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我……我们没看见你的银子啊!

    更新时间:2018-08-22 16:05:12本章字数:1019字

    阮半夏看着薛氏怀里抱的那个孩子,脸上皱皱的,像个小老头,别说多难看了!

    她捂着自己的手,血还不断的顺着她的手指流下去,滴在地上。

    “这个柴棚是我住的,你们凭什么把我的东西扔出去?”

    “让你住,你以为就是你的?”阮半夏还不出去,薛氏的火气一下就升了上来,“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好!”阮半夏气得脸都红了,忍着气咬咬牙,“就算是这样,那我的银子呢?还有这些布料,你们还给我!”

    “银子?”薛氏抱着孩子,手轻轻的摇着,一边哄着,一边装傻充愣,“什么银子?”转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女人,问她,“你见了银子吗?”

    那女人是阮家大儿子的媳妇刘氏,自从跟阮学斌成亲以后,就跟着阮学斌去了县里做工,最拿手的就是看人脸色,曲意逢迎,她摇摇头,一脸茫然的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看见啊!”

    穿越过来以后阮半夏忍了这么久,心里的那口气再也顺不下去了,她倏然转身,跑出去,进厨房拿了一把斧头又跑回来,双眼通红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刘氏,举起手里的斧头,一斧头劈了下去。

    “啊……!”刘氏刚刚生产不久,身体还虚的很,回来的时候,还是阮富贵特意花钱雇了一辆马车,就像伺候大小姐一样的把她给接回家,就连从马车上下来,也是薛氏过去把她背进的屋。

    现在,看见斧头朝自己落下来,她手脚麻利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去,一边惊慌的大叫,一边躲在薛氏的身后,吓得两条腿都在发抖。

    阮半夏一斧头劈在了床上,力气之大,中间的床板闻声断开,她又举起斧头,对着床,就像是对着仇人一样的再次劈了下去,那个床本来就是阮富贵临时用木头搭起来的,阮半夏连劈几下,床就散架,倒在了地上。

    阮半夏蹲下身,把木板扔出去,找了一下,没有找到自己的荷包,这个柴棚就这么大,如果荷包还在,那么一眼就能看到。

    盯着空空如也的地上,阮半夏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忽然转身,还在流血的手,举着斧头,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薛氏,“银子呢?”

    薛氏被阮半夏的气势吓得朝后退了一步,直接踩在了刘氏的脚上,刘氏疼得尖叫一声,忙连退好几步,却依然躲在薛氏的身后。

    “夏,夏儿,我……我们没看见你的银子啊!”

    阮半夏举着斧头阴冷的朝薛氏走了一步,“我问最后一遍,银子呢!?”

    “我,我,我……”薛氏还想说不知道,阮半夏却再也没有耐心,不等她说完,举着斧头就朝着薛氏劈去……

    刘氏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儿子还在薛氏的怀里,看阮半夏就跟疯了一样的,要真动起手来,难免会伤到她的儿子,忙尖叫起来,“银子,银子,银子被娘收起来了!”

    薛氏头皮忽然一麻,看着阮半夏手里的斧头,咽了下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