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要么忍,要么滚

    更新时间:2018-08-22 16:05:19本章字数:2581字

    呵……女人要自重!

    这是在说她刚才和张总之间的纠缠吗?他到底看到了多少,又听到了多少,凭什么这么断章取义?

    才多长时间以前,她还在说以后天涯陌路不相识,现在又见面了,还这么戏剧性!!

    “你这训人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老总啊?我不自重,你今天在这里做保安,明天在那里做保安,你就敬业了?”看不惯莫绍辰这不可一世的样子,非得怼回去心里才舒坦点!

    慕纪以为莫绍辰还有什么话说,都做好了和他唇枪舌战的准备,然而莫绍辰就那样在慕纪的观望中走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慕纪,这高傲的样子,还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慕纪愣在原地,他就这么走了,什么都不屑于说,那么她不自重的罪名就这么成立了?

    真的不要让她逮到他的错处,否则一定说的他羞愧的不能见爹妈。

    在以后的相处中,慕纪才明白自己这个时候的想法是多么的单纯!

    第二天上班,marry就开始训斥慕纪:“如果不是看着你有几分姿色,你以为我会考虑你第一天上班就让你参加这么重要的酒会?公司给你包装,给你打扮,给你准备晚礼服,就是让你去气潜在的客户的?虽然你刚来公司,但是你已经不是新人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懂?我看你是不想好好干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趁早别浪费彼此的时间。”

    这一大早上的就劈头盖脸的将自己说一顿,慕纪真的是有些懵,不过转而一想,也就明白了,肯定是昨晚那个张总来告状了,这还真得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这明明是不对的,marry应该也能看出来不是她的问题,为何要这么本末倒置?

    “他根本不是要谈生意,而是要……”要后面的话慕纪真的是羞于启齿,她已经不是一个未曾婚嫁的小姑娘了,这时候再说有人想要打她主意,她确实有些说不出口。

    “要什么?要潜规则你?”marry接过慕纪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慕纪没有开口,marry既然能猜出来,还问她干什么?

    见慕纪吧不说话,marry继续开口:“慕纪,你听好了,你妈给了你这样一副脸蛋,你就得利用起来。不用脸,就用脑子,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不想用脸,却也不用脑子。这份工作就是这样,以后你遇到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你自己衡量一下,要么忍,要么滚!”

    这些话说的太过鲜血淋漓,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剜在人心上一样,没有汩汩的血,却让人感觉炖炖的疼。这个时候的慕纪对这段话相当介怀,但是若干年后她才知道,就是这些话伴随着她一路血雨腥风,到达了自己想要的彼岸。

    不过这个时候的慕纪还是有些心塞的,只是就算心塞,她也知道忍,所以她也只是沉默了一会就对marry说:“以后我会注意的,我会忍!”

    如今的她确实也不是刚刚出学校的小女生了,遇到事情就拍拍屁股走人,她直到一个人要想得到成长,就需要要承担起什么。

    marry神色不明的看了她一下,确定慕纪说的是内心话之后,她似乎是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然后扔给慕纪一打资料,然后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这里给你的是听辰集团的资料,最近他们在招供应商,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全力以赴拿下这个case,拿到之后我会和公司申请给你转正,并且调整薪水。”

    条件倒是很诱人的,慕纪不自觉得重复了一遍:“听辰集团?”

    她以前只是个老师,对于外面的世界真的是相当模糊的,所以这个城市有那些很牛气的集团,她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个听辰集团在这个城市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又是什么地位。

    marry估计误解了她的意思,说:“别看听辰集团现在在这个城市还没有跻身数一数二的位子,但是他的未来发展潜力是不可限量的。才创立纪念,就这么如火如荼的,最重要的是他的实际掌控人才30不到,所以上面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个case,你明白吗?”

    慕纪赶紧点头,明白明白,不明白也只能明白!

    所以这一天慕纪都是在这堆资料中度过的,这个听辰集团的资料她真的掌握的滚瓜烂熟了,不过让她觉得很是奇怪的是,这个资料里面就是没有创始人的信息。她也上网查了,也是无果,创始人就像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这一天可是说是相当充实的,只是资料虽然掌握了,但是这要怎么下手,还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而且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今天本身的心情也有点糟糕,总感觉心上有着隐隐的不爽的感觉,而这不爽的感觉得源泉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所以晚上的时候,她约了青雪,想让青雪陪她喝两杯,不知道会不会心里舒坦点。

    青雪听到慕纪的诉求的时候,还一再的确认了下:“你确定是要我陪你喝酒?”

    也不能怪青雪会怀疑,因为慕纪不是爱酒的人,就是上次,也还是在青雪的鼓动下喝的。

    青雪赶到的时候,慕纪已经在酒吧等着了,青雪一眼就看见了她,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什么事情这么发愁,需要你借酒消愁?”

    就算是在和陈洋绝对离婚,然后一堆琐事缠身的时候,也没有见慕纪这么发愁,或者说在她拼命找工作却没有结果的时候,慕纪也还是很开朗,今天这是怎么了?

    慕纪摇摇头,只喝了一杯烈酒下肚,莫名的愁,无厘头,所以说不上来!

    青雪也是无心的,就来了句:“我说该不是莫绍辰那家伙又惹你不高兴了吧?”

    心里本来是空空的,从青雪嘴里出现这三个字之后,感觉空空的心里顿时被填满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男人,那个不可一世的保安?

    因为他莫名奇妙赶走了自己,还是因为他对自己视而不见,又或是因为他说自己不自重?

    慕纪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就是一团浆糊,似乎是找到了源泉,但是还是牵扯的很乱,不够清明,自己的心里活动自然不能让青雪知道,所以她故作轻松的说:“就那个小保安,他也能惹我不高兴?”

    青雪憋憋嘴,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可是最终到底还是咽了下去,才问慕纪:“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开心,新工作的原因?还是新房子住着不舒服?”

    慕纪晃了晃杯中鲜红的液体,眼神有些迷离,对着青雪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领导给我安排一个任务,觉得很棘手!”

    青雪看着慕纪就在那摇晃着酒杯却不喝酒,顿时急了,直接拿过慕纪的酒杯,一饮而尽,烈酒封侯,放下酒杯,她才说:“什么事情这么棘手?你说说看,只要是我能解决的,我肯定没有二话。”

    青雪只是个甩手的大小姐,她能帮什么忙?

    所以她说:“我是找你来喝酒的,不是找你来处理问题的。”

    青雪急了:“这是什么话?我青雪岂是见着朋友有难,不管不顾的人,你说不说,不说我和你绝交了。”

    既然她一定要知道,那么告诉她其实也没什么,慕纪就说:“听说听辰集团有一个case,上司让我拿下来,而我查了一天都不知道他们的负责人是谁!”

    青雪本来还有些玩笑的脸顿时变的严肃,她总感觉是自己听错了,所以她又问了慕纪:“你说是什么集团?”

    “听辰集团!”慕纪又重复了一遍,觉得青雪的反应有点大,所以加了句:“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