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大白天的哭什么,哭丧吗?

    更新时间:2018-08-22 16:05:10本章字数:1202字

    阮富贵和阮建业心里也是吓了个半死,这事他家做的本来就不光彩,叶大郎是个什么样的人,十里八村都是知道的,而他家却还要把女儿卖过去给人做妾……

    想到这,阮建业早已是火冒三丈,提起脚对着薛氏就是一脚踹了上去,“你个见钱眼开的毒妇,为了钱竟然卖女儿,我当初怎么就眼瞎娶了你这个毒婆子?”

    “哎呦。”薛氏被踢到了胸口,疼得她的眼泪都飚了出来,见阮建业又抬起脚,她赶紧抱住了阮建业的腿,大声的哭嚎着,“孩子他爹,我还不是为了咱家二郎吗?他去私塾要花多少银子啊,咱家哪里有那么多钱供得起啊,不想点办法,咱家连粥都喝不起了啊!”

    阮富贵皱起眉,厉声喝到,“就是穷死,饿死,咱家也不能卖女儿!”

    这场戏演到现在,阮富贵和阮建业算是把阮家的脸面找了回来。

    阮建业弯腰,将薛氏从地上一把提了起来,“还不赶紧把银子还给叶家大娘!”

    “银……银子?”薛氏怔怔的,就像要了她的命一般,双手紧紧的捂住腰带,却是接到阮建业和阮富贵那要吃人的眼神时,忙吓得赶紧去掏钱。

    她不想被公公和相公打死,更不想去衙门里面被打板子。

    愤愤的瞪了阮半夏一眼,她把今天所有的委屈和恨意全部算在了阮半夏的头上,心里更恨阮半夏了!

    见她磨磨蹭蹭,半天都掏不出银子,阮富贵是真的怒了,抬手就朝着薛氏的脸,一耳光甩了过去,“啪”的一声,震得薛氏的耳膜都疼了。

    “还不赶紧把钱拿出来,还给叶家大娘!?”

    “还,还,还!”薛氏赶忙把银子掏出来,极其不情愿的递给徐氏。

    徐氏伸手来接的时候,薛氏还缩了缩手,徐氏横眉一瞪,愣是从薛氏的手里把银子抢了过来。

    薛氏就像是被割了肉一般的,疼得脸都缩在了一起……

    阮建业蹲下身,把阮半夏身上的绳子给解开,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心疼的摸了摸阮半夏的头,“夏儿,都是大伯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阮半夏被阮建业扶起来,视线不经意之间撞到了叶卿尧,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她扯了扯嘴角……

    村子的另一头,阮冬青手里抱着野果子,兴高采烈的回到家,却是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阮半夏的身影,他站在院里呆呆的看着放在地上的盆,和里面没有晾完的衣服,用他的小脑袋想了半天……

    忽然,手里的野果子一下滚到了地上,他惊慌的跑出了屋,左看右看,就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阮半夏,双腿一软,他猛地跪在了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姐,姐,姐……姐……”

    孩子断断续续又说不清话的哭声,让人听着觉得尤为的心疼,特别是阮冬青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如洪水般滚下的眼泪,更加让人心酸。

    阮半夏被阮建业扶着回来的时候,远远就听见阮冬青的哭声,她用力的挣脱开阮建业的手,才跑了几步,就看见跌坐在门口痛哭的阮冬青,她的心一下就碎了,眼泪唰的一下,掉了下来,哭着跑过去。

    “姐,姐,姐……”

    阮冬青看见阮半夏哭得更厉害了,很想从地上爬起来,可双腿早已麻得站不起身,只能由着阮半夏跑过来一把将他抱进了怀里。

    阮富贵一行人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抱头痛哭的孩子,薛氏烦躁的拧紧眉,没好气的朝着地上唾了一口,“大白天的哭什么,哭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