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犯病的前奏

    更新时间:2018-08-31 10:43:12本章字数:2931字

    顾影峰近来的一举一动备受辛沫关注,经他专业的分析,顾影峰离婚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凭经验最大的可能是财产问题,顾家小有资产,顾影峰和米莼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属于典型的闪婚。如果米莼足够聪明,不能挽回婚姻,就应该大肆敲诈顾家一笔。

    辛沫的猜测得到了印证,下午米莼和同事调了班匆匆离开医院,在一间茶室里她和顾影峰见了面,约摸半个小时以后情绪激动地离开了,上晚班时眼睛仍然红肿。

    辛沫看好了病上前搭讪。近来他有事没事总喜欢往医院跑,有时是为了代理的案件,有时是借着看病的理由。

    “米莼,请给我一杯水。”

    “辛律师,你的病还没好吗?”

    “嗯!”

    “你要多注意身体!”

    “谢谢!米莼——嗯,也许我不该问——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和男朋友吵架了?”

    “没什么。”米莼低头整理着杂物,眼睛里分明又闪过一汪泪花。

    “上夜班很辛苦,来点咖啡。”

    他把事先准备好的咖啡递给她,包装盒被拆封了,里面的咖啡他提前取出了几袋,显得这样的示好行为纯属偶然,接受礼物的人并不会拒绝。这就是辛沫细心的地方,不管是谁和他相处心里都服服帖帖,当然他骨子里可不是这样的人。

    “谢谢你!”

    忽然米莼叫住了辛沫,“辛律师,胃病不能吃刺激性食物,咖啡——你暂时不要喝了。”

    米莼的目光真挚而诚恳,看不出丝毫的事故老练,辛沫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这样的女孩不像是贪财之人,她不肯离婚的原因是什么?他放缓了声音,“咖啡是专门给你的。”

    “我?”米莼的眼神变得飘忽而悠远,如果这份关怀来自另一个人那该多好。

    “一个喜欢夜游钢琴博物馆的精致女人怎么能少了咖啡呢!你说过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音乐,音乐的优美和咖啡的醇香从来都是最好的搭档。”

    “谢谢你!”她此刻落寞的心境纵然听到再美的语言也表达不出动听的谢意,就连这三个字都说得了无生气。

    隔天辛沫又出现在医院,消化内科没有理由再去,他就找上了俞江南。

    俞江南无奈地摊着手,“辛沫,明天你别再来了,我已经给你彻彻底底检查过了,腰椎、颈椎、手关节、足关节通通没有问题。”

    “我还是觉得不舒服,手抬久了就发麻。”

    “我——你诚心捉弄我是不是,谁的手抬久了不发麻,我蹲马桶久了脚还会发麻呢。”

    辛沫死皮赖脸地一笑,“我给你们医院送钱不好吗?”

    “那你上别的科室送去,不要来骨科捣乱。我真佩服你,这几天消化内科的医生连见到我都要躲,你是怎么把人家烦透了的?我的脸算是被你丢尽了。辛沫,过度治疗有损健康,我们是医院不是饭店,不能无限制给你提供服务,你的好意我代表各科室医生谢谢您了。”

    “我天天有应酬,累得像条狗,这不也是提前预防嘛。”

    “照你那样喝酒法,迟早得进临终关怀病房。”

    “所以我更要保重,人生如此美好,我可不想那么早就挂了。”

    “我没听错吧!你正在闹离婚,前久每天喝醉了还要死要活的,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主意了。”俞江南猛地拍了下脑门,“我发现你最近总喜欢和医院前台的一个小护士眉来眼去。哦!想起来了,那个女孩子叫米莼,不就是你介绍来医院的吗?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辛沫一把推开他的手,“你想多了,提醒你,以后不要说漏嘴了,去和院长求情让米莼进医院上班的是你,不是我,这件事情我一点儿都不知情。如果你再胡说,我就当着你那些女朋友的面扒了你的画皮。”

    俞江南气急败坏,“我——我——我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辛沫,你过河拆桥。”

    辛沫挑衅地瞪他一眼,“陪你女朋友去,晚上喝酒泡吧这样的活动不要再来找我。”

    “我哪有女朋友,上周你才祝福我恢复单身身份的。故意气我的是不是?”

