妙儿,还让我对她感激不尽,当然拓跋傲风将后院的主权交给她来打理的事情,恐怕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过,秦诗诗也没有想到,我在经历了三小姐对我使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后,竟然还一心向着她,所以,最终,她只能用我的性命作为要挟了。

    所谓细思密恐,此刻的我正是如此,颤巍巍的再次从枕头下将小瓶子拿了出来,看着这么小的东西,我的脸上十分纠结,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呢?

    若是放了,那秦诗诗就能铲除三小姐,到那个时候,帮她完成任务的我,只要同秦诗诗求求情,恐怕她会让拓跋傲风放我回相府,那么,我是不是便可以回到大少爷身边伺候了……

    可若是不放,那秦诗诗接下来要对付的人,必定是我,而她要对付一个低贱的婢女,就如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