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不要走,我害怕!

    更新时间:2018-08-22 16:05:19本章字数:2510字

    听辰集团,她说的说听辰集团,青雪并没有听错。兜兜转转,慕纪还是一定要和莫绍辰有所牵连,难道这就是命运中的定数?

    青雪在发愣,但是慕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就笑着说:“怎么,你这幅反应,不会是真的知道这个集团吧?”

    “不……不知道!”刚刚在沉思中反应过来的青雪说话有些打颤,想她青雪,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竟然也有这种窘迫的时候,真是见了鬼了。

    慕纪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就说你不知道,还嘴硬!”

    这个结果也是慕纪意料之中的,青雪比她还不问世事,怎么可能知道?

    后面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再然后,慕纪就被自己彻底整趴下了,趴在桌子上,任凭青雪怎么拍都没有反应。

    这可如何是好?青雪内心着急,刚次啊不该只顾着自己想心事,而放任慕纪自斟自饮,以至于现在彻底醉了的。她虽然力气大,可毕竟也是个女人,想要一个人将慕纪弄到外面坐上车,还是有些困难的。

    而在世风日下,人情凉薄的今天,想要找别人帮忙的话也是不大可能的。因为陌生人都只会避之唯恐不及,生怕是讹人的,哪里会真的愿意帮忙呢?更何况是酒吧这种不大太平的地方!

    细细思考之后,青雪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并且越想越觉得是个好办法,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走到前台,和前台小姐说了几句话,并且留下了一个字条。

    片刻后,正关着灯站在床边看着漆黑夜空的莫绍辰接到了号称酒吧的电话:“你好,是莫先生吗?您有位朋友在我们酒吧喝醉了,麻烦您来接一下!”

    “姓什么?”莫绍辰深邃的眸子没有改变,只说了这三个字。

    “先生,姓慕,是位女士!”电话里传来的是前台小姐甜甜的声音。

    莫绍辰说一句:“我没有姓慕的朋友!”就准备挂电话。

    突然脑子里风驰电掣了下,又问道:“谁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也是一位女士!”

    很好,青雪现在是越发的大胆了,想是这样想着,莫绍辰到底还是拿了车钥匙出了门。

    到了酒吧的时候,慕纪被前台安排在休息区睡着,莫绍辰随意的推了几下,都没有推动,就这酒量,还出来喝酒!

    打横抱起她,走到外面放到了自己的车后座,替她系好安全带,却有些发愁,这是给她送到哪里?去自己那里的话,他是不愿意的,那是他唯一的私人空间了,不想有别人打扰,上次慕纪临时住了,他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在她的包里翻查了下,如果能找到身份证,就给她开个宾馆,但是很不幸,也没有找到身份证。

    就在犯难的时候,手机短信响了,是青雪发来的:她家地址是……要是在她的包里!

    按照青雪给的地址将慕纪送到了家里,打开门的刹那,一股冷风迎面而来,感觉一点生气也没有。摸索着在玄关处开了灯,入目之出全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白,家里的家具,餐桌,座椅,包括沙发全部都被白布给蒙上了。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他不是进了一个女人的家,而是进了一个太平间。

    将慕纪抱到卧室才感觉正常了些,因为床上好歹是没有什么白布,将她扔到床上,莫绍辰就准备离开,心里想着可算是卸了一个大麻烦。

    然而脚还没动呢,就听见慕纪在说:“我要喝水,给我水喝!”

    还使唤他了?他欠她?

    虽然很不爽,但是到底还是没有忍心走开,到了厨房给她倒了水,放到床头柜,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直接说:“水在这,自己喝!”

    只是这个时候慕纪倒是又不叫着喝水了,直接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莫绍辰:“不许走!”

    发的什么酒疯?!莫绍辰赶紧抽出自己的手臂,只是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一时也抽不出来,使劲抽了一下,没想到将慕纪整个的拉到地上了。

    摔了一下,估计很疼,她有些不舒服的哼了一声,嘴里还在念叨:“不准走,我害怕!”

    看到这个样子,莫绍辰的恻隐之心动了点,轻轻的将她抱起来,又轻轻的放到床上,这一次的动作柔和了很多。

    经过这么一折腾,慕纪似乎安静了,也没有再说些莫名奇妙的话了。

    莫绍辰的脚都快跨出门了,还是撤了回来,对着卧室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衣睡下了。

    慕纪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断片了,完全想不起来昨晚上发生了什么。惯性使然,起来走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她顿时吓的身躯僵硬。

    只是仔细一看,似乎有点熟悉,这不是莫绍辰吗?

    “你起来,你怎么在这?”慕纪走到莫绍辰身边,冲着他喊道。

    莫绍辰被喊声弄醒,相当的不满,睁眼之后就看到站在自己旁边的慕纪,脑子瞬间清醒,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然后说:“我不想回答什么,有什么不理解的问青雪!”

    说完也不顾慕纪有什么反应,直接就准备离开,只是还没走到门口呢,玄关处墙壁灯上一块白布掉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莫绍辰的头上,他伸手一拿,全是灰!

    还真是没遇到这样的事,莫绍辰感觉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顿时就爆发了:“我说你这个女人,你不就是离婚了吗?至于你搞的这样生无可恋的?你这到底是家里,还是灵堂?”

    看着莫绍辰被白布蒙了头的样子确实有点好笑,但是慕纪生生忍住了,还是为自己做着意思解释:“我只是懒得打扫,工作太忙而已!”

    不能否认的是,慕纪离婚之后确实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激情,什么事情都是得过且过,包括整理房间也是一样,没有了之前的心情和雅兴!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表现得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总还是要为自己争辩几句的。

    “工作太忙?”莫绍辰似乎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样:“就你这样的,还叫工作太忙?”

    这话慕纪就不高兴听了,什么叫就她这样的?

    “我这样的怎么了?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好歹在做老师的时候带的班级也是名列前茅……”后面的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的历史过往有多辉煌,就表示她现在混的有多惨。

    说完这些,眼睛有着酸酸涩涩的感觉,但是她还是睁大了眼睛,并没有让眼泪流下来,才不会在莫绍辰的面前表现出她最脆弱的一面!

    莫绍辰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只是说出话还是那么不讨喜:“就你这样的生活态度,不用去竞争听辰的单子了。”

    慕纪有些愣:“你怎么知道我在竞争听辰的单子?”

    莫绍辰没有回答,似乎是不想回答,昨晚在找她身份证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集团的资料,就知道了慕纪在竞争听辰集团的单子。

    就是这样不屑一顾的样子让慕纪看着讨厌,她所以很不客气的来了句:“你只不过是个小保安而已,你真的以为自己是听辰集团的总裁啊?”

    看看他那个样子,一副决定别人生死的样子,真的是够了!

    莫绍辰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嘴角几不可查的抽搐了下,然后就砰的一声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