    辛沫不吱声了,俞江南的女朋友走马灯一样换了一拨又一拨,他都不记得刚分手的这位是第几任。俞江南什么都好,唯有感情问题颇受指摘,到最后都不好言说了。

    被俞江南从医院撵出来,辛沫悻悻地回到律所,刚进办公区就听见几位女律师聚在一起叽叽喳喳。

    “我们海边的天气就潮湿到能让人的脑袋发潮长霉么?做生意尚且有盈亏,打官司为什么就不能有输赢。谁让他那么傻。”

    “他不是傻,是贪得无厌,上当受骗之人往往都起源于一个贪字,他把对付律所的精明用在签合同上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说实话我可不想接这个案子,就那么点代理费谁愿意花费那么大精力!”

    一直保持沉默的宋佳音噗嗤一笑,“大公司开成小公司,小公司变为微创企业,还不如把钱直接拿去做慈善。”

    女人们越说越离谱,开始谈论客户的装束了。

    “他为什么要穿粉色的衬衣,是为了凸显黑珍珠般的皮肤吗?还有我很想问他在什么地方买的发蜡,能让头发凝成一面平板。”

    “他说话就不能吐字清楚一点,这件案子要想赢,得先保证他在法庭上不说话。”

    辛沫路过的时候,站在几位女同事身后停住了,“不要对你们的当事人评头论足,尤其是带有人身攻击性的用语,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权益是律师的职责。”

    几个年轻的助理面面相觑,辛沫平日里最不喜欢过问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今天说话的口气生涩严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她们赶快溜回自己的工位。

    宋佳音却是沉得住气,不慌不忙附耳对着自己的助理暗受机密,但她的声音其实不低,至少辛沫也听见了。

    “别介意,辛律师最近在闹离婚,心情糟透了。法律界离婚率素来很高,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铁律,看来辛律师对此研究不够。说不准是陪了不少钱,如若换成我,结婚离婚还不都是一张纸!要生气也是因为赔了夫人又赔钱,这年头结婚也是一件高风险的事业。你知道辛律师的银行存单有几位数吗?”

    辛沫面色铁青的从她面前走过去,悔不该莫名其妙地招惹了这条毒舌。然后他关上办公室的门,把自己隐藏在百叶窗背后。

    宋佳音和她的助理还坐在休息室里喝咖啡,不谙世事的小助理睁大了眼睛,“辛律师现在是单身贵族了?”

    “不要多想,辛律师是你们可以妄想的男神吗!”

    宋佳音双手抱胸,漫不经心白了一眼小助理。她立刻耷拉下脑袋,恢复到往常饱受委屈的小媳妇样,在宋佳音面前她没有什么事做得正确,刚才听到辛沫离婚的消息就有些忘乎所以了。

    辛沫悄悄观察着外面的一切,心情阴郁的还停留在宁晓棠和他摊牌的那个雨天。

    很快逃跑了的女律师们又返回休息室,聚在一起咬耳朵,时不时“哗”地抬起头笑成一片。宋佳音说得眉飞色舞,往辛沫的办公室翻了好几次白眼。他和宋佳音一向不对付,说来也背,和宁晓棠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偏偏被她撞见了。此刻宋佳音一定正在拿这件事情取笑。

    辛沫的嘴唇咬得发白,和他的脸色一样可怖。

    余娜推门进来吓了一跳,第一次发现辛沫会躲在窗帘背后监视大家,刚才小姐妹们聊天的情状一定都被他看见了,作为律所副主任辛沫是有权利管理上班纪律的。

    “辛律师对不起,我刚才敲门了,还以为你不在。”进辛沫的办公室之前任谁都得先敲门,余娜懊恼地反省今天犯的第二个错误。

    辛沫阴沉着脸坐到办公桌前。“什么事?”

    “给你送份文件进来。”

    最近余娜觉得辛沫越来越难伺候,莫非真如宋佳音传闻的发生了婚变?一会儿好好问问宋佳音。她屏住呼吸把文件往桌上一放,逃也似地离开。刚刚走出两步却被辛沫叫住了,余娜痛苦地一闭眼,转过身来还要装作很开心。

    “辛律师,还有事吗?”

    “刚才你们在外面说什么?那么热闹。”辛沫看似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文件,语气却锋利如刀刃。

    余娜浑身的血液直往上涌,辛沫到底怎么了,平时虽然严厉,但大家知道他其实就是个纸老虎,今天动真格了?可是怎么跟他说呢?那样的话题总不能如实汇报吧。

    她面露尴尬,“女孩子的私密话题了。”

    “什么私密话题?说来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