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一步一步靠近你

    更新时间:2018-09-05 14:00:25本章字数:2208字

    俞江南百无聊赖的在诊室外面等候,翻看了四五本杂志安茜和辛沫还没有出来,他和诊所新来的前台接待员也再没有什么话题可聊。

    终于诊室的门开了,辛沫显得有些疲倦,狂傲不羁的样子稍微收敛了些。

    俞江南被单安茜独叫到了一边。

    “米莼在你们医院上班?既然是你介绍去医院的,多关心关心她,她曾经有过自杀的冲动。不要等出事了才让我给你擦屁股。”

    俞江南默认了,一个心理医生理应知道许多事情,对于安茜全方位无漏洞的洞察能力他深信无疑。他现在需要了解米莼的病情,既然辛沫说她有抑郁症,此事必须谨慎,如果在医院出了问题,他第一个难辞其咎。

    “米莼病情怎么样?”

    “比起辛律师轻多了。放心,她可以正常上班,之前就是我建议她找一份工作,工作可以帮助她尽快走出抑郁。不过她怀孕了。我现在还不清楚辛律师和她之间有什么,但今天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否则可能后果很严重。心理医生不是万能的,我能做的只是让病人在失意与痛苦面前不一错再错。辛沫的内心世界太复杂!”

    谈话结束,安茜略带嘲讽地补充了一句,“和你要好的朋友怎么都和你一样病的很重呢?”

    俞江南忍气吞声,和一个心理医生理论只会暴露自己更多的问题。安茜不是第一次说他有病,却一次也没有给他治疗过,说明安茜自己才有问题。

    只剩下这对狐朋狗友两个人的时候,俞江南咬牙切齿要找辛沫算账。

    “辛沫,你想害死我吗?把一个抑郁症患者介绍到我们医院工作,我说你怎么不亲自和院长说?原来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我今天就告诉院长人是你介绍来的。而且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这个消息对辛沫起了作用,他浑身的细胞都被刺激得舒张开来,他像对待一件感兴趣的案子一样分析这件事,原来顾影峰迟迟不离婚的原因在这儿,按照婚姻法的规定此时米莼不同意,顾影峰是不可以提出离婚请求的。他一定要打好米莼这张牌。虽然米莼现在不联系他,可是这一切难不倒离婚律师辛沫。

    辛沫又一次很巧地出现在医院。

    “辛律师,下午好,来看病吗?”

    “米莼,谢谢你关心,我已经好了。是为了案子的事情,一宗医患纠纷,你在前台接待要照顾好自己,现在医闹无法无天,这个病患家属态度非常蛮横。”

    “看我真笨,你气色这么好一定完全康复了,你怎么可以天天生病呢?谢谢你提醒,我会耐心接待患者,不和他们起争执。”

    辛沫耐着性子听米莼说完,这个女人确实挺笨,不怎么会说话,难怪心甘情愿做了顾影峰婚姻的牺牲品。他随意地和她聊着天,实则他看见米莼那张蠢笨的笑脸就来气,婚姻危机在即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有些患者真是不可理喻,进了医院就要求药到病除,这就好比要求保险公司要保障婚姻不出问题一样,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说是吧?”

    辛沫故意地提起婚姻的问题,米莼果然显出了难过的神情。

    “米莼,再见!”

    辛沫满意地露出了笑容,告辞离去,米莼伤心就代表他离复仇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下了班米莼独自坐在出租屋的窗台上,雨季这间屋子阴暗又潮湿。这场婚姻来得太突然,她还没有领略到爱情的甜蜜就要结束,顾影峰没有骗她,是她天真地以为他的承诺是一生一世。她生性朴直,接受不了任何的勉强。她需要找一个人宣布自己的决定。

    米莼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和她合租屋子的学姐韩栩忽地拉开了门,她正在敷面膜,完全没有在意米莼的表现,转身朝屋里走去。

    米莼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韩栩身上自带女汉子的气息,似乎从没有什么事可以影响到她的心情,她尝试着像她一样对任何事都可以无所谓,于是提高了嗓音。

    “栩栩,我打算离婚了。”

    “离吧,我支持你,趁现在年轻。男人不可靠,只有青春才可靠。”

    韩栩回答得非常干脆,她的理想是有朝一日可以拥有自己的化妆品公司,在旁人看来这个理想太大,毕竟她现在只是一个专柜的服务员,她妈妈就劝她务实一些,或者去卖男士奢侈品,这样至少也有机会掉个金龟婿。韩栩每次都鄙夷的撅着嘴,她对自己的长相、学识很自信,对男人自视也有极高的品味,在商场里常常地有男人和她搭讪,不过她的友好只维持到付完款那一瞬。

    米莼有些失望,她更希望韩栩能够好好听她说说心事,如果是一个月以前离婚于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多了一层顾虑。

    “栩栩,我有些犹豫,我可以忘记以前,可是不希望孩子一出生就生活在残缺的家庭里。”

    “米莼,你打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顾——那个王八蛋叫什么名字?他都不在乎,你为什么要在乎。考虑清楚,一个带着孩子的单亲母亲就像一件破衣服一样,扔在垃圾桶里都没人捡。想清楚了!这件事情关系到你后半生的幸福。不——你还年轻,还没过完前半生,是一辈子。”

    “他不知道我怀孕了。”

    “哈哈——单性繁殖?拜托你有点基本的生理知识好吗?” 

    米莼无言,她回忆起那一晚,顾影峰喝醉了酒闯进她的房间,那个时候他们因为这件事已经分房睡,他说了许多道歉的话,可是米莼心意已决。她赶不走他,就想着或许可以给两个人多留下一份回忆。结婚伊始他们就约定两年以后再要孩子,他顾及她的身体,避孕的事情都是他来做,可是那一晚许是他疏忽了。

    韩栩敷好面膜,终于静下心来给米莼分析利弊关系,“关键是你养得起这个孩子吗?你只是医院的一个前台工作员,月薪少得可怜。而且生下来,你还能出去工作吗?月嫂,你是绝对请不起的。”

    韩栩冷淡无情的教训处处说中了米莼的担忧——一个收入微薄的单亲妈妈——她不止一次被这个问题吓倒。

    她返回房间,翻开笔记本盯着辛沫留下的电话号码,安茜也建议她找律师帮助,那就请个律师,即使她不需要,肚子里的孩子总会需要。只是听同事议论辛沫的代理费很高,不知道她可支付得起?

    几经纠结,米莼拨通了辛沫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