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去相府

    更新时间:2018-08-22 14:10:11本章字数:3210字

    血!为什么会有血!

    我看着手中触目惊心的红色,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明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为什么……

    拓跋傲风见我呆呆的坐在地上,错愕的看着手中的血渍,眸光一亮,似又想到了什么,连忙上前扶住了我的肩膀,声音倒是温和许多:

    “你放心,既已是本王的人,本王便不会辜负你,明天本王就将你纳入王府中!”

    我听着他的话,肩膀微微一瑟缩,早已经将那鲜血的事情抛在了脑海,直接躲开了他的手,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与他拉开了距离后,面无表情的盯着这个男人,冷冷道:

    “王爷,你想要的也得到了,如今,您可以放静婉走了吗?”

    拓跋傲风的表情一僵,语气也变得硬邦邦的:

    “你还是想走?”

    “是的!”

    说话时,我的眼眸一片死寂,我只想平静的过日子,而他,则是我一切不安的来源,所以,我一定远离他。

    “陈静婉!”我冷冷冰冰的态度激怒了他,拓跋傲风大步一跨走到我的面前,喊着阴云密布的眼眸逼视着我的眼睛:

    “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本王!”

    说完,他便再度将我圈进他的怀抱中,一双坚硬如铁的手臂狠狠的勒紧我,身体的骨头被他勒的生疼,可我却只是冷冷的如僵尸般站着,不发一言。

    “说话啊!”

    拓跋傲风见我不挣扎也不反抗的样子,妖孽的脸上狠狠一抽,这一次,他失控般的亲上了我的脸、我的脖子以及一直在往下去……

    很久之后,他抬起将埋在我胸前的头,看着我如死水般的面容以及一双眼睛毫无波澜,他的心头恼怒异常,直接粗鲁的将我推倒在地上,狠狠的擦了一下嘴角后,便穿上衣服,摔门而出了。

    房间,再次恢复宁静!

    我坐在冰凉的地方,甚至能够听到外面他下楼梯时发出的响亮声音,缓缓站起身体,打开了紧闭的窗户,一阵冷风灌入,冻的我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房间在二楼,从这里眺望下去,可以看到下面空无一人的街道,我早前就说过,死是需要勇气的,我站在窗户旁看了很久,最终还是不敢跳下去。

    看,我的胆子就是这么小,我连怕死,所以,活该我只能委曲求全的活一辈子!

    “吧嗒!”

    一滴晶莹的泪水掉落在窗台上,在木纹理上飞溅起细细的水花,然后,越来越多,很快,泪水便顺着窗台流淌在墙壁上。

    我趴在窗户上哭了很久,久到嗓子都哑了,久到天都亮了,才如行尸走肉般的爬上床,盖着含有拓跋傲风的气息的被子,闭上了眼睛。

    而接下来的日子,我被拓跋傲风软禁了!

    因为我不肯去他的王府,所以,他直接派了人到客栈的这间房间,门口有两个魁梧的男人守着,里面则有四个丫鬟美其名曰伺候我,说到底就是监视。

    我不知道上元节一别后,大少爷过的怎么样,我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开这间屋子,可人家这么多人,哪怕插翅都难飞啊!

    浑浑噩噩的日子就这样过了十几日,突然一天的早上,我才刚洗漱完毕,拓跋傲风便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把我往外面带。

    “你干什么?”出来房门后,我一把甩开拓跋傲风的手,语气十分不悦道。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再也没有碰过我,而我也早已经没有了过去对他那般的乖顺了,有时候他来,我还会摆脸色给他看,看的他脸色铁青的摔门而出,我的心中便会升起一股报仇的爽快感。

    “你不是一直不相信本王的话吗?今天本王就带你去看看,到底谁才是那个骗子!”拓跋傲风说完,便一把扯过我的手,拉着我大步下了楼。

    许是因为生气,拓跋傲风的脚程很快,经过大堂时,我甚至差点儿跌倒,索性门口就停着马车,原本靠在车厢外打瞌睡的车夫连忙搬了个马凳子放在车旁,恭敬的等我与拓跋傲风坐上马车后,才收了回去。

    狭隘的马车内,我选了一个距离拓跋傲风最远的地方,可才刚坐下,低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过来!”

    我听着这男人的话,身体微微一怔,便再无其他动作,一双眼睛反而朝向了马车外,见我如此不配合,拓跋傲风干脆自己伸手,将我拉进了他的怀中。

    “你干嘛!”我一转动身体,拓跋傲风略带威胁的声音便从发顶传来:

    “若再不安分,信不信本王立马将你扔下车去!”

