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7章 狼狈为奸(2)

    更新时间:2018-08-22 16:05:22本章字数:2073字

    慕寒心里不平衡,但是认命的拿着布,走向摄像头,由于走的是盲区,看不到慕寒的样子。将布盖在摄像头上,慕颜和陆少辰这才踏进门。

    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王语的保险柜,慕寒费解的挠头道:“这女人藏的可真深,怎么找也没找到!”

    慕颜郁闷的翻白眼,暗着来就是将人的钱财搞到手,这跟小偷有什么区别。

    陆少辰目光扫了一圈,定格在床上熟睡的王语身上,眸子一眯沉声道:“不用找了!不是王语抱着睡就是藏在床头柜里。”

    慕寒眸子一亮,他怎么没去查床头柜。

    慕寒和慕颜跌手跌脚的走至床上,小心的打开床头柜,果然保险箱按在床头柜子上。

    两人看向陆少辰,示意怎么办?

    陆少辰是律师,这行业的人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能半猜半想能摸透。

    王语这女人向来不待见慕寒和慕颜,自然不会真心相待,对慕江华也不够真心,不然也不会赶出去。唯一真心相对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慕袭。

    “不是慕袭的生日就是她自己的。”

    慕颜了然点头,按了慕袭的生日数字,果然保险箱打开了。

    里头有很多书面文件,还有一叠叠现金,名贵的珠宝首饰。

    慕寒和慕颜对看了一样,直接将保险柜给掏空了。

    待掏空了王语的保险箱,慕颜又将保险柜关上。

    陆少辰见两人那么粗心大意,沉声道:“将你们碰过的地方的指纹擦掉。”

    慕寒不得不给陆少辰点赞,这么关键的事他怎么给忘记了。

    待擦掉保险柜上的指纹后,三人没敢逗留,出了慕家。

    凌晨三点,三人坐在公园的凉椅上,每人手里一瓶啤酒,如年少时一般,抬眼望着上空。

    “一想到明天王语急疯哀嚎的画面,我会笑个三天三夜。”慕颜喝了一口啤酒压压惊,大快人心的说道。

    慕寒翻看了从王语保险柜里捞来的文件,这才发现这些资产股份都是属于他们母亲的。

    不过其中一份文件让慕颜眸子暗了暗。

    慕颜折腾了一天,又熬了夜,没扛住靠着陆少辰睡着了。

    陆少辰将慕颜抱到车上,为她盖上衣服,免得她着凉。

    车外慕寒将几张照片交给陆少辰,笑着道:“帮我交给慕颜!”

    陆少辰垂眼看了一眼,伸手接过,淡淡道:“妈年轻的时候长得挺靓的!”

    慕寒笑了,靠着车门抬眼望着天,沉声道:“颜颜很在乎母亲,你也知道没发生那件事,我和慕颜也不会同你在孤儿院门口认识。母亲的死让颜颜生了一场大病,也失了五岁之前的记忆。被慕伯父领养后,颜颜一直以为慕伯父才是亲生父亲,我和慕伯父没有戳破。”

    “慕寒,你真的打算……”

    “离开南城,我得调查清楚,那场大火的真正主谋。我母亲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何况……我怎么可以让那个男人心安理得过完后半生。”

    陆少辰知道慕寒的不易,如果不是为了慕颜,也不会等到现在。他递了一根烟给他沉声道:“什么时候走?”

    “明天!少辰,好好照顾慕颜,别让她受委屈,别在让顾皓衍伤害她。”慕颜沉声道。

    “我怎么舍得!你也知道这些年一直在等她。”陆少辰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吐出烟雾淡淡道。

    “交给你,我放心!”

    两人抽完了烟,陆少辰便开车载着慕颜回去,到家已五点,梳洗了一番后抱着慕颜睡着了。

    次日上午九点,两人睡得迷糊之际,房门被大力的踹开。

    陆橙晨气急败坏的冲进了卧室,见相拥而眠的两人,红了脸。她背过身,气恼的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都给我醒醒。”

    声音太大,让浅眠的陆少辰幽幽转醒。

    陆少辰卧起身,看到闯入的陆橙晨,沉了脸。

    慕颜翻了一个身,差点栽下床,揉了揉眼睛,含糊不清的说:“吵死了!能不能让我好好睡!”

    陈橙晨听了,怒气蹭蹭的往上涨。她的未婚夫还在警察局,而他们却在这里安逸的睡觉。

    她转过身,哀怨的吼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把我未婚夫弄进了警察局,什么意思?”

    陆少辰皱了皱眉,起身下了床道:“别在这里耍泼,我很反感!”

    “哥,你太过分了。我都问了警察了,大名鼎鼎的陆律师控诉我未婚夫犯了绑架罪,故意伤害罪。你是怎么想的?皓衍是你的妹夫!”陆橙晨愠怒的说道,有这么拖后腿的哥吗?

    慕颜被吼醒了,想了想还是装睡算了!这事都是她造成的,万一被陆橙晨吼的脑子一短路,把她和顾皓衍的事全部捅了出来,这不是找抽?

    陆少辰看了一眼陆橙晨,眸光一黯,沉声道:“于其在这里歇斯底里吼,还不如多花点钱的将人给保释出来。猪脑子!”

    陆少辰一向说话毒,也没什么品,更不会顾及此人是不是与他沾亲带故。

    陆橙晨气疯了,颤着身子不住的抖,她伸手指着陆少辰道:“陆,陆少辰,我可是你的妹妹。”

    “怎样?妹妹可以没大没小,招呼不打就冲进来?妹妹就可以没头没脑像头嘶吼的母狮子,一顿吼叫?很抱歉,以我的修养内涵,我的妹妹因具备同等的修养内涵,而你……不是!”

    陆少辰淡淡说着,语气太过轻蔑,极其瞧不上陆橙晨。

    装睡的慕颜真想给陆少辰点赞,同时也替陆橙晨感到悲哀!换成她有这样的哥,估摸是要撞墙了!

    陆橙晨没在说话,气愤的指了指陆少辰,转身就走。

    待陆橙晨风风火火的走了后,慕颜这才卧起身,小声的说:“会不会太过分了?你说的话一点也没留情面,她会记恨你的!”

    “睡你的!多事!”

    陆少辰扫了一眼慕颜,转身前往衣橱间。

    这事没敢闹太大,陆少辰与警局联系,以当事人不追究为由搪塞过去。陆橙晨交了一笔保释金,这才将顾皓衍保释出来。

    警察局门口

    陆橙晨将今早上找陆少辰的事说了一遍给顾皓衍听,极为气愤的说道:“我哥太过分了,你还被关在警察局,他和慕颜两人还相拥一起睡的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