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书房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3099字

    送走了三夫人之后,我的整个人都有些神情恍惚,伺候三小姐的时候频频出错,就连绿衣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阿静,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还老出错,你要再这样下去,小心小姐一个不顺心,又重重处罚你!”绿衣偷偷将我拉到院子的一角,一半气恼,一半担忧道。

    “阿绿,我倒是宁愿她罚我……”听着绿衣的话,我一双空洞无声的眼睛眨了眨,声音有些凄凉。

    “阿静,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看上去这么不好啊?”绿衣说着,便伸手贴上我的额头,一会儿之后,自言自语道:

    “不烫啊,没发烧啊……”

    “阿绿……”我突然将绿衣的手抓在手心中:

    “我……”

    瞧着绿衣满脸疑惑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刚想要说出来,脑海中却突然想起前面三小姐对我的警告,最终还是给咽了下去。

    “……我没事……你别担心……”我凄凉一笑,便转身再次进了屋子,去伺候三小姐了。

    “这丫头今天怎么古古怪怪的……”绿衣站在我的身后,喃喃自语道。

    夜,终究还是黑了,我独自一人坐在幽暗的长廊边,看着此刻似被黑纱笼罩的听水阁,心中升起千万愁绪,在这个看似宁静的大院子里面,其实暗波涌动,一刻都不曾停止过。

    长廊上挂着的大红灯笼摇随着寒冷北风摆不定,里面的光亮也在黑暗中忽闪忽闪,好似预示着危机四伏的前方。

    “母亲,我已经涂上黑素膏了,为什么还是没有避免开这些祸事!”

    抚上我那一张涂着黑素膏的脸,一滴、两滴、三滴……晶莹的泪水慢慢从眼眶中掉落,砸在地面上,飞溅出细小的水花。

    犹记得我刚要去相府当差时,母亲一双苍白的双手抚过我的脸庞,哪怕那个时候她的声音已经哑到不行了,可依旧坚持对我说完了话。

    “静婉,千万别让大宅院里的荣华富贵迷了眼,也千万别让自己搅合到那些斗争中,更千万不能同主子发生任何的情愫。”

    母亲,您的三个千万,如今静婉怕是做不到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到这个地步,为什么我本一个简单丫鬟,要被卷入如此复杂的事情中去。

    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断了我的思绪,接着,就听到一个陌生丫鬟的声音:

    “你就是陈静婉吧,管家让你准备一下,待会儿便会有人来带你过去了!”说完,那丫头便将一个托盘塞到了我的手里:

    “这是王爷最爱吃的点心,进了那书房,你知道应该怎么说吧。”

    “知道,谢谢姐姐了。”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赶紧伸手接过托盘,声音有些哽咽道。

    那丫鬟走的时候,有些疑惑的多看了我两眼,对于他们来说,即将发生的事情那就是所谓的幸运眷顾,她或许根本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哭。

    又在寒风中吹了一会儿,终于一个提着红色灯笼,小厮模样的少年走了过来,语气略带生硬道:

    “陈姑娘,跟我来吧。”

    “有劳了。”我轻点了一下头,端起托盘,便跟着他走了。

    “陈姑娘客气了,奴才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小厮一边说,一边走到我的前头,为我点着灯笼照路:

    “奉命?你是奉了谁的命啊?”

    我只知道三夫人今儿来王府一趟,为三小姐办妥了很多事情,可我并不知道她打通的关系到底是王府的哪一层。

    “自然是奉了管家之命啊!”小厮听着我的话,古怪的瞧了我一眼:

    “您不知道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实话说话道:

    “我只是个听命行事的丫鬟,哪里知道这其中的歪歪肠子。”

    许是听出了我声音中的无奈,小厮微微一顿后,小心翼翼问道:

    “今天这件事情你不是很愿意吗?”

    我自然知道他说的这件事情指的是什么,抬头看了一眼乌黑黑的天空,幽幽开口道:

    “愿不愿意,都已经在这条路上了。”

    “你倒是个王府中少有的!”

