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不怀好意献殷勤

    更新时间:2018-09-05 14:01:16本章字数:3172字

    辛沫约了米莼在律所附近的一家咖啡屋见面,最近案子太多,他不想因为这桩收不到代理费的案件浪费太多时间,所以也不担心是否会被宋佳音一干女律师撞见。

    奢华的装修、典雅的音乐、服务生过于漂亮的制服,让米莼感到拘谨,一看价目表她轻轻倒吸了一口气——一杯咖啡标价那么贵。毕业她就和顾影峰结了婚,过着家庭主妇的生活。两人谈恋爱是在校园里牵着手走过来的,从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最贵的一餐饭花费大概也只值这里一杯咖啡的钱。顾影峰待她体贴入微,所以她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从进咖啡屋开始,米莼就对今天的约谈不报任何的希望,她认定请不起辛沫做代理律师。

    米莼任何一个细小的情绪反应都被辛沫尽收眼底,她笨拙而拘谨的样子蛮可爱,他不自觉地笑了笑。

    “米莼,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这样不谙世事的小女人其实挺容易勾起旁人的同情心。

    “我——我想咨询你一些问题。”米莼显得不是很自信。

    “请讲。”

    “咨询需要收费吗?我是否需要先付费?嗯——”话到喉咙,她又纠结起来。

    辛沫有趣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真有意思,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眉毛”而是旁人的鞋袜,她究竟是否意识到她才是这场婚姻危机的主角。

    “不需要,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很乐意为你效劳。”

    “我准备离婚,但我怀孕了,如果我坚持把孩子生下来是否可以争取到抚养费?这笔抚养费大概有多少?”她说得小心翼翼,字斟句酌,感觉这件事情确实给辛沫添了莫大的麻烦。

    米莼的决定出乎辛沫的意料,他原以为她会问他怎样才可以不离婚,他至少已经为她想好了三个方案:方案一,立马搬回去和顾影峰同住,绝不同意离婚。方案二,尽快把顾家的财产变更登记为夫妻共同财产,让顾影峰日后受制于经济而不敢离婚。方案三,尽快拿到顾影峰出轨的证据,尽管这件事情一定会危及到宁晓棠,但顾影峰若真正爱宁晓棠就不会置双方的名声于不顾,并且宁晓棠正面临升迁机会,“第三者”的罪名绝对会毁了她的前途。

    辛沫眉头一紧,“如果从经济利益考虑,婚姻才是稳定的取款机,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先生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未来的收入无法估量。”

    米莼垂了眼,“我们的婚姻不可能再挽回。”

    “离婚是你先生提出来的?”

    “不是。这是我需要咨询你的第二个问题——他不同意离婚,我该怎么办?”

    “他不同意是因为你怀孕的事情?”

    “不是,他不知道。”

    “哦!”辛沫想好的一通说词全被打乱了,整件事情与他猜测的大相径庭。“米莼,你听我说离婚对于女性来说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我办过很多离婚案,看过太多的故事。既然你先生不同意离婚,说明你们的婚姻并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是不是必须分居满两年才可以离婚?有没有更快捷的方式。”

    辛沫完全从职业的角度不假思索地告诉她,“如果你能证明对方出轨也可以。”潜意识里他也想知道更多关于宁晓棠和顾影峰的事情。

    “没有,顾影峰是一个柏拉图式的恋人,他更看重精神恋爱。”

    这又出乎辛沫的预料。

    “米莼,你再认真考虑考虑,不要着急做决定。这是我作为朋友给你的忠告。”

    “谢谢你,辛律师。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聘请你,我需要支付多少代理费?如果——你能否给我推荐一个合适的律师,只要能够顺利离婚就行。”

    辛沫的眉头锁得更紧,他越想看透这个女人越看不懂,“米莼,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婚?”

    “辛律师,你愿意生活在谎言里将究着过一生吗?没有真爱的婚姻只会让两个灵动的生命变成行尸走肉,这和慢性自杀有什么区别?”

    辛沫暂时理解不了她,可是他也不能弄丢了这枚棋子。他想了想肯定地回答她,“我应该是这件案子最合适的律师,一切交给我。”

    米莼对这个世界的善良和信任都超过了这个世界给她的回馈,她完全把自己交给了热心善良的辛沫。

    见面结束,米莼抢先付了钱。这番谈话辛沫算是对米莼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也不和她争抢。

    第二次、第三次约谈,辛沫都选了这家咖啡屋,他需要让米莼对金钱和婚姻有更清晰的认识,所以付钱的都是米莼,谈话内容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都是最可信赖的辛律师做为朋友真挚的劝告和安慰。