    “那你扔啊!”我干脆也不反抗了,直接坐在旁边厉声道:

    “有本事你便把我扔下去!”

    听着我倔强中带着赌气的话,拓跋傲风眼中闪过一丝恼意,这一次他干脆伸手强硬的捧起我的脸颊,在我还反抗的话还未说出口时,他已经狠狠的堵上了我的嘴。

    原来,进了马车后,拓跋傲风的心里如猫儿挠般的痒,再加上我刚刚的乱蹭,他早就心猿意马了。

    这一次,我依旧没有反抗,亦没有迎合,由他一个人在我唇上辗转不停,渐渐的,他便也没有了兴趣,睁开眼睛双眸,见我根本没有闭眼,他突然厌恶的推开了我。

    “咚”的一声,我被撞在马车木板上,后背传来一阵的疼,此刻的拓跋傲风就如一块被点燃了的干柴一般,刚欲发作,原本滴滴答答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只听得外面车夫恭敬道:

    “王爷,相府到了!”

    一听车夫的话,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拓跋傲风见我如此,冷笑一声便自顾自的下了车,我在马车内纠结了一会儿后,才掀开帘子,走了下去。

    一下马车,就见原本冷清的相府门口此刻张灯结彩,门口的两座石狮子上也分别绑了大红缎带,不断有达官贵人进出,还有唢呐声、锣鼓声不绝于耳。

    这是相府在办喜事吗?

    我跟在拓跋傲风才刚进门,便立即引来了一片倒抽气声,看着周围所有人对我投来的惊艳目光,我早已经麻木了。

    此刻的我,更多的是想知道,今天相府的喜事,到底是替谁办的!尤其想起拓跋傲风前几日同我说过的话,我心的便不由自主的惊慌起来,瞧着从我身旁经过的一个丫鬟,我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声音带着紧张问道:

    “请问一下,今天相府成亲的是哪位小姐啊?”

    那丫鬟听着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即解释道:

    “小姐,今天是我们大少爷入赘的日子,并不是相府小姐成亲。”

    丫鬟的话让我直接往后踉跄了两步,我睁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看着周围喜气洋洋的一切,原来是真的,真的是大少爷的喜事!

    “陈静婉,这次你该相信本王说的话了吧!”拓跋傲风走到我的面前,冷冷道。

    “……”

    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伸手将他重重推开,然后毫不犹豫的提起裙摆便往大少爷的院子去了。

    我飞快的奔跑着,一路上撞到了不少人,撞碎了不少东西,甚至耳边还有惊呼声,可是,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管了,此刻的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找大少爷。

    我想问问他,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

    “这……王爷……”被我拉着询问的丫鬟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有些疑惑的望向拓跋傲风。

    “没事!”

    拓跋傲风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他只是挥了挥手,让丫鬟退下,而自己,则跟在了我的身后,每一次的撞到和破坏,都是他在我后面帮我善后。

    我一路跑到了大少爷的房间门口,重重推开他的卧房门时,只见他正坐在红色的大床上,听着门口的动静,他有些吃惊的抬头,在看到我之后,惊讶的几乎合不上嘴巴。

    “静……静婉……”身着一身的红色新郎官长袍大少爷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激动的跑到我的面前,伸手一把将我搂入怀中,关心的问道:

    “你……你没事吧?”

    听着他关怀备至的话,感受着他的温柔,我将脑袋埋在大少爷的怀中,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紧接着,眼泪便哗啦啦的流淌了下来。

    “呜呜呜……”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十几天来的委屈、伤心、难过……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所有的宣泄。

    “不哭了,静婉……不哭了……”大少爷拍着我的后背,轻轻的安慰我道。

    很久之后,我才慢慢的停止了大哭,看着被我弄脏的崭新喜服,我才惊觉我来这里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于是,整个人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通红着眼眶,带着些许抽泣声,望着面前的男人道:

    “大少爷,你要同尚书府的小姐成亲了吗?”

    “我……”

    大少爷听着我的质问,向来儒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看着他那样子,我便已经明白了,原来是真的,我仿佛感受到自己的一颗心,正一块块的被剜下放入油锅中煎炸般。

    当我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大少爷伸手将我紧紧的搂住了,悲伤中带着无力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

    “静婉,哪怕我娶了她,可是,我的心还是在你这里的!”

    听着他的话,我只觉得心如刀绞,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哽咽着问道:

    “您打算一辈子都让我做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吗?”

    “不……不是的……”

    大少爷不断的摇着头,扣着我腰际的大手力道愈来愈大,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寂静的房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极其震怒的声音: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