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扔下枯井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0本章字数:2652字

    “把这个贱人拖过来!”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的心脏微微一缩,透过遮挡在自己面前的架子缝中望去,黑暗之中只见秦诗诗从院门口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采菊以及另外一个丫鬟一人一边,架着疯疯癫癫的菊香跟了过来。

    “不要,不要杀我,是秦夫人让我干的,不关我的事情啊!”

    菊香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此刻乱蓬蓬的,上面还有几根枯草扎着,一双呆滞的眼眸如死鱼儿一般毫无神采,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整个身体不断的挣扎着。

    “赶紧让这个贱人闭嘴!”秦诗诗狠狠的瞪了两个丫头一眼,咬着牙齿厉声呵斥道。

    “是……夫人!”采菊连忙应了两声,接着,就从怀中掏出一块帕子,直接塞进了菊香的嘴巴里。

    “呜呜呜……”

    菊香没办法发声,便从喉间发出幽幽的呜咽声,许是已经神志不清了,趁着采菊和另外一人不注意,便挣脱了她们俩的束缚,整个人慌慌张张、踉踉跄跄的朝着院门口跑去。

    “不中用的东西,看个人都看不住!”秦诗诗见着人跑了,气的跺脚直接怒喝道:

    “还不赶紧追!”

    到底两个丫头手脚麻利,几个快步便将疯疯癫癫的菊香给拦住了,秦诗诗瞧着手脚胡乱挥动的菊香,一张本该温柔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抬手就往她的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贱人,看你还往哪里逃!”

    说完见菊香还在拼命挣扎,便抬脚又朝菊香的心窝子狠狠踹了过去,两个丫头借势一放手,疯癫的菊香整个身体立马朝着冰冷的地面重重砸了下去,扬起的灰尘在月光之下,尤为明显。

    “噗!”一口鲜血鲜血直接从菊香的口中喷出,飞溅在了站在她面前的秦诗诗的脚上。

    “啊!”

    秦诗诗躲闪不及,低头看着脚面上还有些许唾沫星子的红色血渍,脸色大变,失去强调的声音比刚刚更加的狠戾:

    “贱胚子!还敢污了本夫人的鞋!”

    话音一落,便从袖中掏出如针般细小的一根长长银丝:

    “留着也是个祸害!”说着,就将手中的丝线递给采菊,命令道:

    “去,把人解决了!”

    “是!”采菊听完秦诗诗的话,脸上闪过嗜血的杀气。

    狠毒的女人接过秦诗诗手中的东西,银丝两段缠在自己的手上,扯了扯那银丝之后,便一步步朝着菊香走去。

    每走一步,青石路上就会发出“吧嗒”一声,仿佛阿鼻地狱里往上爬出来的恶魔,菊香瞧着逼近自己的女人,原本痴傻的脑袋似恢复了正常,煞白着脸不断摇着头,口中呜咽不止。

    绿衣在我的身旁,看着这个场景,吓的张嘴就要叫出声,我连忙眼疾手快伸手将她的嘴捂住了,又将竖起食指放在嘴边,朝着她比了一个“嘘”的姿势。

    再往外面瞧时,采菊已经用丝线从身后恶狠狠的勒住了菊香的脖子,看着那残忍的场面,我的眼中划过一丝惊恐,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杀人。

    采菊的力道十分大,那根细细的银丝不断嵌入菊香脖子的肉中,原本煞白的脸开始变得通红,不断徒劳挥舞的手脚渐渐变得没有力气,最终僵硬在那里。

    秦诗诗见状走到菊香身边,用沾了血的鞋子踢了她几脚,确定已经死了之后,这才让采菊松手。

    “行了,把这贱人丢进枯井中!”秦诗诗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如同地上那具毫无感情的尸体一般冰冷。

    “是!夫人!”