    非常短的时间内米莼对辛律师的依赖就像对安医生一样,他们是她在这个寂寞的城市里最重要的精神支柱。

    这天早上医院大厅里热闹非凡,十余个顽童你追我赶把布置雅致的大厅当游乐场了。院长拉长了脸穿过前厅,光洁可鉴的大理石地面映照出他凝重的表情。离他半步远的位置,秘书段小姐和辛沫一前一后跟着,一行人边走边说着话。

    忽然一个孩子被同伴推了一把跌跌撞撞扑向院长一行,近旁的小护士眼尖手急,一把抱住了孩子才让他没有摔跤,可是对于眼前的混乱状态她也力不从心。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温柔悦耳的声音,“各位家长最近一段时间是流感多发季,请照顾好您的孩子以免被病毒传染。谢谢!”

    这一招果然奏效,躲在沙发背后的家长陆续唤回了自己的孩子。

    辛沫漫不经心地回望了一眼,说话的正是米莼,那副甜蜜的傻样和鼓浪屿初次见面时倒是分毫不差。

    刚刚发生的一幕院长尽收眼底,他会心一笑,低声询问秘书,“前台这位护士是谁?一会儿把她的资料给我看看。”

    “她叫米莼,新进的员工,英语专业毕业,有出国留学的背景,人挺聪明。像刚才的状况她处理得倒是妥帖,现在的父母不怕自家孩子捅破了天,就怕吃半点亏,如若不是米莼那样说,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你告诉后勤部门让他们做几块提示牌挂在大厅,内容不要是‘禁止高声喧哗’一类的陈词滥调,可以参照米莼的做法,我看那样效果更好。”

    段秘书会意,更进一步说道,“上次人事部主管还和我提起米莼小姐安排在前台埋没人才了,让我带带她,看是否是可塑之才。”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接替,已经升迁的段秘书迟迟不能就位,米莼的出现对她来说却是个极好的机会。

    辛沫的嘴角依旧保持着微微上弯的弧度,不紧不慢淡然地附和道:“米莼小姐确实很优秀,而且有一段让人羡慕的婚姻,听说就要做妈妈了。”他不会让米莼轻易获得加薪升职的机会,没有了经济上的压力,她更不会珍惜自己的婚姻。

    “哦!”院长的声音里不无遗憾,“以后再说吧!我先看看其他几位候选人的资料,看谁更合适接替你的位置。”

    回到律所辛沫随手把医院的卷宗扔在办公桌上,他无心工作,他想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这么久了宁晓棠竟然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按理说她已经从他透露出去的消息中知道米莼怀孕的事,她是否会怀念他的好?是否后悔离婚?如果她肯回到他的身边他们该如何重新开始?

    余娜敲了敲门进来通知他,晚上宋佳音请客要不要一起吃饭。

    宋佳音是律所新入伙的合伙人,在和辛沫成为同事以前,两人在许多案子上有过交集,他们对抗的案子宋佳音输多赢少,对辛沫很有敌意,所以上次毫不客气的把辛沫离婚的事情抖露了出来。她请客辛沫极少参与,但今天辛沫同意了。

    余娜哭丧着脸带上门,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今天宋佳音带头就辛沫是否会赴约打了赌,而她押了不会。

    宋佳音的办公室里再次人头攒动,主任也参和进来跟着下注,这一轮赌辛沫今晚会不会喝醉。

    主任分析近来辛沫情绪低落,情场失意唯有喝酒解忧。根据每日的观察,余娜笃定地押了“辛沫会喝醉”,她志在必得要把刚刚输的钱赢回来,下了双倍的赌注。更有和她一样自信的男助理申请今晚不喝酒,以便酒宴结束后好送辛沫回家。

    辛沫参加酒宴少有不醉,今晚却格外克制。饭桌上同事们对他离婚的事情好奇又不便多问,年轻同事全埋头盯着手机,在微信群里热烈讨论着今晚的赌注。主任好几次敬酒,辛沫都只是礼貌地浅酌一口。酒至一半,辛沫提前离席。他前脚踏出包厢门,身后立刻人声鼎沸,他在酒桌上从容淡定的神秘表现已经够大家讨论一阵。

    而富丽堂皇的门页关上的一瞬辛沫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别人以他为赌注,他却愚弄了所有人,他的人生从来都只由自己做主。

    他直接去了俞江南的家送他去上夜班,等俞江南走进医务电梯,他径直来到前台。

    “米莼,下班了吗?我送你回去。”

    “辛律师,晚上好。不麻烦您了,一会儿我自己坐公交车。”

    “你总是那么客气。我和俞医生刚刚吃完饭送他过来,顺道,一点不麻烦。”

    米莼迅速地收拾好东西。