    小厮听着我这话,原本朝前走的身体突然往后转了过来,接着,又拿灯笼照了一下我的脸,实话实说道:

    “侧王妃身旁的丫鬟都是这么姿色平庸吗?”说完又好似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中的无礼,继续解释道:

    “我听公公说,侧王妃是恐自己在王府中不受宠才打算扶你上位的,可王府里最不缺的就是美艳女人,就凭你这样的姿容,恐怕就是今晚上被宠幸了,也不会入王爷的眼。”

    若是入不了,倒也算是幸运的,当然,我没有将这句话同那小厮说。

    许是我前面的一番话让那小厮觉得我与那些向往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不同,他同我的谈话倒是挺多的。

    他告诉我,在这王府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谁想要爬上拓跋傲风的床,便可以通过管家这一关,帮她们达成接近王爷的目的,不过,到底能不能成功,就得看个人造化了。

    “好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听着小厮的话,我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到了王爷的书房门口。

    “放心,今晚上管家已经吩咐过了,除了你,不会再有人接近这里了,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吧。”那小厮说完,便提着灯笼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那人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最终,只能回头瞧着那间灯火通明的房间,迈着仿佛注了铅的双脚走到书房门口。

    左手端着东西,右手则颤抖着靠近那书房门,可却迟迟敲不下去,刚刚那小厮说,今晚上这书房是不会有人来打扰的,所以也就意味着这附近是不会有人出现的。

    我突然脑海中一道亮光闪过,没有人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就连三小姐他们根本不知道今夜书房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哪怕我在这门口守上一夜,他们也不会知道的。

    这么一想,原本颤抖的右手立马就放下了,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也渐渐地平息了,我为我自己的聪明想法而感觉到愉悦。

    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我的耳边突然想起白天三夫人悄声对我说的话:

    “静婉,让你伺候王爷那是夫人同三小姐看得起你,若是你今晚上不能够完成这件事情,那我便让你的好姐妹绿衣去,我想,总会有个人能够帮到我的女儿的。”

    绿衣!不,我不能让绿衣也同我一样,赔上一辈子,陷入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中!

    三夫人的声音就如兜头的一盆冷水,直接将我浇的透心凉,转身的脚步也停滞了,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身体再次僵硬的转了过来。

    看着面前通亮的房间,我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反正,在假山后面,我已经遭过那罪了,我深呼吸告诉自己:如今,就当自己再被那凶狠的狗儿咬了一次罢!

    正当我鼓起勇气敲门时,里面突然传来拓跋傲风十分清冷的声音:

    “外面谁?”

    “王爷,奴婢是奉侧王妃的命令,前来给您送些点心。”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声音,说话时,也尽量听不出任何的紧张。

    可我的话说完,许久里面都没有传来一丝声响,就当我以为拓跋傲风根本不想同侧王妃有一丝关联而露出侥幸心理时,里面男人的声音再次想起:

    “进来吧!”

    拓跋傲风的书房内,炭火烧的旺旺的,我一进门,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暖和,不仅如此,鼻尖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将东西放桌子上吧。”拓跋傲风见送点心的人是我,英俊的脸上倒是有些意外的表情,不过他的声音依旧不带一丝感情。

    “是。”

    我轻轻点了点头,便将托盘放在了书桌上,却刚好瞥见右上角的紫檀座的香炉,里面正焚着香料,我微微吸了一口,只觉得那慵软的气味中带着一股我从未闻过的媚香。

    放了好了东西,我便站在了书桌旁边,一颗心咚咚咚的就跟打着锣鼓一般,正思忖着该怎么开口,拓跋傲风倒是先我道:

    “还站着做什么,出去!”

    “……”

    一听他叫我出去,我的心中其实是喜悦的,可一想到三小姐交代的事情,还有活泼可爱的绿衣,我迈开的步伐又缩了回来。

    瞧着拓跋傲风正在写字,我灵机一动,便走到他的跟前,轻声道:

    “王爷,这砚台里的墨不多了,奴婢帮您研墨吧!”

    拓跋傲风听着我的话,有些不悦的看了我一眼,但确见里面墨水不多,最终倒也是同意了。

    于是,我便高兴的拿起砚石,又往里面倒了一些水,轻轻的墨了起来,拓跋傲风瞧着我熟练的动作,有些意外的问道:

    “以前做过?”

    “会王爷的话,奴婢以前在相府,伺候过大少爷……”

    后面的话我突然就卡住了,提及那个男人,我的心不自觉的又是一疼,如果他知道,我如今正帮着别人研磨,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我在书房内呆了一会儿之后,便觉得浑身有些燥热,额头上也开始冒出细细的汗水,我用手做扇子,扇了一下,又觉得喉间有些渴,再看拓跋傲风,他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不正常的红晕,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