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两个陌生人的旅行

    更新时间:2018-08-28 11:00:27本章字数:2231字

    最早发现辛沫不见了的是宋佳音的助理,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宋佳音的时候,宋佳音风风火火闯进辛沫的办公室找了他无数遍,都没有撞见他的身影,最后险些对余娜发起火来,辛沫怎么可以把一个乱糟糟的案子扔给她?就因为她入职的时间没有他长吗?说什么职场平等,所有的平等都带着前缀条件。

    她气呼呼的推开主任办公室的门。“主任!”

    微胖的主任打着哈哈,“宋律师请坐,请坐。辛沫的案子你先替他办着,我准了他三天假,他出去旅行了。”

    宋佳音顿时七窍生烟,辛沫这就叫“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鼓浪屿近海的礁石上,一个男人懒懒地斜卧着,海风把他的头发全吹向后方,露出不羁来,而墨镜下面藏着的眼睛满是落寞。他一口接一口地灌着红酒,除了辛沫大概不会有人想要在沙滩上喝红酒。

    米莼不停地抬头看看辛沫,她选择了一个不太合适的时间来鼓浪屿,而且鼓浪屿并没有传说中的静谧,人山人海满是商业的气息,她在这里苦等了一个下午,晒得只差脱水,可是三三两两的游人仍会时不时出现在这个僻静的海湾,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没有就要离去的意思,他已经在这里喝了两瓶红酒。她不怕他突然冲下来对她耍酒疯把她突然扔进海里,那样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问题是他根本没有冲下来的迹象。

    太阳只留下一抹残红挂在天边,当最后一抹红晕都消失的时候天应该就会黑下来。看不见月光和星子,海潮会在黑夜里翻卷过来,她特意穿了双系带运动鞋,所以不用担心回流的海水会把她的鞋子卷上岸,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沙滩上什么都不会留下。

    岩石上的辛沫也在看着米莼,周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喝尽最后一滴酒的时候,他跳下了岩石。

    “你想自杀吗?”

    米莼心虚地辩解,“我在看风景。”她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酒鬼,而她原本可以激怒这个醉汉。

    “好吧,看风景的人站在礁石上看你。可以这样说吗?是来自杀?还是来钓帅哥?”

    辛沫的眼睛依旧躲在墨镜之下,而海风把米莼的头发吹乱了,她也不想把它们从面颊上拂开,他们都不想让对方看清楚自己。

    “什么都不是,不用你管。”闻见辛沫身上散发出来的葡萄酒的香气,米莼口干舌燥地舔舔自己的嘴唇,她几近虚脱,对眼前的这个酒鬼反感至极。

    “快走吧,就要涨潮了,如果不想给自己和别人增添麻烦尽快离开。”

    米莼不为所动,固执地凝视着潮水涌上来的方向。

    他们彼此僵持着,一起眺望着波光潋滟的大海,如果不是各怀心事,这个夜晚其实很美。

    “被男朋友抛弃了?想在夜晚投海的人多半都是这个原因。”辛沫点上一支烟,自由的吞云吐雾,酒精还不足以麻痹伤痛的神经。

    “曾经有个一可爱的女人说过‘如果有来生,有没有人爱我,我也要努力做一个可爱的人。’”

    “你有没有来生我不感兴趣,但是我可以肯定你再不上岸今生就没了。”

    辛沫二话不说拖起米莼就要把这个累赘送上岸去。

    潮水已经悄悄吞噬了近海的泥沙,脚底的路冰凉湿滑,米莼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水里淹没的礁石把她的脚踝碰得生疼。

    辛沫略一停顿,回首使力拽了她一把,他的嘴角就有一抹揶揄。

    “该死,我们好像迷路了。”晚上的大海看上去四处一样平坦,分不清东西南北。“你带手机了没?”

    “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这么巧,我的也没电了。”辛沫的嘴角又是一丝浅笑,赴死的人大概都会让自己的手机没电,这样就听不见生的世界留恋的声音了。

    他打着火机确认了一下方向,拖着她继续往前走。

    “你到鼓浪屿旅行的吗?”他明知问题的答案,可是既然两人离开了死亡线就应该自欺欺人的说点别的,以便能够继续在生的世界混下去。

    “我第一次来鼓浪屿,可是真糟糕,这里除了想象中的渔火,几乎什么都不缺。”

    “所以你摆脱了一个世界,却发现另一个世界也如此,人除了接受现实可能没有更好的选择。”

    ……

    渐渐明朗的灯光让他们又回到了躲不开的现实世界,不过眼下它看起来确实有迷人的地方,空气里除了有浓烈的海鲜烧烤的香味,还有怡人的青草和花香,这些是刚才冰凉的海水里不可能有的。

    “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吗?”

    宁晓棠辜负了他,他为何不可以来一次旅途的艳遇,毕竟他现在非常愿意享受现世的灯红酒绿,而眼前正好有一个女孩子,无论她漂亮有否都无所谓。

    米莼耸耸肩忍不住笑了,酒鬼的世界只有酒吗?这个浑身酒气未退的男人如今想的还是酒。“对不起,我不会喝酒,不过如果愿意我可以请你吃宵夜。”她害怕如织的人流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漂泊。

    “好啊!”他低下头探究她的面容,她涩涩的笑容其实挺美。

    夜肆里随处是20元一份的小吃,你可以像放纵你的性情一样放纵你的胃口。

    “吃呀,煎海蛎的味道很不错,我看它标着老字号的招牌。”

    辛沫抽着烟摇一摇头,以前宁晓棠也会点几十元一份的小吃,不过他都只是看看,他始终怀疑这些食物的美味和新鲜程度。

    米莼吮吮指头,翘着手指拿起一只烤生蚝,“我说过请客的,不吃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人世间值得留恋的东西其实很多,眼前的美食就是最不容辜负的,即使伤心,吃饱了也才有力气。”他在礁石上喝了一下午的酒,她焉能看不明白什么原因。

    辛沫贪婪地吸了一口烟,透过蓝色的烟雾他审视着她,女人确实善变,半个小时以前她还揣了必死的决心,为此不惜在海边和他僵持了整整一个下午,若不是她身体素质极好,这么一番折腾已经倒下了,可是现在哪里还剩半点求死的心。

    他偶尔也有神经搭错的时候,突然不礼貌地问道:“你不想死了?” 

    米莼仅只是愣了一秒,不悲不喜,甚至都看不出一点尴尬,“刚刚想过,现在不想了。” 

    “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因为这些美食啊,死了就吃不到了,今天是这样,明天还会发现更多不想死的理由。其实你不应该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如果换成别的人会很尴尬的,我就不会去猜测你留在沙滩上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