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小产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1本章字数:3014字

    沉浸在大少爷柔情中的我猛然一惊,连忙推开大少爷,打开房门问道:

    “怎么了,绿衣?”

    “那个……府里的秦夫人小产了,听说,是侧王妃下的药!”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怕的,总之,绿衣的脸色也是分外的难看。

    “什么!”我的心脏陡然一跳,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心中又毁又恨,到底还是来不及了!

    “那……那此刻王爷和三小姐呢?”

    “王爷已经赶回王府了,三小姐则被三夫人带回了院子里。”绿衣紧张中带着小心翼翼问我:

    “阿静,你说这事情我们会不会也有所牵连啊?”

    “不会的!”我努力镇定道。

    “可是……”绿衣话还未说完,听了我们对话的大少爷走了出来,打断她道:

    “如今,先不要想这么多,你们还是赶快回三妹那里看看吧!”

    “恩!”

    可我们前脚才刚进了三夫人的院子,后脚王府中派遣来的人也到了,因着三小姐的不愿意,最终她是被捆绑着带出相府的。

    一回到王府,整个后院都好似笼罩在低压气的阴郁之中,才进了牡丹院,秦诗诗伤心欲绝的凄婉哭声便传入耳中。

    我听着那声音,胃中再次掀起一阵翻绞,随着三小姐进了屋子,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药草的浓烈气味扑鼻而来,只让我更加的难受了。

    面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毫无血色的秦诗诗,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虚弱万分的倚靠在拓跋傲风的肩膀上,嘤嘤的哭泣中。

    旁边的侍妾们,无不用帕抹泪,却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含了几分真情,至于拓跋傲风则沉默的坐在床边,面色阴暗。

    当三小姐被两个护院架进来时,秦诗诗原本凄楚的模样立马变得狰狞可怕,眼眸中尽是血丝,含着难以言喻的痛楚和悲哀,指着地上的三小姐凄厉道:

    “就是她!就是这个贱人!”

    “不,不是我!”

    三小姐经过刚刚的一番折腾,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娇容,此刻连滚带爬的来到拓跋傲风面前,抱着她的膝盖道:

    “王爷,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下毒啊!”

    拓跋傲风听着她的话,本就阴暗的面容变的更加黑沉,说话的声音只让人觉得骇人和惊惧:

    “顾洛雁,你这个毒妇!到如今还不承认!”

    话音刚落,这个男人便抬脚狠狠朝着她的心窝口踹了一脚,恐是用了极大力气的,那一瞬间,我亲眼看着三小姐就如秋日里破败的落叶一般,被踹出好几米,身体直接撞在了墙壁上,发出重重的闷哼声。

    “小姐!”我大呼道。

    扶起软如泥浆的三小姐,只见她嘴角泛着血迹,气若游丝道:

    “静婉,帮我跟王爷解释,我真的没有下药!”

    嚣张跋扈的三小姐没有了,此刻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受了冤屈的普通女人,我瞧着她这模样,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簌簌往下掉。

    “王爷,三小姐流血了,您快叫大夫过来瞧瞧啊!”绿衣见了三小姐如此模样,立马也哭喊道。

    “叫什么大夫,她那是罪有应得!”秦诗诗死死的盯着三小姐看,眼中似要喷出火来,浑身都被杀意所笼罩:

    “害死我的孩子,她就该一命换一命!”

    旁人瞧着秦诗诗如此狰狞仇恨的模样,只觉得她是因失去孩子所致,可我却知道,这才是她真正的本来面目。

    “你说我们三小姐害死了你的孩子,你有什么证据啊!”绿衣护着三小姐,十分不服气道。

    “你要证据吗?”秦诗诗听着绿衣的话,微微收敛了一下自己发疯般的情绪,早有准备道:

    “来人!把人给本夫人带上来!”

    听着她的话,只见梅欢和菊香被人架着进来了,虽是同时被带上来的,可这两人的境遇却天差地别。

    梅欢浑身是血,恐是被人用了刑,双手红肿不堪,双脚更是如柳絮般当啷挂在腿上,至于那张脸,更是肿的早已经忍不住原本面目了。

    “梅欢~”到底是同为相府出来的,绿衣瞧着梅欢这样,连忙放开三小姐,朝着她扑了过来。

    “奴婢给王爷和秦夫人请安!”

