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引起兴趣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3053字

    合欢香!

    这是我脑海中第一个跳出来的词儿!

    所谓的合欢香,是以催人情欲的甘草子为主,加以晚香玉、百合、月季以及甜腻的蜜桃水一起调制而成,其功效就如它的名字一般,使男女情动,行合颈之欢。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书上看到的内容而已,如今这香炉中焚烧的是不是合欢香我倒是不好确定的。

    正当我聚精会神盯着那香炉瞧时,腰际突然多出一只手,紧接着微微一用力,我便被拓跋傲风从身后搂住了。

    “王爷……”我吓的几乎屏住呼吸,颤声叫道。

    “唔~,你这身上擦的是什么胭脂啊,味道可真真是香啊!”

    拓跋傲风听着我犹如困兽般低低的声音,直接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探了过来,用鼻子嗅着我身上的味道。

    “回王爷的话,奴婢没有涂胭脂……”我被被他紧搂在怀中,一颗心砰砰乱跳,鼻尖更是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子。

    “是吗?本王不信!”

    拓跋傲风一边说,一边放在我腰际的大手就开始解我的腰带:

    “不若脱了衣裳再让本王闻闻,这香味到底是你身体的还是胭脂的!”

    “不要!”

    我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一双手覆在了拓跋傲风的大手背上,两人肌肤相触,我竟打了个寒颤,口干舌燥的同时,体内似有一团火苗子再慢慢往上窜。

    “真的不要吗?”

    拓跋傲风听着我的话,慢慢抽出自己的一双手,右手四指的背面顺着我的脸蛋轻轻往下滑,如羽毛儿般的轻抚有些痒,让我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身体也不自觉地贴上他滚烫的胸膛。

    感受着我的回应,身后的男人突然轻笑一声,一股热气钻入我的耳中,我的身体一阵战栗,双腿有些发软,险些站不住:

    “这小嘴不诚实,可身体倒诚实的很啊!”

    拓跋傲风许是受了药物的关系,瞧着我这副样子,没了平日里生人勿进的冷酷,反而难得的笑了起来,其实,他笑起来真真是好看,比平日里那张冰块脸多了几分真实感和人情味儿!

    沉浸其中的我因为男人这句话猛然惊醒,瞧着此刻两人的暧昧动作,连忙想要离开,却被拓跋傲风紧紧抱着,根本动弹不得。

    “去哪里!”

    拓跋傲风说完,便趁我不注意时,直接在我腰际一扯,原本扣了结的腰带瞬间掉落在地,而身上的衣服也松垮了下来,隐约能够看到我里面的粉色肚兜儿。

    我吓的面色一白,连忙弯腰就想去捡腰带,可才刚俯下身,就被男人直接抱起身体,往桌子上压去:

    “王爷,不要啊!”

    两人交战之极,只听“哗啦”一声响,书桌上原本好端端放着的笔啊、墨啊、宣纸啊……切全部被撸到了地上,墨水飞溅到了桌椅和墙上,惹的房间一片狼藉。

    而距离书房外的两个守卫听着房间内传来的响动,先是一愣,随即互相了于心的对视了一眼,其中一男子开起了黄腔:

    “难怪让我们离着书房远点儿,原来是怕打扰了王爷的好事啊!”

    “就是啊。”另外一人也附和道:

    “不过,今晚上伺候的女人不一般,竟让王爷如此发狠,不知受不受的住啊!”

    这边两人谈的暧昧,那边我却犹如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若我前面只是怀疑,那如今,我已经断定香炉中的香料是存了问题的。

    因为,我呆在这房间的时间越长,那股子的香味便越觉得浓郁,而心头那一股子的燥热也越是厉害。

    至于拓跋傲风,想来他已经吸食已久,如今早失去了心智,此刻双眸猩红一片,就如发了情的猛虎一般,直接撕扯起我的衣服。

    看着他那孟浪凶狠的模样,我突然想起那一夜他中了药后在假山后面强要我的场景,心中真是又惊又害怕,而且我隐隐能够感觉到,若是此刻我不做些什么,就凭着那药效,接下去我同拓跋傲风云雨厮缠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其实,我也想过,今晚上本就是来这里同拓跋傲风行鱼水之欢的,倒不如就借着这药力,干脆顺从了,可一想到自己同这个男人上次发生关系也是在他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我便再也说服不了自己。

    在这天人交加的矛盾之际,我的手恰好碰到了那焚烧的香炉,微微使了点儿劲,便将发烫的铜炉拿在了手里,我边慢慢将香炉举起,边颤着声音道:

    “王爷,对不起了!”

