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9章 坐实我们的关系

    更新时间:2018-08-22 16:05:22本章字数:1803字

    “放手!放……”慕颜挣扎的偏头,躲过他的吻。

    这种羞辱的使得她倍感屈辱,她用力推开他,抬手一巴掌打向他。

    ‘啪’的一声,打散了他的自尊,两人陷入僵持的状态。

    慕颜后退了一步,慌忙转身想跑。

    顾皓衍提步追上她,从后抱住她,情绪极低的说道:“别闹了好吗?我是爱你的!我见不得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说好等我的,不可以食言。颜颜,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唯独不能没有你!”

    慕颜心微微一颤,五年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她不是不爱他,是太难了!

    她和他在一起,永远都处于被反对的道路上。

    父亲的反对,哥哥的反对,年少时可以凭借一腔热血,反抗,力争,可现在……

    她被查出患有胃癌,肚子里也不知道有没有种。

    如果放手了,她真的能做到眼不痛心不烦,见证他与陆橙晨情深似海?

    她不禁闭上眼,再次睁开时,她攥开了他的手道:“明天!我在机场等你。既然你说什么都不要,你就跟我走。我们去一个没人的地方,从新开始!”

    “颜颜?”顾皓衍诧异的看着她。

    “机会只有一次!你来了,说明我们缘分未尽。你不来,我们从此陌路。顾皓衍,早上七点我等你!”

    话落,慕颜便跑出了港口,上了车。

    回到陆少辰的别墅后,慕颜傻愣愣的坐在车里,心烦意乱。

    眼看要凌晨一点,她疲惫的从车内下车。

    开了门后,走至玄关处,这才意识到厅内是漆黑一片的。

    慕颜打开了灯,瞬间大厅内亮堂堂的,而他就坐在沙发上。

    陆少辰微微抬眼看向她,深邃的眼眸微沉,他扫了一眼她,微微眯眼。

    此刻慕颜的心,跳的极快,无措的她捏着衣角,闷闷的垂头。

    “去哪了!”

    低沉的声线透着冷意,让慕颜感到周身的气温也随之变得微凉。

    “我,我……”

    她磕盼的说不出话,更不敢正视他的眸子。

    陆少辰的目光让她倍感压力,她就好似偷了腥的妻子,面对丈夫,从心到外由生出愧疚。

    “过来!”

    慕颜迟疑了会,最终迈步走向陆少辰,站在他跟前,又垂下了头。

    陆少辰眉宇轻蹙,她身上浓郁的薰草香被浓重的烟味掩盖了。他凝视着耸拉着头的慕颜道:“跟谁在一起?最好说实话!”

    慕颜的心又猛的一跳,没想瞒着陆少辰,弱弱的开口道:“跟……跟顾皓衍。”

    陆少辰深邃眼眸幽暗无比,他下意识的攥紧手握拳,强压下那股怒气,若无其事的说:“是吗?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我……”

    两厢不语,陷入沉默。

    良久后,慕颜微微抬眼看向他,她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和他约好了,明天七点在机场。他若是来了,我们会离开南城。”

    陆少辰猛地站起身,他快速的攥住她的手,冷凛的开口道:“你敢再说一次?”

    手腕上的力道,疼的慕颜眉心紧皱,她挣了挣道:“你攥疼我了!放手!”

    “你不要你爸,你哥?”也不要我了吗?

    陆少辰没说最后一句话,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说这类有失水准的话。

    “阿辰,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判断好坏,可以自己下决定。爸爸哥哥不可能一辈子与我在一起,离开并不代表我不要他们了!”

    慕颜不懂,她只是想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而已!他应该支持她,这过分的激动不合情理。

    “那我呢?你有考虑过我?我们已经结婚领证,你就是我妻子。你想跟野男人私奔,至我于何地?慕颜,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你是瞎了吗?”

    陆少辰将慕颜扯进自己的怀中,愤怒的质问道。

    他可以慢慢来的,可以一直等,可也要她看的见,明白他的心意!

    他就是傻蛋,太过失败才会导致心爱的女人从没正视过他。

    她要走?

    进了他陆家的门,想走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慕颜微微一愣,盯着他深邃的琥珀眸子,怔怔的说道:“我们之间是假的!从没有发生过夫妻关系,我怎么就自私了?不结束这样的关系,我才自私!”

    胸腔口熊熊妒火烧的陆少辰失去了理智,甚至烧的他每根骨髓都在泛着疼。

    他没法理智的思考,没法平静的同她说话。

    他只知道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要跑出他的手掌心,去追求她向往的爱情。

    那他算什么?

    陆少辰拦腰抱起慕颜,疾步往楼上走。

    “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

    慕颜从没见过陆少辰这般不理智,他一直对她很好,虽然说话有时并不中听。

    被扔在床上那刻,慕颜还在忧心陆少辰是不是邪魔入侵了,可她错了!

    他欺身将她压在剩下,大手挟制住她的双手,举至头顶,幽沉的双眸紧盯着她道:“我会坐实了我们的关系,让你没脸跟别人跑!”

    话落,他吻向她的唇,带着惩罚性的侵略,啃咬着她的唇瓣。

    “唔唔唔……”

    慕颜未想过陆少辰会这样对她,这一刻她的心跳的极快。

    吻沿着唇往下,落在细白的脖颈,带着怒意啃食,痛的慕颜整个身子躬起来。

    她恐惧这样的接触,甚至因他撕扯她身上的衣服,而微微颤抖。

    “你在做什么?你疯了吗?”

    慕颜使劲摇晃着头,躲开他的吻,可无论她怎么挣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