    说话的是菊香,只见她浑身毫发无伤,跪在地上时,一双眼睛总不时的往秦诗诗方便瞥去。

    我猛吸了几口气,顿时明白了,这梅欢恐怕也早已经被秦诗诗给收买了。

    “这贱人可招供了吗?”秦诗诗的脸上依旧挂着泪水,可出口的声音已经没了刚刚的凄婉,此刻只剩下浓浓的恨意和狠意。

    “回夫人的话,她已招供!”架着上来的其中一个侍从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一张严刑逼供的供词。

    “菊香,你还不将事情经过说与王爷听!”秦诗诗的陡然森冷的声音让地上的人俱是一跳。

    “回……回王爷的话,奴婢今天早上经过厨房,发现菊香鬼鬼祟祟的在搅拌秦夫人的燕窝,原本奴婢不以为意,如今听闻秦夫人流产了,奴婢才惊觉,她是在给秦夫人下药!”

    梅欢说完,秦诗诗身旁的丫鬟采菊又连忙跪下道:

    “王爷,这是从侧王妃的卧房中搜出来的东西!”说着,便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

    人证、物证俱在,拓跋傲风暴怒一声道:

    “来人将这个心肠毒辣的贱婢丢入狼窟中!”说完,又把目光移向奄奄一息的三小姐身上:

    “侧妃顾洛雁毫无德行,且加害秦氏腹中之子,蛇蝎心肠,从今日里,废除侧妃封号,打入冷秋院,终身不得跨出半步!”

    拓跋傲风话音一落,秦诗诗的眼中划过一丝如血般的快意,虽然急,却被我看的真真的,眼看着梅欢和三小姐就要被拉出去,我突然从旁边站了出来:

    “王爷,秦夫人小产这件事,根本同三小姐无关!”

    “你说什么!”拓跋傲风显然也没有想到此刻我会站出来,别说是他了,就连秦诗诗的脸上也闪过惊愕。

    “陈静婉,我知你是顾洛雁的陪嫁丫鬟,可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恐怕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为你家小姐翻案啊!”一直站在旁边看好戏的妾侍柳翩翩瞧着我如今的行为,藐视道。

    “这药不是梅欢下的,同样,你们从三小姐那里搜出来那瓶药粉也不是三小姐的!”

    我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做这样一件事情,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可却依旧努力的挺起胸膛,背后早已经汗湿一片,不仅如此,就连发丝里面,恐怕也已经黏腻的搭在一起了。

    “因为,三小姐抽屉中的药是、我、放、的!”我一双眼眸紧紧的盯着秦诗诗,轻启唇瓣,一字一字道。

    看着她因为我的话而渐渐开始变化的脸色,我的心中更加有了勇气,继续道:

    “而我之所以会放拿瓶药,是秦夫人叫我做的!”

    我的话说完的那一刻,房间内寂静的恐怖,就连拓跋傲风也紧抿着唇瓣,晦暗不明的脸庞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没过一会儿,房间内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原本这些人是来看平日里嚣张跋扈的三小姐如何成为落水狗,却没有想到,竟然目睹了这么一场戏中戏,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和雀跃。

    “你胡说!”

    秦诗诗听着我的话,整个人如发疯了一般要从床上下来,一双眼眸含着嗜血的狠辣,狰目欲裂道。

    我瞧着她这恐怖的样子,身体不自觉的微微后退了一步,我知道这样子便将秦诗诗完全的得罪了,可我若是不说出来,我怕这辈子都要在后悔中度过。

    我不敢想象,因为我的过失,将两条性命葬送会是什么样的!

    可惜,我到底还是太过年轻了,只见秦诗诗由身旁的丫鬟扶着虚弱下地,双膝跪在拓跋傲风的面前,双眸含泪:

    “王爷,都说虎毒不食子,这是妾身和王爷的第一个孩子,妾身就是再歹毒的心肠,又怎么可能会加害自己的孩子呢!”

    秦诗诗说着,一张憔悴的脸庞露出了筋疲力尽之色:

    “侧王妃是相府的三小姐,刚刚王爷的举动定会惹恼相府,妾身并不想看着王爷与相府闹不和,如今孩子没了,妾身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就请王爷信了那丫头的话,这一切都是妾身自导自演的戏码,请王爷赐妾身死罪吧!妾身真的太累了!”

    秦诗诗说着声泪俱下,可是,那一双泪光闪闪的眼眸中却无法掩饰中此刻的焦灼和不安。

    我想,她也在赌吧!赌拓跋傲风到底会站在谁的一边!

    而就在我与秦诗诗的希冀目光中,拓跋傲风从秦诗诗的脸上移到了我的身上,冷冽的声音响起:

    “陈静婉捏造事实,欲加害秦氏,关进黑牢,以示惩罚!”说完,拓跋傲风便伸手扶起了秦诗诗。

    我的脸色微微发白,脚下一个踉跄,别跌倒在地上,当被人拖出去的时候,我大呼道:

    “王爷,这件事情从头至尾就是秦夫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