    采菊和另外一个丫鬟有些吃力的抬起菊香的尸体,只听“噗通”一声,那具僵硬毫无只觉得尸体便被丢入了枯井之中,月光之下,枯井周围泛起冰冷的井水。

    处决了菊香之后,秦诗诗十分小心的看了一下四周,确保没有人之后,这才领着两个丫鬟离开。

    看着她们离开,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刚松开绿衣的手拍胸部压惊时,突然,旁边传来“啪嗒”一声响,原来是绿衣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木板。

    寂静的环境突然响起巨响,让原本已经踏出院门的三人再次折了回来。

    “谁!”秦诗诗眯着眼睛环顾四周,厉声道:

    “出来!”

    我和绿衣躲在木柜后面,紧紧捂着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而就在这时,突然院子边跳出一只黑色的猫儿,睁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朝着秦诗诗叫了几声。

    “小姐,原来是只猫儿!”采菊呼了一口气,道。

    “不是人就行!”秦诗诗说罢,便带着丫鬟离开了。

    这一次,等到那三人真正走远之后,我才拉着双腿在打颤的绿衣走了出来:

    “阿静,她们杀死了菊香!”绿衣惊恐的抓着我的手,不仅身体,就连声音都颤抖的厉害。

    “我知道!”我努力镇定情绪道,一双眼睛瞥向那口幽幽的枯井,后背便会升起阵阵寒意:

    “阿绿,我们快逃出去吧!”

    “好好,这个院子好恐怖,我们快点儿出去!”绿衣胆子小,听了我的话,便连连点头道,可我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秦诗诗的心机如此之重,当我们将那半个花盆搬开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

    “我就知道,这院子里面定是藏了人的!”

    听着那声音,我与绿衣狠狠吓了一大跳,转身看着走了又折回来的秦诗诗,我暗自懊恼,明知道这个女人城府深,疑心重,却还是行事太过简答了。

    “你们俩,去把这两个逃出黑牢的贱婢抓回来,今天本夫人不仅要惩治那个疯子,还要将这两个窥探的贱婢也一并除了!”

    秦诗诗说话时,语气变得急促而毒辣,她本就对我恨意深重,如今逮着如此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还会再放过我。

    而就在此时,绿衣突然大喊一声,便张开了双手冲到我的面前:

    “你们要杀要剐冲我来,不许伤害阿静!”

    有时候真真是患难才能见真情,我看着站在我面前,如母鸡护小鸡般保护我的绿衣,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连忙拉着她的手,将她整个身体往洞口推:

    “阿绿,你别傻了,秦诗诗要除掉的人是我,同你没有关系,你快逃出去吧!”

    “不要,阿静,我怎么可以弃你于不顾!”绿衣说着,便同我换了个位置,要让我出去:

    “你还有母亲和弟弟要照顾,我却同你不一样,哪怕走了也是孑然一身的!”

    “好一个姐妹情深啊!”秦诗诗瞧着我同绿衣互相谦让纠缠的样子,嘴角泛起冷冷的笑容,一边拍着手,一边道:

    “不过,你们今儿一个都别想走!”

    说完,便大喝道:

    “还愣着做什么,抓人啊!”

    见那两个丫头朝我们过来,绿衣往我身前一挡,直接就将她们拦住了:

    “阿静,快跑啊!”

    “阿绿!”

    我看着她一个人纠缠着秦诗诗的两个丫鬟,一颗心都揪了起来,双眼早已经模糊不清,刚跨步想要上前帮忙,却听到她大声喊道:

    “你难道想让我布置的这一切功亏一篑吗?”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没过一会儿,便将整个破败的小院照的灯火通明。

    “快走!”绿衣一手抱着一个丫鬟的腿,任由她们如何踢打,就是不放手:

    “你若是不走,咱们一个都走不了!”见我迟迟不肯走,她又咬牙道:

    ”你若不走,我便没有你这个朋友,咱们从此是路人!”

    听着她几近撕心裂肺的话,我重重的往脸上抹了一把泪:

    “阿绿,你放心,我会来救你的!”

    说完,我便钻进了那个黑洞中,穿过王府的院墙,逃了出去。

    “还不赶紧将人追回来!”秦诗诗见我逃脱,气的眼歪嘴斜,摇着后牙槽狠狠道。

    出了王府,我根本不敢耽误片刻,迈着一双腿,就朝着乌漆漆、空荡荡的街道不停的跑,不断的跑,没命的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