    话音一落,我便闭着眼睛使了力气朝着男人头上砸去,只听“砰”的一声响,香炉内的香灰尽数洒落在男人的衣服上,因为我一时的大意,只觉得一股浓郁芬芳的媚香瞬间钻入了自己的鼻中,腹中立马燃起一股火热之气,我心中大叫:不好!

    “你……”

    拓跋傲风瞪大了眼睛才说了一个字,便顺着桌子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我战战兢兢的扔了香炉,又手忙脚乱的去看拓跋傲风,发现他除了昏厥之外,头上并无伤口,我这才放下了心。

    我又从书房的另外一张圆桌上端起茶壶,将里面的水尽数倒在还冒烟儿的香料上。

    待浇熄之后,便跌跌撞撞的跑到了书房窗口,将其中一扇打开,寒冷的北风灌入,瞬间将我吹醒了三分。

    趁着药效还未发作的清醒,我又咬牙走到拓跋傲风的身边,抓着他的肩膀,便将人往书房的床榻上拖去,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挪了上去。

    看着闭了眼睛昏睡过去的男人,我心中好不嫉妒,他倒是解脱了,可我怎么办?

    想着,心中的那一团火又开始燃烧起来,整个人都好像有着千百只蚂蚁在啃噬,看着床上浑身散发着阳光之气的男人,我竟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往他身上蹭去。

    察觉自己竟做着如此不堪入目的动作,我一咬牙,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从地上捡起一只散落的毛笔,将其折成两段,于是,闭着眼睛,便将那尖锐一处,狠狠朝着自己的大腿刺了进去。

    “啊!”我惨痛大叫,人也清醒了一些。

    到底是主子,我在给拓跋傲风盖上被子后,才挪着身体走到窗边,感受着冷风的灌入,仿佛将我满雾气的脑子吹散了一般,我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可过了一会儿,心中的那一团欲火又上来了,那东西就如大海的波浪一般,时而发作,时而退散,每每那药效发作时,我便用从毛笔上拔下来的细细竹签子刺入自己的手指中,所谓十指连心,只有那种钻心的疼,才能让我一直保持清醒。

    那一晚上,我饱受煎熬,十个手指都被竹签子扎的血肉模糊,一直到早上天空泛白时,体内的药效才缓缓驱散,我也终于熬不住昏睡了过去。

    恍恍惚惚间,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三小姐披头散发、面容雪白如纸,一双眼睛空洞无神,她伸出一双形如枯槁的手,狠狠掐着我的脖子,声音幽怨凄厉:

    “把王爷还给我,还给我!”

    忽然间,三小姐的双手又化作了一条条的毒蛇,吐着猩红的信子紧紧缠住了我的脖子,我只觉得胸腔的新鲜气儿越来越少,胸口好似要被撕碎一般,疼的大声呼叫。

    “啊!”

    我倏地睁开双眼,吓的直接从床上弹跳了起来,等到双眸的渐渐汇集焦距后才发现,我赫然已经躺在了书房的大床上,而拓跋傲风则冷冷的坐在一旁椅子上看着我。

    “王……王爷……”

    我声音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害怕,放在两边的双手不自觉的想要握成拳头,却意外发现,原本血淋淋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被人包扎好了。

    是谁帮我包扎的?下人还是……眼前的王爷?就在我疑惑时,拓跋傲风突然开口问道:

    “昨晚上是你把本王打晕的?”说话时,他还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是……是的……”我不安的点了点头。

    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让我捉摸不透,我不知道承认后的结果是什么,可昨晚上就我跟他两个人,说是别人似乎也有些不太合理。

    “好……很好……”

    拓跋傲风听完我的回答,原本冷意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渐渐的逼近我的脸颊,看着他这样子,我的心就更怕了。

    “你就这么不想成为本王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不悦,听的我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也明白过来,看样子,拓跋傲风已经知道了昨晚上那香炉中的事情了。

    “奴婢身份卑微,从未妄想成为王爷的女人!”我低垂着眼眸,诚惶诚恐道。

    “好一个身份卑微!”话音一落,拓跋傲风便生出两指捏住我的脸颊,逼着我与他对视:

    “若是本王允许你妄想呢?”

    “……”

    什……什么意思?我听着他的话,眼眸中有些疑惑。

    “看样子,你不仅脸黑,就连脑子都蠢!”

    拓跋傲风见我这模样,原本平心静气的面容再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嫌弃表情:

    “不过,陈静婉,你已经成功引起本王的兴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